一醉經年 第81章 番外 創業3

小說:一醉經年 作者:水千丞 更新時間:2021-11-20 05:51:25
  那天幾乎所有人都無心打球。

  顧青裴在天花亂墜地吹自己的項目,從頭到尾都無視原煬,原煬偏偏要站在一旁,時不時插話。

  何故是人越多越沉默,只是跟在顧青裴旁邊,偶爾沖大老板們笑一笑,宋居寒同樣不說話,一直對顧青裴很戒備。

  彭放最可憐,被原煬無視,也不敢湊近宋居寒,最后逼得只能跟球童聊天。球童是個女的,有幾分姿色,以為彭放看上她了,旁敲側擊地想留電話,彭放顯然眼光挺高,就不動聲色地躲,最后實在沒辦法,就拉著何故聊起了天。

  “何故啊,這么長時間沒見,怎么樣啊,忙什么呢。”

  這話實在有些多余,有一段時間,何故可是跟著宋居寒連連上新聞,彭放這么八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他“怎么樣”,但何故還是順著他的話敷衍地說:“我媽生病了,忙著照顧她呢。”

  “哦,這是大事兒,什么病啊,需要幫忙嗎?”

  “病情控制得挺好的,要是有需要彭總幫忙的地方,我一定不客氣。”

  彭放笑笑,然后偷偷看了宋居寒一眼,帶著點討好的意思說:“你們倆現在真好,真讓人羨慕,天作之合啊。”

  宋居寒微蹙的眉果然舒展了一些,笑道:“彭放,你有眼光啊。”

  “那是,一看就是白頭偕老的面相。”彭放就差豎大拇指了。

  原煬嫌他口氣浮夸,白了他一眼:“你丫什么時候會看面相了,你也就會看個皮相。”

  “我會什么還非得告訴你呀,怕都說出來嚇死你。”彭放有些羞惱。

  宋居寒才不管彭放到底會不會看,他聽著高興就行,還得意地朝何故抬了抬下巴,一副“聽著沒有”的表情。

  何故哭笑不得。

  打完球,顧青裴要和老板們去吃飯,原本就是他組的局,當然也要善始善終,他客氣地對原煬說:“我知道原總和彭總肯定很忙,就不打擾你們了,改天單獨找你們聚聚。”他朝何故使了個眼色,“走吧。”

  “我不忙啊。”原煬似笑非笑地說,“今天剛好有空,跟大家聊得也挺投機的,我還沒聊夠呢。”

  彭放斜眼睛看著他,眼白翻出來大半。

  一個老板馬上說:“那正好啊,那就一起去吃飯吧,咱們接著說。”

  顧青裴瞇起眼睛看著原煬。

  彭放擺擺手:“我是真有事兒,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啊。”

  “顧總,我晚上也有約,就先回去了。”何故知道顧青裴今天約了這么多人,是想談合作,但是原煬在,今晚基本談不了什么正事兒了,他還是不去摻和了。

  其實,他感覺得到,顧青裴和原煬的事兒沒有完,任何事情,早晚要有個了結,顧青裴想躲也躲不了。

  顧青裴沒有辦法,只好帶上原煬一起去吃飯了。

  回家的路上,何故再次問宋居寒:“原煬真不是你找來的?”

  宋居寒一臉無辜:“不是啊。”

  “那怎么就這么巧。”

  “世界上巧合的事兒多了去了。”宋居寒轉移開話題,“晚上想去哪兒吃?”

  “你想吃什么?”

  “我聽你的。”宋居寒沖他露出迷人的笑容。

  何故有點兒受不了宋居寒無時無刻地散發荷爾蒙,轉過了臉去看窗外:“路上看看吧。”

  宋居寒傾過身:“附近新開了一家酒店,頂樓是一個旋轉套房,我們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夜景。”最后,他溫熱的唇貼著何故的耳朵,小聲說,“那個酒店特別高,在落地窗前做--愛也不會被人看到。”

  何故身體一顫,做賊心虛地看了一眼司機,見司機毫無反應,也不知道聽沒聽到,但他還是雙頰燥熱,推開了宋居寒。

  宋居寒含笑看著他:“去不去啊?”

  何故輕咳一聲:“隨便。”

  宋居寒朗聲笑了起來,對司機說:“去xx酒店。”

  那酒店的旋轉套房確實別出心裁,裝飾極為奢華,風格偏商務,但如果申明是情侶入住,只要多等半個小時就能略微改變風格。整個房間旋轉一圈是兩個小時,可以飽覽最好的夜色,真是錢多燒手才會住的玩意兒。

  套房收拾好后,宋居寒訂了餐,并特意囑咐,他電話通知才能送上來,掛了電話,他就拉著何故進了浴室,纏綿地洗了個“鴛鴛浴”。

  從浴室出來,他們洗掉了一天的疲倦,但“運動”過后,已是饑腸轆轆,宋居寒讓人把晚飯送了上來,他們穿著浴袍,坐在窗前吃飯。

  何故看著窗外繁華奢靡的夜景,心中很是感慨:“有錢真不錯,難怪人人都要掙錢。”

  宋居寒笑道:“怎么突然這么說?你不是一向視錢財為身外之物嗎。”

  “我是想到了顧總,他一直活得挺明白的,人真是要有他那種拼勁兒和野心,才能成事,這也是我想跟著他干的原因,他能激勵我。”

  宋居寒撇了撇嘴:“你就這么崇拜他?這時候還要提他?”

