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5、聲名狼藉女明星05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手術后的第三天,張怡又來給喬姬送補湯喝。

  這次是枸杞乳鴿湯。

  喬姬喝完一碗,將手中的小瓷勺放下,一抬頭,就見對面坐著的女人欲言又止地望著她。

  她挑眉,清透眼眸閃了閃,流露出些許笑意,故意逗女人道:“怎么了怡姐,想男人了?”

  張怡這兩天的心情是真的好,見喬姬和她開玩笑,她極配合地翻了個白眼,笑罵道:“呸!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可沒那功夫去想他們。”

  笑完她收回視線,幫忙收拾了桌上的餐具,正經道:“沈喬,你現在除了需要靜養也沒別的事了。我想著不然咱們等下就收拾東西回去吧?”

  頓了頓,見喬姬沒有出聲反對,張怡接著道:“明天讓佳佳去找兩個營養師,好好給你調養調養。回去你還能坐院子里曬曬太陽,你看看現在,連個窗簾都不敢拉開……”

  喬姬住院的這段時間,確實挺讓人勞心勞力的。

  為了不讓這件事曝光,張怡甚至連床都不想讓她下,每次出病房去做檢查時,她都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所以喬姬聞言也沒反對,當晚就跟著張怡偷偷摸.摸地離開了醫院。

  喬姬現在住的房子是套位于京郊的高檔別墅,小區環境極好。

  她每天除了喝那些大補的湯湯水水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坐在太陽下看劇本。

  《百鬼夜行》這部電影是由小說改編而成,原著連續七年穩居內地暢銷書排行榜第一,書粉更是上千萬,人氣之大超出常人之想象。

  有著這樣的成績,故事自然不會差。

  書中女主是一只壞事做盡的水鬼,據說是因為溺水而亡,所以名喚水姬。

  故事的開頭是,那年年初水姬帶著手下百鬼搬到了留仙鎮的湖畔處居住。

  湖中的芙蕖花因受到陰氣滋養,那年開的格外艷.麗,四月清明剛過,就已開滿了湖面。

  這等稀罕事,文人墨客們又怎么會錯過,于是湖中心的那個長亭里,從白天到晚上就沒有消停過。

  事出反常必有妖,終于熱鬧了沒兩天,夜晚有兩個書生結伴去小解后,再也沒有回來過。

  一時間人心惶惶,湖心長亭再也沒人敢靠近過。

  蜀山小道長謝長垣下山歷練,聽聞此事,特地趕來一探究竟。

  那天下著雨,月色朦朦朧朧的照不太清。

  小道長在長亭等了大半夜,終于在天色將亮時,長橋那端走來了一個撐著素面油紙傘的紅衣女子。

  那女子長相艷.麗,身姿搖曳,自煙雨蒙蒙中走來,似妖似仙。

  小道長驚于她的道行之高,沒有輕舉妄動,兩人于是一起在亭子里躲雨。

  一道驚雷過后,那女子一下子就鉆進了他懷里,顫著聲道:“道長……奴家好怕。”

