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邊顏vs江時墨3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

  江時墨最近多了一項任務——

  教邊顏騎自行車。

  大一第一學期,他的課程還不算多,每天還能風雨無阻地接邊顏放學。

  等到第二學期,江時墨的課程便多了起來,他沒辦法再通過調課來空出時間段,又擔心父母忘記去接她。

  授之以漁無非是最好的選擇。

  后天的環境影響對一個人來說也很重要,在江時墨近乎無死角的培育下,邊顏好似一夜之間開竅了一般,學習成績也無需擔心,甚至讓人遺忘她曾經也是個差等生。

  但她的小腦又好像不太發達,騎起車來總是磕磕絆絆。

  那種久違的挫敗感又回到邊顏心底。

  而江時墨依舊耐心十足,不厭其煩地重復。

  當邊顏真正學會的那一刻,她回頭看到江時墨站在路燈下,嘴角揚起的弧度難掩開心。

  她想,她未免太過于幸運。

  因為沒有誰能比江時墨更好了。

  大學四年,江時墨毫無意外地成為津城大學的一大傳奇人物,當然很多人知道他有一個妹妹,寵愛至極,有時候參加聚會還會帶在身邊。

  邊顏從來就不缺零食,總有江時墨的追求者想從她這里入手。

  她很不開心,因為她希望哥哥是自己的。

  但江時墨又一直交到他心胸寬廣,要懂得與他人分享。

  差不多到了四年級,身邊陸陸續續有同學在追星,邊顏也會跟著他們看一些偶像劇。

  她的同桌問她有沒有喜歡的明星,邊顏搖了搖頭。

  因為她覺得都沒有江時墨好看,就算有,也沒有江時墨身上那種獨一無二的氣質。

  到了六年級,有一部校園偶像劇爆火,身邊的同學都是在討論這部劇的劇情的。

  男主還是當下最頂流的一線明星,成了無數少女心中的幻想男友。

  唯獨邊顏一點都不感冒。

  同桌深表震驚:“你不會很想和他談戀愛嗎?”

  邊顏絲毫沒有這種感覺,但還是認真思考了這個問題。

  談戀愛的話……

  她希望對象是江時墨。

  一瞬間,她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轉念一想,她大概是喜歡江時墨那款類型的男生吧。

  因為早上不小心幻想了江時墨會成為她的男朋友,晚上回到家中邊顏還不大敢直視江時墨,好像一和他對視就會被他發現她那些不應存在的想法一般。

  晚餐過后,她想回房間學習,江源卻讓她坐下。

  這會兒她才發現,幾個人的表情都有些嚴肅。

  她惴惴不安,“是有什么事嗎?”

  江源和邊茹嫣對視了一眼,溫溫柔柔地和她說:“哥哥已經收到了英國J大的offer,過幾個月就要去英國了。”

  英國,真是陌生而遙遠的國度。

  邊顏很快就意識到,江源可能是怕她接受不了,江時墨又會忍不住地留下。

  她知道江時墨已經為她放棄過一次出國的機會,她也沒理由任性。

  邊顏跑到江時墨跟前,“哥哥你好厲害!”

  江時墨看著眼前這個被他一手帶大的小姑娘,看著她怯弱呆萌成長為一個窈窕淑女,身上的每一寸都是他所期待的模樣。

  他收到offer的時候還擔憂著邊顏會很難接受,仔細一想,以她現在的性格,會更希望他出國留學,而不是為了她繼續留在國內。

  他怎么會不了解她,因為連她的性格,都是他悉心培養的,也是他希望她能擁有的。

  獨立堅強,聰明伶俐,也善解人意。

  “嗯,”這一次,江時墨沒有再選擇留下,“哥哥要走了,你會不會傷心。”

  果不其然,女孩回道:“不會,因為哥哥本來就需要更好的發展空間。”

  江時墨滿意地微笑,“哥哥會經常回來的。”

