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7、聲名狼藉女明星07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艷鬼喬姬的真正飾演者曝光后,喬姬又一次成為了話題中心。

  網友書粉們恨她手段高明,不僅拿到了水姬這個角色,先前才蹭了陸懷笙的熱度,這就要一起拍戲了。

  朝夕相處兩個多月的時間,憑她的風評,陸懷笙的粉絲們比書粉的反應還要大。

  一時間,全網抵制喬姬,“沈喬滾出娛樂圈”一度占據熱搜第一。

  可喬姬自從成了沈喬,就沒怎么玩過手機,進組后又一直忙于拍戲,更沒時間刷微博,所以心情沒有被影響到半分。

  當下,她滿身是水地從劇組搭建的水池里爬了出來。

  一旁站著的佳佳忙迎上去,給她披了件小薄毯在身上,期間小眼神飄忽不定,就是不敢去看喬姬的臉。

  喬姬拿毛巾擦了擦滴水的長發,見她這樣就笑了,極曖昧地湊到她耳邊,似是回味地說了句:“怎么說呢,陸影帝的口水,真是和他的人一樣……讓人上癮呢。”

  她的呼吸噴在耳畔處,癢癢的。

  聲音低又媚,順著耳道一路鉆進四肢百骸,連頭皮都是酥麻的。

  佳佳聽著她的話,感受著她的妖媚風情,整個人都是恍惚的。

  仰著小臉,愣愣地看著她直起身子,妖冶至極地又問了她一句:“想不想嘗嘗?”

  面前的女人美的那樣勾人心魂,佳佳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只順著她的話傻傻地點了下頭。

  然后她看到女人的唇角微微勾起,伸手捏上她的下巴,用那張被陸懷笙吻的有些微腫的紅唇,在她唇角處落下了一個吻……

  “沈喬!”

  張怡就走開了一小會兒,回來就看見喬姬正低著頭在親小助理,她嚇得心都要停止跳動了。

  掃了眼四周,好在忙了一個通宵,大伙都累得不起,這會都正忙著收工,誰也沒時間四處亂看。

  張怡略安了心,上去就把兩人給扯開了,盯了眼還沒回過神的小助理,張怡就知道這是喬姬自己干的壞事,和人佳佳半點關系沒有。

  她于是拽著喬姬就往化妝間走去,小聲懟她:“你是不是瘋了!大庭廣眾之下你干什么呢!你信不信這事被人給爆出去,你就完了!”

  “有那么嚴重嗎?”喬姬聞言低低笑了兩聲:“我就是滿足一下她的愿望,讓她也嘗嘗陸影帝的……”

  .

  進組拍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王導演見幾個主角都磨合的差不多了,終于開始拍那些書中的經典片段。

  這天通宵,拍的是小道長與水姬在書中唯一的一場吻戲。

  清冷月光下,開滿荷花的湖畔點起了人造煙,煙霧隨風飄動,一切都美的如夢似幻。

  鏡頭里,紅衣艷鬼臥在水邊,仰臉望向湖畔坐著的小道長。

  一雙美目微微瞇起,長睫半遮眼瞳,眸光微暗,透著股勾人的意味。

  她紅唇輕啟,露出的那小半截門牙上裹著層水光,燈光一照,有些潤,莫名的香艷。

  “諾,拉我上去。”

  她聲音低又柔,似笑還嗔,將右手從水中伸出,隨意遞給小道長。

  紅衣浸了水,越發艷麗,將那只素白纖細的手腕襯的越發的蠱惑人心。

  她手面上帶了層水,那水珠順著手腕一滴一滴重新墜入池中。

  滑落的水滴,微微翹起的指尖,無一不在訴說著此刻的活色生香。

  小道長垂眸望了她一眼,水姬勾唇朝他笑,眼底眉梢,唇角的笑,妖媚之氣四溢,帶著股不懷好意。

  遲疑了下,在水姬直勾勾的目光下,小道長終于還是伸出右手遞給了她。

  水姬得逞似的嬌笑了聲,將指尖搭在他手心的那一刻,毫無預兆的,她一個用力,猛地就將湖邊坐著的小道長扯入了水中。

  凄迷月光透過水面,映的湖面水波粼粼。

  湖中有些暗,小道長毫無防備地被拉入水中,有些失措。

  他睜著眼,亂了呼吸,奮力向上游去。

  突然,腰間多了一只手,攬上他腰的那一瞬,人就跟著緊貼了過來。

  湖面水波蕩漾著,朦朧月光透過水面照在水姬得臉上,如煙眉眼,隔著層清透湖水,帶著股凄艷迷離的美。

  小道長看的愣住,兩只手臂也忘了擺動,整個人都安靜了下來,純凈雙眸靜靜望著面前的絕色鬼魅。

  水姬見狀唇角微勾,另一只手才扣上小道長的頭,紅唇便迎了上去。

  小道長回過神似是想要掙扎,水姬卻不放手,壓著他的頭吻的忘我。

  似是湖中的琉璃光影迷了人心智,又像是面前鬼魅太過勾人心魂,漸漸地,小道長停止了掙扎,手不自知地,攬上了那段如柳細腰。

  松散長發,輕紗衣帶,紅與灰,發絲與發帶,自涌動的水波飄蕩著,交纏著……

  顧西則坐在導演棚靜靜看著,指間的煙頭忽明忽暗,層層灰燼落在他質地極好的茜色西褲上。

  他卻絲毫沒有察覺,目光如初,一眨不眨地緊盯著王導演放給他看的剛拍好的鏡頭。

  那個吻,那些行為舉止,看的顧西則心煩意燥,卻又抬不起腿走人,一遍又一遍,仿佛是要把這些鏡頭刻在心上。

  旁邊陪著的王導演,眼見這第三遍就要開始了,他心慌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顧西則這副模樣,在旁陪著的人還有幾個不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的,不就是見舊情人和別的男人拍吻戲心里不爽了唄。