  小道長被她纏上身,又羞又惱,一把將她推開,轉身離開了長亭。

  再次見面又是一個陰雨天,這次小道長特地做足了準備,打算去收了水姬。

  那晚水姬和手下百鬼正在湖心亭飲酒作樂。

  她衣衫凌.亂地側臥在矮榻之上,手執一支細長煙管,紅唇輕吐薄煙,姿態極美極媚。

  察覺到有人來,她停下手中動作,輕輕一瞥,眼里流露出些許悲傷與孤獨。

  仿佛就是這一眼,年輕不知事的小道長陷了進去,明知她壞事做盡,卻狠不下心來收了她。

  只每日跟在她身邊,阻止她繼續作惡傷人。

  水姬顧忌他法力高強,不愿和他翻臉,就任由他跟著自己。

  兩人天天形影不離,終于惹翻了醋壇。

  此文唯一反派,是和水姬姐妹相稱的麗女。

  在小道長沒出現前,每天和水姬形影不離的一直都是她。

  麗女生前是個窯姐兒,每天做著皮肉生意,最終被男人磋磨而死。

  剛化為鬼時,她被周邊的眾鬼欺負的極慘,是水姬救了她,留她在身邊伺候。

  厭惡男人的麗女,于是對水姬心生愛慕,所以對小道長的出現極為不滿。

  在有次她終于勾的水姬和她尋歡作樂時,小道長闖了進來。

  他也不說話,就那樣垂眸盯著水姬看。

  水姬被他看的失了興致,推開麗女,坐起身,自己穿上了衣服。

  麗女委屈地叫她姐姐,最終還是被水姬趕了出去。

  至此,麗女恨小道長入骨,卻苦于自己道行太低,拿他沒辦法。

  她于是從那時起,就開始籌劃著怎么弄死小道長。

  終于,在水姬忌日那晚,趁她獨自去湖底避劫,麗女以臭道士企圖迷惑水姬心智收了他們為由,帶著一眾百鬼去設法害他。

  小道長多厲害的人,連水姬都拿他沒辦法,見狀就施法要收了麗女等鬼。

  這一場斗下來,跟來的百鬼魂魄散的散,傷的傷。

  終于輪到麗女時,小道長用了十成十的功力,一張血符下去,卻打入了水姬的魂魄內。

  水姬雖然沒有當場灰飛煙滅,但魂魄卻也受損的厲害。

  無奈之下,小道長傾盡畢生功力送水姬去投胎轉世。

  ——這樣的一個結局,留下的盡是無奈與遺憾。

  于是,看過的人反反復復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試圖用美好的情節,淡化心中的悲傷。

  可最終,卻越看越深覺遺憾。

  喬姬看完簡化版的劇本,抬眸望向遠方,半晌,無聲笑了下。

  水姬這個角色,仿佛就是她的自傳呢。

  只是她的故事里,沒有那個用盡畢生功力來幫她消除身上罪孽,送她投胎轉世的小道長,也沒有那個愛她入骨,為她發狂的麗女。

  .

  距離電影《百鬼夜行》開拍還有兩天,網上罵戰愈演愈烈。

  早在去年年初傳出《百鬼夜行》要被翻拍成電影時,書粉們就沸騰了,紛紛抵制翻拍。

  網上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長垣吾心之所系,水姬吾夢之所幻。

  能得眾書粉這樣一個評價,可想而知,男女主在她們心中的地位之高。

  沒有人會愿意親眼看著自己心中的摯愛被毀掉。

  所以自傳出原著翻拍的消息后,主角的人選一直都是備受爭議的話題。

  但不管怎么爭論,男主的人選自始至終從來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娛樂圈最潔身自好,氣質最干凈的陸影帝,陸懷笙。

  由他飾演書中的男主謝長垣,蜀山道長,網上幾乎沒有反對的聲音。

  他干凈的氣質,疏淡的眉眼,仿佛天生就是為了這個角色而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出演這個角色。

  可女主水姬,反而因為原作者將她刻畫的太美,有些難辦。

  水姬之美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美,是那種活色生香,嫵媚慵懶的美。

  就是她笑一笑,對方寧愿為她去死的那種美。

  明明只是一只壞事做盡的艷鬼,身上卻偏偏有著哀絕纏.綿的仙氣。

  這樣的一個人物,似乎連幻想都想不出她到底該長成什么樣,才能擔得起那樣的描寫。

  所以網友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細數了國內外各大女明星,一個一個地將她們代入女主這個角色,可最終的結果依舊是沒有一個令人滿意的。

  不是說沒有這種艷.麗型的美人,只是那些人要么過于媚氣要么過于幽怨。

  身上有仙氣長相又剛好凄艷哀絕的,居然沒有一個。

  前段時間,網上不知道從哪傳出一則小道消息,說是女主已經定下了星辰剛簽的新人——陳柔。

  這女人是誰?

  網友們聽的第一反應都是懵的。

  大約在這個消息傳出的一個小時后,神通廣大的網友們就把陳柔的家底扒出來了。

  據說是首都電影學院的應屆畢業生,還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傳聞她是娛樂圈大佬顧西則的新歡……

  這些緋聞是不是真的,網友們現在懶得去證實,他們最關心的就是她的長相。

  這要長成什么樣,才有膽子去飾演水姬呢……

  于是等看到陳柔的照片后,吃瓜群眾和書粉們全沉默了。

  怎么說呢,看到的第一眼,男網友就算了,就連同性別的女網友都是喜歡的。

  這個長相,清純甜美,是每個人身邊都曾出現過的,初戀的模樣。

  如果她要出演的是其他大制作的女一號,不管那部電影的陣容有多強大,主創的咖位有多大,就憑這張臉,網友也會對她報以最大的善意。

  可她要飾演的角色偏偏是水姬,那個美艷不可方物的艷鬼水姬。

  這樣一張臉,沒有半點妖.媚之氣,她怎么敢?星辰怎么敢?導演怎么敢?選長相這樣的陳柔來演!