  ——

  那天過后,明夕總會旁敲側擊提起和江時墨有關的話題。

  邊顏留有私心,對于這個話題總是有所保留。

  可被問多了,又覺得有些煩躁。

  她始終沒有辦法接受,他身邊會出現其他的人。

  以他的性格,若是有了另一半,想必也是寵溺縱容和無微不至的關心。

  周末與江時墨見過一面后,就沒有再遇見他。

  他除了偶爾會打電話來突擊檢查她的作息,也沒有別的聯系。

  不過想來他也很忙,畢竟身兼數職,大概也沒有多少閑暇時間。

  邊顏自然不會去打擾他。

  但又開始期待周末,因為江時墨到了周末也許會有多余的時間,這樣就有可能會來陪她。

  人一旦嘗過甜頭,就忍不住想一嘗再嘗。

  江時墨確實是想著周末有時間就去陪她的,但這一周是例外。

  臨近周末時,邊顏接到江時墨的電話,他在電話里說他需要到南城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下周才回來,所以讓她這周末好好休息,不用等他。

  期待落空,邊顏并不失落。

  至少,他確實是有想要陪她的,這一點已經讓她很高興了。

  南城是臨海城市,風景優美,江時墨所住的酒店還能眺望海濱,他忍不住拍照發給邊顏:【下次帶你來這里玩。】

  邊顏點開圖片,很直男的拍照方式,也是再美的風景也拯救不了的拍照技術。

  但沒有什么比能被他惦念更令她開心的事情了。

  可能參加學術研討會比他平時輕松,那幾天江時墨和邊顏的聯系次數多了很多。

  所以邊顏輕而易舉地知道了江時墨回津城的航班和具體時間。

  因為南城到津城的距離很遠,直達的航班也要三個半小時,江時墨回到津城都將近晚上九點了。

  邊顏去機場接他。

  她并沒有提前告訴他,因為知道他肯定會拒絕。

  和他同行的一群人都是上了年紀的學者,年輕英俊的江時墨在他們中間就顯得突兀,以至于他們剛從里面出來,邊顏一眼就能看到。

  江時墨走路習慣目不斜視,自然沒有發現人群中的邊顏。

  邊顏是想喊住他的,但他們在她眼前路過時,她正好聽到他們的聊天內容。

  其中一位學者在和江時墨說:“時墨,我女兒剛回國,也在津大任教,改天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因為這位學者與江時墨的關系不錯,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好,有時間認識一下。”

  雖然邊顏知道以江時墨的歲數和條件,大把人想著給他介紹對象,但切實聽到時還是容易失落。

  連喊他都有些有氣無力:“哥哥。”

  聽到熟悉的聲音,江時墨頓住腳步,回頭看到邊顏站在他身后的不遠處,咬著唇看著她。

  這個動作,表示她不開心,但江時墨更在意的是,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他長腿一邁,幾步走到她跟前:“顏顏?”

  他眼中的欣喜一時藏不住,邊顏移開視線,將保溫飯盒塞到他手中,“我怕你餓,給你做的便當。”

  江時墨總是不吝嗇于夸獎她:“顏顏懂事了。”

  和他同行的幾個人也圍了過來,“時墨,這位是?”

  江時墨和他們介紹,“是我妹妹。”

  ……妹妹。

  這個稱呼,總在不斷地提醒邊顏,他對她的態度。

  和他們寒暄幾句后,江時墨帶著邊顏離開。

  怕江時墨累著,是邊顏開的車。

  但一路上,邊顏總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停下來等一個紅綠燈的間隙,江時墨忍不住關心她:“怎么了?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嗎?”

