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第 28 章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周廷深有種很久很久沒見過夏梔的錯覺。

  明明她剛出差回來那會兒,他還見過她一次。

  相隔好似還沒有半個月。

  可現在,恍若隔世。

  他看著夏梔白皙的臉,黛眉嫩唇,依舊是那雙容易讓他怦然心動的大眼睛。只是這雙眼睛里已然看不到以往傾瀉的愛意。

  平靜無瀾。

  周廷深在那一瞬間紅了眼眶。

  因為他意識到,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屬于他了。

  這個認識讓他莫名地恐慌。

  -

  書房的裝修很有夏則言的個人風格,古板典雅,家具均由純木打造而成,非常典型的中國風。偌大的辦公桌前,夏世良和郁修竹對坐著閑聊。

  夏世良給郁修竹斟一杯茶,“令尊近來可好?”

  “一切安好。”

  夏世良最看重郁修竹的一點就是他的得體有度,謙遜儒雅。

  見他如今依舊持續保持,他滿意地點點頭,“一直沒有帶夏梔到你家拜訪,還是失了禮。”

  郁修竹淺笑,“沒關系,爸您工作忙,不用為這些小事煩擾。”

  “最近和夏梔怎么樣?你們結婚也有一個多月了,感情可還順利?”

  郁修竹知道夏世良大抵是在擔憂自己的女兒,態度溫和有禮,“爸您不用擔心,我和夏梔感情很穩定。”

  “我一直在外工作,沒怎么陪過夏梔,基本都是則言在照顧著,這一點我也很虧欠她,”夏世良垂眸繼續斟茶,“不過有一事我覺得還是得告訴你,這孩子以前喜歡過周家的大公子八年……”

  夏世良停頓了片刻,郁修竹知道他還有話要講,便沉默著傾聽。

  “雖說她和周廷深也沒在一起,爸就是希望你不要計較她這一點,也不要因為這一點有所矛盾,夏梔是很有責任感的,既然結婚了,她一定不會與周廷深還有瓜葛,也希望你相信她。”

  郁修竹總算是知道了夏世良和他談話的目的,大概是怕他對夏梔和周廷深的事情心存芥蒂。他依舊保持著笑意,眼神堅定,“以前是她遇人不淑,今后我會照顧好她。”

  夏世良斟茶的手一頓,沒料到郁修竹會是這樣的回答,在心底松一口氣,又多了份感激,“我一直奇怪夏梔這孩子怎么會對周廷深產生依賴,后來看過研究,才明白這也是缺少父愛的一種表現。說到底,還是我失職了。”

  “沒有,您已經做得很好了。”

  所以才會特意來和他說這件事,讓他多擔待。

  ……

  夏世良與郁修竹聊完,和他一起下樓。夏則言早就在一旁等著,看到他們兩人聊天的架勢,基本就可以斷定父親對郁修竹的態度。

  夏世良拍了拍夏則言的肩,“你們年輕人玩,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好,我送您。”

  夏則言隨夏世良離開,郁修竹在室內梭巡了一圈,沒有看到夏梔的身影。

  他皺著眉在別墅里逛了一圈,依舊沒有找到夏梔,倒是看到邊顏,便問她:“你有看到夏夏嗎?”

  邊顏搖搖頭,“沒有。”

  今晚夏梔不是一直陪著郁修竹嗎?她跟著看了一圈,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剛剛好像看到周廷深了。他該不會……”

  周廷深?

  這種早就已經出局的男人跑來這里干什么?

  他抿著唇,“幫我找一下夏夏,謝謝。”

  -

  夏梔警惕地看著周廷深。

  她快速思考現在的處境,四周無人,空曠無聲,她大聲呼叫也很難有人聽見,而這種舉措反而會惹惱他。

  現在的夏梔很明白一點就是,這個男人以前所展露給她的,是他想表現出來的完美的一面。他真正私底下的性格狂妄又自大,這一點從她結婚后他依舊死皮賴臉地想要撬墻角就可以看出。

  她無法確定他會不會一急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動作來,所以她需先耐心地和他周旋。

  夏梔深吸了一口氣,“有事嗎?”

  周廷深猩紅著眼,“你跟郁修竹是怎么回事?”

  看到他隱約動怒的模樣,夏梔稍稍往后退了半步,“什么怎么回事?”

  “你和他到哪一步了?”周廷深步步緊逼,見夏梔沉默著不說話,“你們睡了?”

  周廷深原本是想和她心平氣和地好好聊天的,可看到她平靜無瀾且略帶警惕的眼神,他腦子一熱,火氣便涌上身。

  盛怒的支配下,他只想求問她和郁修竹究竟到何種程度。

  這么些年,他舍不得碰夏梔,也不敢給她名分,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會把她帶入另一個深淵。

  這是他所認為的一種保護。

  但現在一想到自己八年都舍不得動一根手指的女孩被別的男人摘了花,他就恨不得把郁修竹給碎尸萬段。

  郁修竹他憑什么!?