  可不管網友們如何議論抵制,直到電影開拍的這一日,女主演的名單也沒有公布出來,仿佛是默認了陳柔是女主演這個小道消息。

  這還了得,網友書粉們當即就坐不住了。

  一個個的全跑到圈內較為有名氣的狗仔官微下謾罵發泄,就連多年來備受書粉寵愛的作者都沒有逃過這一劫。

  “你們晨夕是不是要完了!人電影都要開拍了,你們居然還沒查出女主演到底是誰!”

  “要你們這群狗仔有什么用,非要讓人王導自己爆才行嗎!”

  “垃圾晨夕,一群廢物!連這點料都查不出來,爸爸養你們有何用!”

  “簾大!虧我喜歡你這么多年,以后再看你的書我他媽就不是人!!”

  “老子他媽真是瞎了眼,一直以為你和那些見錢眼開的作者不一樣!沒想到你現在為了錢居然這樣對待自己的心血之作!我他媽真看不起你!”

  ……

  可不管書粉網友有多抵制,電影《百鬼夜行》團隊沒有做出半點回應,開機儀式如期舉行。

  喬姬這一次進組拍戲,身邊除了送她來的張怡,只有助理佳佳一個人。

  一大清早的,她就被張怡叫起來化妝。

  古裝扮相最是費時費力,喬姬從早上五點鐘就坐在了梳妝臺前,將近三個小時的功夫,她才被收拾妥當。

  “走走走,趕緊的,沈喬你給我快點!要晚了!”

  喬姬連飯都還沒吃上一口,就被張怡扯出了門。

  她跟著跑了會,實在是沒力氣了,有些不耐煩道:“怕什么,晚就晚了唄。”

  “什么叫晚就晚了!” 張怡急的很,見她不走了,怒其不爭地懟她,“你還嫌自己的名聲不夠差啊!你敢晚去半分鐘試試,網友們分分鐘罵哭你!”

  喬姬知道她是為自己好,見狀扯著嗓子撒嬌道:“可是人家好餓嘛,怡姐……”

  她故意放軟的聲音,嬌嬌顫顫,甜的膩人。

  張怡聽的一下子就散了氣,剛想說佳佳已經去樓下給買早餐了,就聽身后有人過來。

  她轉頭一看,整個人都不好了。

  是兩個男人。

  身量修長穿著淺灰色道袍的男人,眉眼疏淡沒有多余一絲表情,是陸懷笙。

  他身邊跟著的稍矮些的西裝男人,面色漲紅,和她對視的雙眼略含尷尬,是陸懷笙的經紀人陸輝。

  “咳——”

  張怡想起喬姬剛剛那甜膩嬌媚的撒嬌聲,也有些尷尬,她清了下嗓子,干干地笑道:“輝哥啊,你們也還沒走啊?”

  陸輝紅著臉又看了眼張怡旁邊的喬姬,客氣地笑道:“不急,時間還早。”

  張怡和他也不算熟,見狀就笑了笑,邊拉著喬姬往電梯口走,邊掏手機打算再看一眼時間。

  結果雙手摸了個空,翻了半天也沒見手機,她問旁邊正側著臉看陸懷笙的喬姬道:“我手機你見沒?”

