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第 21 章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夏梔從小就聽話懂事,一直也是照顧別人的角色,以至于她都快忘記,她也是渴望被人疼愛的。

  路上的積雪還未消融,伴隨著踏雪聲兩人在路上留下一連串腳印。夏梔垂首跟在郁修竹身旁,身上還披著他的外套,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洗衣液,但他的衣服卻有不知名的芳香。

  男人時不時地會側頭觀察她的情緒,他身上清冽的氣息混合著冰淇淋的香甜,莫名讓夏梔覺得安心。

  認識他這么些日子,好似一直在他眼前出糗。

  她小小地抿了一口冰淇淋,濃郁的香草味在唇齒間蔓延。

  夏則言從小對她的管教都是嚴厲又苛刻,在沒有獨立經濟來源之前,她都是不敢在外面亂吃東西的。

  在本科某次期末考期間,她深夜從自習室回宿舍,路過二十四小時便利店時隨手買了一支冰淇淋。

  內外齊備的寒冷讓她一瞬間清醒。

  夏梔在那一瞬間就愛上了這種感覺。

  那時候她已經喜歡上周廷深,每次從自習室回來,總會和許多親密行走的情侶擦肩而過。

  看著他們耳鬢廝磨的親昵,她也會禁不住幻想,如果周廷深也會這樣陪在她身邊就好了。

  是不是也會順從著她,陪著她在蕭瑟的寒風中啃食冰淇淋。

  但那終究只是幻想而已。

  那條意有所指的朋友圈,甚至已經被夏梔遺忘了。

  只是沒想到在很多年后,會再一次被人提及。

  雖然陪伴她的人不是她曾經幻想的,但是……

  她用余光打量身邊的人。

  比周廷深高,側臉輪廓線條流暢完美,寬肩窄腰,還有一雙吸睛的大長腿。

  他大概是刻意放慢腳步為了同步跟在她身邊,而他手上的冰淇淋已經被他吃完了一半。

  比她曾經期待的還要更加出色。

  夏梔是很容易滿足現狀的人。

  她想起他剛剛所說的話——

  會忠于她,忠于這段婚姻。

  不知何來的堅定,夏梔竟對他深信不疑。

  這時,他突然偏過頭來看她,四目相對。

  偷看居然被發現了,夏梔連忙移開視線。

  只是泛駝的奶顏暴露了她的心思。

  郁修竹淺笑,小家伙真像只容易受驚的小鹿,所以還是別驚擾她了。

  是夜,夏梔在情緒崩潰后產生了倦感,早早入睡。

  郁修竹躡手躡腳地打開她的房門。

  自從上次發現女孩偶爾會在熟睡時踹被子后,他每夜都會過來看一次。

  女孩眼角還殘留著淚痕沒有擦干,眼眶紅紅腫腫的,看得讓人心疼。

  他深深嘆氣,輕柔地幫她擦去淚痕,“有那么難忘嗎……”

  自然是沒有回應。

  他坐在床沿,凝視著女孩的臉,喃喃自語:“是不是我還不夠好。”

  ……

  -

  夏梔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恢復理智。

  情緒爆發也就只是在那一刻,稍縱即逝。

  壓抑太久的負能量終于釋放,夏梔感覺全身輕盈舒暢。

  一會一定要給郁修竹好好道謝。

  她下樓的時候,郁修竹已經不在了,餐桌上擺好了早餐。

  她走近,看到郁修竹貼在餐桌上的小紙條:【我去工作了,如果早餐冷了記得熱一下再吃,早安。】

  字體是很標準的行楷,行云流水,恣意隨性。

  古有字如其人一說,倒是挺有一番道理的。

  夏梔拿起手機,給他發消息:【謝謝~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

  那邊很快回復:【沒關系,哭出來就好多了。】

  彼時,郁修竹正坐在保姆車里,堵在津城上班高峰期的道路里,心不在焉地聽著楊泉惱羞成怒的責怪,“郁修竹,你最近私生活很豐富啊?你這張臉是怎么回事?”

  郁修竹漫不經心道:“不小心被人打了一拳。”

  “不小心!?你知不知道你這張臉多重要!?”

  “不嚴重,可以遮掩的。”

  “看來我要開始干涉你的私生活了,”跟著人講話只會越講越氣,楊泉克制自己的情緒,又碰上堵車,更是郁結,“我跟導演說一下,今天要遲到了,這也太堵了。”

  后座上的郁修竹倒是心情不錯,手指快速移動和夏梔聊天,聞言難得回了一句:“今天出門晚了,正好遇上高峰期。”

  “唉,我老婆的車壞了,今天送她去上班,耽誤了時間,”楊泉抱怨道,“你也真是的,結婚后就不肯住劇組的酒店了,陷溫柔鄉里出不來了?”