  王導演多精明的一個人,自從上次開機儀式上撞見顧西則把喬姬扯進懷里,他隱隱感覺顧西則像是起了要吃回頭草的心思。

  所以他怎么也不可能主動去讓顧西則看這一段戲的。

  只是這次,實在是沒料到他會來探班,而且還是大早上要收工的時候來,結果自己看的時候,毫無防備地就被顧西則撞了個正著。

  嘖……

  王導演掃了眼男人指間將要燃盡的煙頭,想提醒,又不敢上趕著招惹這會兒心情不好的顧西則,眼見那煙頭都要燙到手了,他不得已,上前說了句:“顧總,這煙,要不要換一根……”

  顧西則聞言終于收回了視線,他將手中的煙頭丟在地上,抬腳碾了兩下,順勢站起了身,極冷淡地問了句:“昨晚到現在,只拍了這一場?”

  話問出口,顧西則就后悔了。

  尋常一個吻戲,怎么說也要拍一兩個小時。

  這種水中吻戲拍一兩天的都有,問這話只會讓人知道他什么心思,于是顧西則不待王導演想好怎么回話,就又問了句:“人都去哪了?”

  王導演正不知道該怎么回,聞言忙引著他朝棚外走去:“都在化妝間呢,這會應該在換衣服吧。”

  .

  陸懷笙在水里泡了一晚上,渾身都濕透了。

  此刻,他閉著眼,安靜地做在木椅上任由助理幫忙卸著妝。

  目光無處安放,腦子里不自覺地就浮現出晚上拍戲時的場景。

  水中接吻并不容易,相反的,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要拍的唯美,拍的癡迷,無法呼吸還深吻,對主演是極大的考驗。

  事前,陸懷笙并沒有拍過吻戲,這還是第一次和女人接吻。

  在那樣的環境下,他一點吻技也沒有,盡管他只是被動的一方,可嗆到水這種事時常發生。

  有時剛找到感覺,下一秒,兩人抱著就浮出了水面,又要重來。

  所以這場到時可能連兩分鐘都不會有的鏡頭,他從凌晨一點不到,拍到天色將亮,累的手指都懶的動一下。

  “阿笙?睡著了嗎?”

  經紀人表哥見都卸完妝了,陸懷笙還躺在靠椅上一動不動,怕他睡著了著涼,走上前搖了搖他無力垂在身側的手臂:“去洗個澡把衣服換了,咱們就回酒店睡覺。”

  陸懷笙睜開眼,輕輕嗯了聲。

  陸輝把手里的的常服遞給他,“你先去沖澡,我給你收拾東西。”

  劇組財大氣粗,主演不是大影帝,就是顧西則的新歡與舊情人。

  這樣有實力與后臺的人,傻子才敢怠慢呢。

  于是主演的化妝間簡直裝修的極致奢華,中間大廳是休息區,兩邊才是單獨的化妝間,最重要的是角落里還有個淋浴間。

  拍戲經常摸爬打滾,化妝間有個沖澡地地方,要方便太多。

  陸懷笙于是就拿著衣服,朝淋浴間門口走去。

  抬手擰上門把,里面似乎也有一道力在擰動,陸懷笙還沒來得及多想,門就被里面拉開了。

  四目相對,似乎都沒料對方會這樣出現在眼前,皆是一怔。

  女人剛洗完澡吹完頭發,在滿是水霧的淋浴間里待久了,望著人的那雙清透眼眸似乎也籠上了層霧氣,眼尾雙頰處又被熏得有些艷紅,整個人嬌美又嬌媚。

  陸懷笙顯然是沒碰到過這樣的情形,半天沒回過神。

  喬姬經歷的事多了去了,這樣的小場面在她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她見狀上前一步,身子斜斜地靠在門框上,手指略帶深意地碰了下唇瓣,低聲嬌嗔道:“被你親成這樣,陸影帝要我怎么出去見人呢?”

  陸懷笙于是目光就從她眉眼處,落到了她手指輕碰的唇瓣上。

  喬姬的嘴不薄,有點肉,卻厚的恰到好處,勾唇笑時,豐唇魅惑誘人。

  眼下,那張往常勾的人總想多看兩眼的嫵媚豐唇,紅腫的厲害,充著血殷紅殷紅的,配著她含霧醉眼,撲面而來的一股靡爛感。

  美到極致,原來就是美的近乎腐爛……

  仿佛是被蠱惑了一樣,陸懷笙緩緩抬起手,捏起喬姬的下巴,低頭在她紅腫誘人的唇瓣上,印下一個吻。

  似羽毛撩過湖面,輕輕的,柔柔的,小心又珍貴。

  盡管喬姬迷惑人心的手段一等一的高,只一張臉,一個眼神就能讓男人深陷其中,可似乎從來沒有一個人這么吻過她。

  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卻能讓人感到被珍惜的感覺,她于是抬手撫上男人的腰,遲疑了下,終是沒能將他推開。

  門口,顧西則一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他心底一下子就躥出了一股邪火。

  他定定站在那里,冷冷問了句:“阿笙,碰我玩過的女人,不嫌臟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