  “哦。”喬姬見陸懷笙終于被自己盯紅了臉了,心情極好地收回了視線,淡淡回了句:“在我房間梳妝臺上。”

  張怡被她的話氣到,顧忌著旁邊有人,也就沒再多說什么,叮囑喬姬道:“你先下樓去找佳佳,我馬上到。”

  話落,她和陸輝客道了句,轉身往回跑去。

  喬姬于是就和陸輝還有陸懷笙走到了一起。

  起初還是正經的,直到電梯降至第29層時,陸輝交代了陸懷笙一句:“阿笙,我去房間給你拿東西,你先下樓去車里等我。”

  于是狹小封閉的電梯廂里,就只剩下了喬姬與陸懷笙。

  電梯門重新關上的那一瞬,靠在左邊角落站的喬姬上前一步,到了陸懷笙身邊。

  “這么巧的嗎,陸影帝。”

  最后三個字,她叫的緩慢而嬌媚,仿佛順著耳道一路鉆進四肢百骸,最終隱入心底。

  陸懷笙半側過臉,垂眸看她,長睫遮住大半的眼瞳,露出的那一小截看不清神色,有些暗,稍顯深情。

  喬姬微仰起臉,問他:“陸影帝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搭個車。”

  平時從不留意無關人員的陸懷笙,在走道上看到女人第一眼,就認出了她。

  是那個二十多天前,在酒店門口被凍的直往他懷里鉆的女人,沈喬。

  她柔若無骨似的跟經紀人撒著嬌,眼神炙熱的盯了他一路,現在他的經紀人剛走,她就笑吟吟地來和自己搭話……

  遲鈍如陸懷笙,也察覺到她對自己的不一樣。

  他皺眉,又想起那天在監控錄像里看到的那一幕,女人悲傷絕望的眼神,浮在他的腦海里久久不散。

  半晌,他收回視線,禮貌地后退了半步,低聲回她:“沈小姐去哪個劇組?”

  聲音清脆,和他的人一樣干凈,讓人聽得渾身上下連頭發絲都是舒適的。

  喬姬頭一次聽他開口說話,聽到的瞬間被驚艷到,目光不自覺地帶上玩味的笑。

  在電梯降到二樓時,喬姬說:“巧得很,我和你一個劇組呢。”

  陸懷笙向來只關注劇本,從來不關注和他搭戲的是誰。

  眼下聽喬姬這么說,他愣了下,這才認真看了眼喬姬。

  女人身量高挑,穿著一身繡著繁復花紋的大紅色古裝,及腰黑發被盤起一半,她抬眸望著他的那雙眼睛,化著上挑的精致眼妝。

  長眸艷絕,姿態嬌媚。

  一下子,她的模樣就和陸懷笙幻想出的那個女鬼水姬重合在了一起。

  ——原來,水姬由她飾演。

  .

  時下最具有熱度話題的電影舉行開機儀式,誰又愿意錯過這么大的新聞呢。

  于是行內不管是正經公司的娛記還是雜志報社或是工作室的狗仔們,全都手拿長.槍短炮地守在了最佳拍攝點,爭取拍到第一手照片。

  成千上萬的網友書粉們也不甘示弱,特地大老遠地從不同城市趕來圍觀,勢要成為第一個見證女主演到底是不是陳柔的人。

  太陽一點一點地升至半空,主創與部分主演陸陸續續地也都到的差不多了。

  眼下,只剩下書中有著感情糾葛的男女主角,和女二還沒有到。

  鬧了這么多天,眼見終于到了揭曉答案的時刻。

  在場眾人,除了已經知道主演名單的核心工作人員,其余人等全都激動萬分,舉著單反手機對準了入場口。

  萬事俱備,只等三人露相。

  大約等了有兩分鐘,一輛黑色保姆車緩緩地從遠處駛來,最終在入場口停了下來。

  人群不自覺地安靜下來,全都秉住呼吸,雙眼一眨不眨地緊盯著車門看。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條穿著白色打底裙褲的大長.腿,那只腳落地,人就跟著出來了。

  淡紫色交領襦衫,長發被半綰成發髻,化著精致妝容的清美臉龐。

  姿態靈動,模樣清雅。

  她一步一步地緩緩自車前走入內場,踏著層層天光,仿佛剛落入人間的仙子。

  眾人都被這樣的美人驚艷到,回過神時,卻愣了一愣。

  ——陳柔!

  真的是這個女人,她居然真的出現在了《百鬼夜行》的開機儀式上!