  邊顏搖搖頭,本想給他一個驚喜的,不該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影響他的心情。

  但就是忍不住的低落,在聽到別人有意地想要給他介紹對象,在聽到他和別人介紹她是他的妹妹之后。

  情緒就變得難以控制。

  她送他回到他的住所,還想著自己回去,但天色已晚,江時墨執意讓她留下。

  他的住宅很大,對于獨居顯得過于空曠,裝修風格很有他個人氣息。

  能在津城這段寸土寸金的地帶買下這樣一套房屋,邊顏不可免俗地在心底默默地計算江時墨究竟多有錢。

  當然這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范圍。

  江時墨進屋找了一套睡衣給她,“今晚先穿我的衣服吧,我明天送你回去。”

  “好。”

  江時墨比她高出一個頭,手長腳長,單是上衣就被她穿出睡裙的效果。

  他的住所離機場有些遠,長時間的開車讓邊顏已經有了倦意。

  可她躺在床上,頭腦卻異常清醒。

  總是會忍不住地想起江時墨和他同行的聊天。

  而且,他好像還答應了……和他同行的女兒見面。

  胡思亂想之際,江時墨推開了房門。

  他端著一杯牛奶進來,“把牛奶喝了再睡。”

  以前在江家時,江時墨每天都會堅持讓她在睡前喝一杯熱牛奶。

  她聽話地一飲而盡,江時墨收走杯子,和她溫聲道:“晚安。”

  而邊顏卻拉住他的手,“哥。”

  床柜的夜燈色溫暗暖,光線使江時墨那張素來冷峻的臉也變得柔和,“嗯?”

  她清了清嗓子,“反正你最后也一定會結婚,那為什么結婚的對象不能是我。”

  邊顏看著他慢慢緊蹙起俊眉,“顏顏,不要開這種玩笑。”

  ——

  江時墨這一走,就是四年的時間。

  第一年他到英國攻讀碩士,又覺得英國的法系與國內的截然不同,碩士畢業后順利申請到德國的博士研究生,又需要最少三年的時間。

  但只要放長假,他都會回國陪伴邊顏。

  邊顏已經順利進入津城的重點中學就讀初中,成績優異,無需父母擔憂。

  但江時墨走后,邊茹嫣和江源矛盾開始爆發。

  江家一直瞧不上邊茹嫣這個兒媳婦,覺得她離婚又帶著一個女兒,家境一般,除了長相美艷了些,一事無成,屬實配不上江源。

  邊茹嫣忍氣吞聲多年,而江源的父母愈發變本加厲,四處刁難,也沒給過她好臉色看。

  而邊茹嫣也有自己的傲氣,江源難以協調好婆媳之間的關系,沒了江時墨的調和,兩人頻頻吵架。

  邊顏也知道江源的父母看不起她們母女倆,之前他們回到江家的老宅,江源教她喊“爺爺奶奶”,還未等她開口,兩位老人便表示:“我們可沒有這個的孫女。”

  那時邊茹嫣和江源剛結婚不久,所以邊茹嫣只是在一旁賠笑。后來這件事被她反復提及,因為她覺得這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邊顏沒有江時墨的高情商,她也無法調解父母間的矛盾。

  還容易受到他們的影響。

  每天晚上她將自己反鎖在房間里寫作業,仍擋不住外面爭吵的聲音。

  她日復一日地想,如果江時墨在就好了。

  但每次江時墨回來的時間都很短暫,杯水車薪,難以解決江源和邊茹嫣之間矛盾的激化。

  縱使江源和邊茹嫣之間有感情基礎,但誰都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何況還有江源的父母在不斷的拱火。