  郁修竹手指停頓了一下,送老婆上班……

  他也好想嘗試這種感覺。

  見郁修竹不說話,楊泉接著道:“話說回來,我還沒見過你老婆呢,什么時候帶出來讓我見一下。”

  郁修竹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機,夏梔和他說要去上班了,他回了句:【好,路上注意安全。】

  正好聽到楊泉這么問,他淡淡道:“就這幾天吧。”

  -

  一個城市的生活節奏,從電梯的速度就可以體現出來。

  津城就是一個生活節奏極快的城市,夏梔脫離了感情的糾葛,準時到達律所。

  “夏律早上好。”

  “夏律早。”

  一路過來都有人在向她問好,她禮貌地回應,穿過助理區走向辦公室。

  劉媛過來和她說:“夏梔姐,剛接的著作權糾紛案的當事人王真已經在會客室等候了。”

  “好。”

  當事人和李颯早就在會客室里等她,她推開會客室的門,帶上職業微笑,“抱歉,路上堵車,久等了。”

  “……我是提議對方如果同意和解,還是和解比較好,著作權類的案件一般都很冗長,維權成本過高。”

  著作權類的糾紛案件向來都是復雜的,夏梔跟王真聊完已近兩個小時,送走了王真,她一邊活動因久坐而僵硬的筋骨,一邊往辦公室走。

  見夏梔出現,劉媛連忙跟上去,“夏梔姐,剛剛有人送來了一大束玫瑰花,說是送給你的,我就幫你簽收放在你辦公室里了。”

  夏梔:“……”

  她打開辦公室的門,深褐色的辦公桌上放置著一大束格格不入的白玫瑰,嬌艷欲滴。

  她問劉媛:“誰送的?”

  “不知道,送花的人沒說。”

  夏梔走近辦公桌,這束花屬實礙眼,她仔細查看了一圈,才在一旁看到系著的卡片。

  上面只有一個字——“周”。

  周廷深?

  她蹙著眉,她從包里拿出一直未碰過的手機,果不其然有周廷深發來的消息:【玫瑰花收到了嗎?】

  【還喜歡嗎?】

  她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回復。

  夏梔在辦公椅上坐下,思索片刻,還是決意不拖泥帶水,【請你不要給我送花了,我現在已婚,這樣很不合適。】

  她以為她說的已經夠明顯了,卻不料那邊回道:【夏夏,從今天起,換我來追你。】

  夏梔真沒想到他會來這一出,郁悶地把手機往辦公桌上一扔,叫來了劉媛:“你幫我把這束花處理了。”

  想了想,又說:“如果還有人送花過來,直接拒收。”

  -

  郁修竹結束了一早上的戲份,窩在保姆車里休息,大長腿委屈的無處安放。

  最近劉穎兒特別喜歡在他眼前晃悠,他看著就覺得煩躁,已經含蓄地提醒過她幾次他已婚,結果劉穎兒一直裝作不知情,總是有意無意地湊近他。

  過了一會兒助理鉆進駕駛座里,“哥,我們要去下個地點了。”

  “嗯。”

  郁修竹取下眼罩,瞇著眼睛往窗外看,正好瞥見某輛熟悉的車型。

  他眼睛亮了一下,確認一下車牌,確實是夏梔的車,見助理已經啟動車輛,他制止道:“等下。”

  助理有些疑惑,“郁哥是有什么事嗎?”

  “嗯,”郁修竹指著停放在他們前面的一輛白色的奧迪,“看到那輛車了嗎?把它的后視鏡給撞了。”

  這樣他也能送老婆上班了!

  助理:“???郁哥你是認真的嗎?”

  “我什么時候開玩笑過,”郁修竹厲色道,“我來賠償就好。”

  -

  夏梔感覺她今天有點背。

  中午外出找當事人拿資料,卻遇到一個劇組拍戲封街,繞了一大圈才到約定的地點。

  好不容易拿到資料出來,就看到自己的車左后視鏡被人撞壞了。

  肇事者倒是挺自覺地留了一張紙條給她:【不好意思,剛剛倒車的時候不小心把您的后視鏡撞壞了,等了許久都沒見您來開車,只能留一張紙條給您,賠償事宜請聯系131XXXXXXXX】

  夏梔:“……”

  津城的交通太過繁雜,她是不大敢開著沒有后視鏡的車上路的,怕出現什么意外。

  想了想,她從電話簿里找出4S店的電話,聯系他們叫人來拖車送去維修。

  正想著怎么回律所,她身后緩緩駛來一輛保姆車,并在她身后停下。

  后車廂的玻璃窗被搖下三分之一,“夏梔?你怎么在這?”

  她轉頭,看到郁修竹坐在里面,可能是看到她在這里,表情有幾分詫異。

  夏梔抬手擋住太陽,彎腰和他講話:“我過來這邊找客戶拿點資料。”

  “這樣,”郁修竹的視線越過她的肩膀,停頓在她身后的車輛上,“你的車怎么了?”

  “不小心被人撞了,在等人過來拖去維修。”

  “那你怎么回律所?”郁修竹唇角微揚,溫聲道,“我送你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