  現場的安靜到此結束,人群一下子就沸騰了起來,嗡嗡嗡的議論聲自四下傳開。

  陳柔見狀,心下暗自氣惱。

  雖然她也清楚自己不太適合出演水姬這個角色,但當時為了這個女一號,她可是在顧西則身上費盡了心思。

  好不容易得到的角色,就這么拱手讓人了,陳柔心底一直憋著口氣。

  但她好歹是個演員,控制自己表情這種事手到擒來。

  她臉上依舊掛著得體的淺笑,一步一步地走到首排正中間坐著的男人身邊。

  顧西則隨意地翹著腿坐在那里,見有人走過來,只抬眸瞥了一眼,神色淡淡,仿佛不認識她一樣。

  陳柔知道他最是低調,感情的事就沒見他拿到臺面上說過。

  所以見他這副模樣,也沒在意,甜甜地沖他笑了下,走到他左手邊的第三個位置上坐下。

  此刻,直到親眼看著陳柔在首排主創人員的席位上坐下,書粉們還是不愿相信,水姬由她來飾演。

  但似乎這已經成為事實,一個個的過了最初的震驚后,全都無力再爭些什么,仿佛一下子就生無可戀了。

  現場的氛圍一度陷入低迷狀態,直到五分鐘后,又一輛車,停到了入場口。

  猜到這次下來的可能是男主演陸懷笙,人群這才又一次被點燃。

  果然,從車內走出的是千萬網友心中唯一許可由他出演男主的那個人。

  看到他的那一瞬,似乎連天光都更亮了些。

  煙灰色的交領道袍,單薄修長的身影,插著根烏木簪子的黑色長發被束至頭頂,露出精致整齊的發際線。

  他像是沒有化妝,眉眼依舊疏淡素凈,整個人身上散發著股獨有的干凈氣息。

  “哥哥!哥哥——”

  平時在網上一口一個老公地叫著的粉絲們,在當下,在陸懷笙這個人面前,卻都怎么也叫不出口了。

  因為這樣一個氣質純凈的人,再那樣叫他,似乎是在玷污他。

  呼喊聲此起披伏,久久不散。

  陸懷笙自從進了娛樂圈,所到之地全是這樣的場景,所以他對此早沒了當初的不適感。

  他抬眸,輕輕一瞥,人群自動安靜下來。

  明明什么也沒說,可只要他一個簡單到容易被人忽略掉的動作,他的粉絲,現場的其他群眾,卻似乎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很奇怪,但他就是有這樣的一個能力。

  因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會不由自主地鎖定在他身上。

  此刻,在一片安靜中,他側回身,將手緩緩地伸到了車門口。

  眾人一愣,不明白他這是在干什么。

  直到一只細白如冰肌的手,輕輕地搭在了他伸開的手掌里。

  這是一只女人的手,跟著露出的手腕上帶著一只紅玉鐲子。

  手腕精致如冰雕而成,映著那艷如血的玉鐲子,一下子,就讓人想到了活色生香這個詞。

  有著這樣的一只手,人要美成什么樣子?

  一時間現場安靜異常,所有人的雙眼都齊刷刷的全盯著那只手看。

  陸懷笙的粉絲們甚至連嫉妒都忘了,先前連叫一聲老公都覺得是在玷污男人的心思,這一瞬間,全沒了,一個個都神色恍惚地望著那只手出神。

  終于,那只手的主人,從車內走了出來。

  入眼滿目的紅,赤色華服,色如丹砂的唇。

  唯有她的皮膚是羊脂色,長發粗眉是黛青色,她眼尾上挑,魅惑勾人。

  就這么遠遠望著,自她開始動的那一刻,不由的,眾人就墜入了她的萬種風情里。

  輕輕一抬眸,她看了眼身邊的男人,唇邊緩緩勾起一個笑,嫵媚又慵懶。

  男人被她看的側開臉,長眸微垂,俊臉上流露出些許羞澀。

  這一幕只發生在瞬間,但女人的美與媚,男人的單純與青澀,一下就把人帶入了書中的情景。

  艷鬼水姬的模樣,仿佛與眼前女人的身影逐漸重合,最終融為一體。

  ——原來,水姬此人,不是夢之所幻,世間真的存有這樣的絕色。

  坐在首排的顧西則,望著那個舉止親昵地挽著陸懷笙手臂,朝這邊走來的女人,帶著金絲眼鏡的雙眸,不自知的微微瞇起。

  有什么東西,自他眼底,一閃而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