  何故看了他一眼,撲哧一聲笑了:“你到底吃哪門子醋,顧總都未必看得上我,我也只是把他當朋友,你老是對他有敵意干什么。”

  “他、我就是看他不順眼,太虛偽了,誰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反正不是打我的注意,我們以前是同事,現在是合伙人,你要答應我,第一,對他客氣,第二,不準胡思亂想。”

  宋居寒撂下了叉子,一副不情不愿的樣子:“知道了。”然后又小聲嘀咕道,“早晚有人收拾他。”

  “什么?”

  “沒什么。”宋居寒給何故倒了杯酒,“干杯,慶祝……你在我眼前。”

  何故笑了笑,舉杯輕碰。

  慶祝你在我眼前。

  那天晚上,宋居寒將那套房物盡其用了一下,把何故壓在落地窗前肆意侵---犯,那種仿佛在被人窺視的羞--恥--感讓何故的身體格外地敏感。

  第二天,顧青裴給何故打電話,只字不提昨天的事,只談公事。

  沒過多久,何故就從孫晴那兒拿到一筆錢,正式決定入股顧青裴的公司,倆人之后還要詳談合同,為了忙這些事情,他們頻繁地見了好幾次。

  宋居寒敢怒不敢言,能跟就跟著,何故發現宋居寒自從轉幕后之后,空閑時間確實多了很多,可他卻變得太忙,不是忙著創業,就是忙著帶孩子,嗯,帶宋居寒。

  萬物進入了蕭條的秋季,何故的事業卻如開春一般溫暖起來。成為顧青裴的合伙人之后,他馬上就拿到了一個項目,一個真正意義上他要獨立帶領團隊完成的項目。

  與此同時,宋居寒培養的一個新人迅速躥紅,讓宋居寒這個名字和他傳奇的同性感情再次闖入公眾視線,只不過,跟一年前的謾罵批判不同,這次無論是媒體還是網民,祝福的聲音愈發多了起來。

  倆人都有些忙,但無論多忙,都會盡量回家吃飯。

  宋居寒的手臂恢復得很好,但凡閑著在家的時候,總要變著花樣玩兒浪漫,生活中永遠不缺少樂趣,在宋居寒那種熱情又膩歪的戀愛模式的影響下,就連何故這樣刻板的人,也開始學著在下班途中買上一束花裝飾餐桌,路過商場給宋居寒帶一瓶最新款的香水,一點一點地把毛巾、水杯、拖鞋、睡衣都換成情侶款。

  ssa放棄了不少國外的工作,開始盡可能長時間地留在國內,她跟何故說過,何故改變了宋居寒,她要嘗試改變宋河,這件事她早在二十年前就應該做,可當年面對令人失望的婚姻,她選擇的是逃避,現在她選擇解決。

  于是,這位不老女神也融入了何故和宋居寒的生活,充當他們和宋河之間的磨合劑,讓何故消減了不少對宋家的怨氣。

  孫晴將公司的事梳理得有條不紊,基本已經塵埃落定,她計劃明年等素素小學畢業,就帶著她搬到京城,跟自己的兒子在一起。

  何故時不時就會發呆,然后就會想起宋居寒,想起他現在的生活。

  他覺得他現在的生活很完美。

  有家人、有愛人、有事業。他的家人不完整且生了病,他的愛人曾經傷得他體無完膚,他的事業瑣事繁多也掙不了太多錢,但他很滿足,因為他的家人至少健在,他的愛人現在對他很好,他的事業讓他感到充實。沒有人的人生是毫無瑕疵的,但他的瑕不掩瑜,所以他滿足。

  而且,經歷過暴風雨,他更珍惜現在的平靜,他愿意用最大的寬容和耐心,去經營自己的生活。

  一雙有力的手臂從背后摟住了他的腰,他唇角微揚,放松地靠近了身后寬厚的懷抱:“回來了。”

  “想什么呢,站這兒發呆。”

  “想你呢。”何故回過頭,笑著親了他一下,“信不信?”

  “干嘛不信啊,你腦子里全是我是正確的。”宋居寒收緊了手臂,嗅著他皮膚里溫暖好聞的味道。

  “逗你的,我想我媽呢。”

  宋居寒哼道:“你說句好聽的能怎么樣啊。”

  “你想聽什么好聽的。”何故就喜歡看宋居寒吃癟的樣子,特別有趣。

  “想聽……”宋居寒歪著頭看了看,“算了,你要真的突然說什么情話,能嚇死我。”

  何故笑道:“你知道就好。”

  “其實你什么都不說也沒關系。”宋居寒輕輕咬了他脖子一看,“你叫得好聽就夠了。”

  “嘖,我說你這個人怎么什么都能往那方面扯。”在一起這么久,何故也時常會被宋居寒的不要臉震驚。

  “因為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往那方面想,比如現在。”宋居寒猛地將何故抱了起來,拋扔到了沙發上,人也跟著撲了上去。

  倆人相視,頓了兩秒,便笑做了一團。

  宋居寒溫柔親吻著何故的唇:“周末不要出門了,留給我。”

  “好,你想干什么?”

  宋居寒把頭埋在何故的心口,聽著他平穩的心跳,微笑道:“不想干什么,就是累了,想和你在家呆兩天,誰也不見,哪兒也不去。”

  “我也是。”何故的手指纏繞著宋居寒柔軟的卷發,靜靜看著天花板,眼中布滿柔軟的笑意,“我們就在家呆著,誰也不見,哪兒也不去。”

  只要在一起,在彼此眼前、在對方手邊,即便是在最慣常的地方、過最普通的生活,那一分一秒,也是值得細細回味的美好時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一醉經年,一醉經年最新章節,一醉經年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