  原本以為他們只是沒有感情的聯姻,而如今他們和諧的那一幕真的深深地刺痛了周廷深。

  他在夏梔跟前停下,見她依舊默不作聲,更是怒從中來,“你真和他睡了?”

  夏梔現在是真的不想搭理他,還在思索著對策,一陣冷風拂過,總算是把周廷深的沖動吹散了幾分。

  不對啊,他是想來挽留她的,怎么一沖動又變成這個樣子了?

  周廷深閉上眼,深呼吸,抑制住躁動的暴力因子,“夏夏,對不起,我剛剛太生氣了……”

  他干澀地笑了笑,“你回來好不好,我什么都可以改。”

  夏梔本來是在思考對策的,一轉眼又見他軟了語氣,有些無語,余光瞥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在靠近,她便沒有什么可害怕的了,態度堅決,“不可能,你死心吧。”

  這一言徹底的激怒了周廷深,他抬手就打算抓住她的肩膀,卻在半空被人截住。

  他抬眸,看到郁修竹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們眼前,將夏梔擋在身后,緊繃著下顎,閃著冷光,“又是你?胳膊好了?”

  周廷深現在看到他就很來氣,不甘示弱,“怎么?你是嫌你上次的臉還不夠腫嗎?”

  被郁修竹護在身后的夏梔聞言一驚,原來郁修竹上次紅腫的臉是周廷深打傷的?

  郁修竹微瞇著眼看著周廷深,這人還真的是礙眼得很。

  不斬草除根,怕是以后還會經常在夏梔眼前晃悠。

  夏梔是知道周廷深曾經學過跆拳道的,聽說還學得很不錯,眼見兩個人又有打起來的趨勢,她害怕郁修竹再次被傷,上前抱住他的腰往后拉,“修竹,別和他打架。”

  別和他打?

  郁修竹看著腰間多出來的手,又不知夏梔何意,“你心疼他?”

  夏梔簡直莫名其妙,“我心疼他干什么?”

  他們的動靜太大,已經驚擾到了其他人,就見夏則言和閆秦等人已經疾步走了過來。

  閆秦一見他們三人這架勢,低罵了一句,走過來拽走周廷深,“你瘋了?”

  周廷深冷聲呵斥,“放手!”

  閆秦置若罔聞,一臉歉意地和夏梔道歉:“夏梔,不好意思了,我一時沒看住他,無論他和你說什么,都別放心上。”

  說罷,他冷睨了周廷深一眼,“還站在這?準備被保安趕?”

  周廷深看著圍過來的一群人,以及冒著寒意的夏則言,眼看是打不起來了,他冰冷的視線刮過夏梔依舊抱著郁修竹的手,一聲不吭地跟在閆秦旁邊離開。

  路過夏則言的時候,夏則言開口喊了他一句:“周公子。”

  周廷深瞥了他一眼。

  但夏則言正眼都沒瞧他,他不當場把他趕出去,已經是對他最大的尊重了,“藤京酒店的事,是我安排的。”

  所言之意已經足夠明顯,周廷深呼吸一滯。

  而另一邊,郁修竹此時的心情也不大好。

  他誤以為夏梔的意思是在心疼周廷深,難得掰開了夏梔的手,硬邦邦的,“走吧。”

  夏梔跟在他身后,滿是關懷,“之前是周廷深打傷你的?”

  “是又怎樣?”這是在看不起他嗎?郁修竹的聲音悶悶的,卻又舍不得和她發脾氣,“你就這么在乎他?”

  夏梔覺得這男人今晚怎么這么奇怪,白了他一眼,“我在乎他干嘛?我是在乎你,他以前學過跆拳道的,你干嘛要浪費時間在他身上?又不值得。”

  瞬間春暖花開。

  那句“我是在乎你”簡直讓郁修竹飄飄然起來,重重地點了下頭,“嗯!你說得對。”

  一場硝煙化作為無。

  -

  白色林肯快速地穿梭在車流中,閆秦開著車,而周廷深閉眼坐在副駕駛室里,懊惱自己剛剛的一時沖動。

  “今晚你來也來了,見也見了,這會兒總該死心了吧?”

  周廷深靠在椅背上,車輛自帶的按摩功能讓他舒緩了幾分。

  其實從今晚私自見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不可能了。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落入他人懷中,離她越來越遠。

  就算心有不甘,又能如何?

  他扶著額,“不死心又能怎么樣,我就算能讓夏梔回來,她大哥那一關我也過不了。”

  “打住,你連讓夏梔回來的可能都沒有,”閆秦就想讓他清醒一點,“祝她幸福吧,她也曾陪過你八年。”

  是啊……

  八年,到最后,他自己把她弄丟了。

  往后余生,只剩執念。

  閆秦總是嘲諷他是現世報,只是他自己不愿承認,這個傷疤撕開了口,就再也愈合不了了,因為這世上,已無良藥。

  一顆滾燙的淚水滴落在他指間,又蒸發殆盡。

  從此往后,無人問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