  邊顏讀初三的那年,臨近中考,兩人的關系和諧起來。

  可邊顏不知何來的第六感,她總覺得兩個人的關系也就此走到盡頭,只是害怕影響她的中考才暫時維持的穩定。

  臨近中考時,江時墨特意回國一趟。

  他已經是讀博的第二年,意氣風發,五官立體深邃,他身上那種風度翩翩的氣質開始轉換,沉穩篤定,矜貴冷峻。

  邊顏身邊的同學有些都開始談起戀愛,還時常會和她分享戀愛的日常。

  可邊顏從沒有對誰心動過,她總是有意無意地拿同齡的男生與江時墨作對比,高下立見。

  而這一次江時墨回國,當邊顏看到他出現在客廳的那一刻,她瞬間體會到了同學口中描述的怦然心動,是怎樣的感覺。

  邊顏已經初三了,自然懂得這種心動背后的含義。

  他是因為邊顏的中考特意回國的,用幾天的時間幫她查漏補缺,給她心理負擔,生怕她有壓力。

  邊顏那幾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因為如果她的直覺正確,江源和邊茹嫣可能要離婚了。

  那她……和江時墨呢?

  如果江源和邊茹嫣離婚,他們還會像現在這樣嗎?

  這種未知的焦慮讓邊顏在每一個深夜都難以入睡。

  江時墨是請假回來的,他能逗留的時間很短,確定邊顏的學業無需擔心后,他準備啟程回德國。

  看著他收拾包裹,恐懼蔓延邊顏全身。

  她總覺得,他這一走,他們可能很難再見到了。

  江時墨看到邊顏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他的房間門口,“舍不得哥哥嗎?”

  他每一次回來,邊顏都會很高興。

  但他要離開,邊顏也從未表現出難過。

  她現在的態度,屬實罕見。

  江時墨太溫柔了,特別是對待她的那種溫柔,是專屬于她的。

  她抑制不住涌上來的酸意,眼前被淚水模糊大片。

  邊顏難得任性一回:“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走。”

  如果你走了,我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

  江時墨以為是臨近中考,她的心里壓力過大,柔聲撫慰她:“哥哥過段時間就會回來的。”

  邊顏也知道不能留住他,可很多話如果不說,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說出口。

  她走到他背后,伸手環抱住他的腰,少年的他常年健身,寬肩窄腰,隔著薄薄的襯衫,隱約還能感受到他腹部的肌肉線條。

  對于她突如其來的親昵,江時墨肢體僵硬,但很快放松下來,猜測她可能是考前焦慮癥,便放任讓她抱著。

  不料卻聽到她說:“哥哥,我喜歡你。”

  江時墨還以為他是幻聽,或者理解錯了她想表達的意思。

  也許只是小孩子一種表達愛意的方式吧,“嗯,哥哥也喜歡你。”

  他的語氣依舊是日常對待小孩的那種寵溺,邊顏知道他誤解了她的意。

  江時墨側頭看見她泫然欲泣的模樣,心里一緊,隱約察覺到他一開始的理解并沒有錯誤。

  他大駭,表情逐漸嚴肅。

  江時墨對待邊顏從來都是溫柔耐心,若她做錯了事,他便會冷下表情。

  邊顏從小就學會見他的臉色行事,也無需他多言。

  以他此刻的表情,是她前所未見的,無疑是在告訴邊顏,她犯了大錯。

  “顏顏,”江時墨沉著聲線,“告訴哥哥,誰教你說這些的?”

  “……沒有。”

  江時墨停下收拾東西的動作,在床沿坐下,讓她站立在他跟前,“哥哥知道你這個年紀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容易對愛情產生幻想。”

  每一次邊顏做錯了事,江時墨就會義正言辭地進行說教,“顏顏,我比你大八歲。”

  邊顏:“……”

  不用他說,她也明白他們之間的年齡差。

  如果說三歲一代溝,八歲也將近三個代溝了。

  他的語氣是從未有過的嚴肅,“還有,我是你哥。”

  他是她的哥哥,單憑這一點,她都不應該有這樣的妄想。

  邊顏何嘗不懂這個道理,可她還是難掩落寞和苦澀。

  江時墨站起身,語氣緩和下來,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知道嗎?顏顏。”

  “知道了。”邊顏最怕的就是他對她失望。

  他總算是松一口氣,繼續收拾他的包裹,神色如常地和她講話。

  也許對他而言,她剛剛的情不自禁,無非是小孩子不成熟的情竇初開。

  所以,他并不介懷。

  這比江時墨直接拒絕她更令她難受。

  她見過江時墨拒絕別人追求的樣子,最起碼,江時墨把她們看作同齡人。

  可對她不是,她連被他拒絕的資格都沒有。

  江時墨很快就走了。

  邊顏的第六感也異常準確,這是她最后一次見到江時墨。因為中考一結束,邊茹嫣和江源正式離婚。

  邊茹嫣有自己的傲氣,當時可以毅然決然地和邊顏的親生父親離婚,自然也可以毅然決然地放棄和江源的婚姻。

  邊顏多少可以理解邊茹嫣,這么些年,雖然江源是個不錯的丈夫,但他的父母屬實讓人難以接受。

  邊茹嫣卑微地忍辱負重多年,換來的卻是他父母的得寸進尺。

  相看兩厭,江源的父母也不是善茬,咄咄逼人,毫不收斂。

  邊茹嫣是帶著怨恨離開的,一開始她干脆帶著邊顏離開了津城,后來又覺得津城的教育資源好,才把邊顏送回津城的高中。

  兩次婚姻的失敗,讓邊茹嫣性情大變,對邊顏擁有極強的控制欲。且因為江家給她留有的印象過于不堪,她非常反對邊顏和江時墨還保留聯系,直接刪除了和江家的一切聯系方式。

  這也是后來邊顏和邊茹嫣有時候會吵架的原因。

  在江家時,為了不分散邊顏學習的注意力,沒有人給邊顏買過手機。

  她也沒有江時墨的聯系方式,就這么硬生生地和江時墨斷了聯系。

  邊顏抑郁了很長一段時間,要不是有夏梔不停地給她補課,才不至于荒廢學業。

  邊顏很喜歡夏梔,因為她總能在她身上看到江時墨的影子。

  兩個人在很多方面都非常神似,這總讓邊顏產生一種,江時墨還在她身邊的錯覺。

  后來她的高考成績雖然沒有夏梔那般好,但也能上個非常不錯的985。上了大學,她接觸了短視頻這一個行業,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又認識了很多有共同愛好的朋友,才逐漸陽光起來。

  長大后的邊顏五官生得精致美艷,從不乏追求者,但她一直形單影只,也沒有嘗試過和別的男生交往。

  夏梔還問過她原因。

  她和夏梔是初三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邊茹嫣和江源已經到了離婚的邊緣,江時墨也出國留學。

  后來雖然是在同一所高中,但她和江時墨早就沒了聯系,也就沒和她提過自己有一個哥哥。

  其實邊顏自己明白,江時墨于她而言是最特殊的存在,她很難心平氣和地提起。

  夏梔一直以為她是因為父母離婚而抑郁。

  時隔多年,雖然想起江時墨還會隱隱作痛,但已經平淡了些許。

  只是事情解釋起來過于復雜,她回答說:“暗戀一個師兄很多年。”

  夏梔還有些驚訝,“沒有表白嗎?以你的姿色,哪個男生舍得拒絕你啊。”

  “少來,你不也是,”邊顏朝她眨眨眼睛,風情萬種,“表白過,被拒絕了。”

  她們就沒再提起這個話題。

  邊顏知道以江時墨的能力,現在肯定在某一個領域閃閃發光,只需要稍加打聽,就能知道他的近況。

  可她一直都沒有去嘗試,潛意識里就在不停地回避。

  雖然她也說不清原由。

  也可能只是她無法忍受只是當他的妹妹,也不想再聽一次拒絕。

  還可能是,不愿意見到他身邊多了陪伴。

  一轉眼,很多年就過去了。

  重逢來得過于意外,更出乎她意料的是,江時墨居然就是夏梔口中頻繁提起的“魔鬼導師”。

  如果不是這場重逢,她也不知道,原來她可以對一個人如此死心塌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