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8、聲名狼藉女明星08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男人冰冷又惡毒的話語,聽在陸懷笙耳里,他回過神,慢慢抬起頭,先是垂眼看了眼面前人。

  女人也正在望著他,素凈的一張臉上,微腫的紅唇格外的惹人注目。

  像是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做了什么,陸懷笙一下子就紅了耳尖,他錯開眼,微微抿了下唇,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話落,他后退著要轉身走,喬姬卻拉住了他寬大的戲服袖子,側頭看了眼他紅紅的耳尖,問他:“怎么,害羞了嗎。”

  “你這個道歉,是為哪件事?”她輕笑著,像是沒有看到門口臉色越發冰冷的人一樣,接著問:“吻傷我的唇,還是……在戲外的這個吻?”

  陸懷笙沒料到她會拉著他不讓他走,也沒想到她會問出這樣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之前接吻是因為拍戲所需,她的唇被吻傷了,他自己的也沒好到哪去,道歉當然是為了剛剛那個吻。

  可女人卻特意問了這么一句,陸懷笙于是回眸看了她一眼。

  女人側著臉,笑得有些意味深長,似乎想要的并不只是一個簡單的答案。

  陸懷笙想了下,轉過身看了眼那被素白手指扯住的衣角,極正色地說了句:“如果你想……我會負責的。”

  聲音有低,但帶著股認真的味道。

  喬姬聞言就笑了,只是笑容里多少帶上了點涼薄,語氣也淡些:“認真就不好玩了,陸影帝。”

  門口早已經只剩下顧西則一人,王導演等人一看情況不對就都知趣地退了出去。

  眼下,顧西則已經恢復了以往的冷靜,見喬姬撩了人就收手,對她的做法雖然很看不上,但心底至少算是平靜了下來。

  他走上前,抬手拂開喬姬扯住陸懷笙衣角的右手,沒去看女人斜他的臉,只半是認真地告誡了陸懷笙一句:“阿笙,這種女人,你碰不得。”

  陸懷笙抬眼和他對視,疏淡的雙眉微微蹙起,語氣少見地有些冷:“因為跟過你?”

  “你不懂。”

  顧西則雖然和陸懷笙玩不到一起,但兩家之間的情分還是很深的,所以有些事情看見了知道了,怎么說他都是要管一管的。

  陸家命.根子一樣寵著疼著的小公子,身邊女人這種事,都是千挑萬選早就看好的,怎么也輪不上喬姬這種女人。

  所以顧西則又說了一句:“想談戀愛了,回家讓叔叔給你安排一個。”

  陸懷笙于是就笑了,清淺的笑容在他干凈的臉上綻開,好看又陌生,因為不常這樣露齒笑,一時間讓看到的人都莫名有些失神。

  他沒說什么,只又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喬姬,見她只是對自己笑,仿佛是在附和顧西則說的話一樣。

  陸懷笙見狀眸光微斂,轉身朝身后的化妝間走去,穿著寬大道袍的背影,莫名有些悲涼與落寞。

  見人走進了屋,顧西則收回視線,微瞇著雙眸,盯著喬姬的紅唇,冷笑了聲:“有些人,不是你能隨便亂攀的。”

  喬姬也收了往常掛在嘴角的笑,眸光微冷地回視他:“跟過你,就算臟了嗎?”

  她素凈的臉上沒什么表情,稍顯冷艷,語氣也微微有些嘲弄:“那請問你是有多臟呢,顧西則。”

  顧西則聞言有些恍惚,這似乎是他曾經對女人說過的話……可女人說的也有些道理,她只跟過他一個人,如果這樣也算臟的話,那他自己,又該有多臟呢?

  顧西則被問的失了興致,表情冷淡地留了句話就走了。

  “聰明的,就給我安分點。”

  .

  夜半三更,陸懷笙靜靜坐在湖心亭的石凳上,雙眸極冷地盯著前方通往陸地的長橋。

  下一瞬,長橋那端就走來了一個撐著素面油紙傘的紅衣女子。

  她長相艷.麗,身姿曼妙,一步一步地自煙雨蒙蒙中走來,像是勾人魂的絕色鬼魅。

  陸懷笙見她走進湖心亭,就錯開了眼,那女子卻上前一步,似乎是想坐在他身邊。

  陸懷笙不喜與陌生人坐的太近,于是極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她卻勾唇笑了起來,兩步走到他面前,背對著石桌坐了上去,下一秒,手指就勾起了他的下巴,身子前傾著幾乎要碰到他的臉。

  他想往后退些,女人卻似乎察覺到他的意圖,笑著撒嬌道:“阿笙,我想你親我。”

  陸懷笙被她的話嚇到,總覺得女人不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可女人勾在他下巴處的手,慢慢地就移到了他的唇角,動作輕柔又極曖昧地來回摩挲了兩下,漂亮的雙眸有些黯然地問了句:“你不愿意,是嫌我臟?”

  陸懷笙莫名不喜歡她這樣說。

  見女人低垂著眉眼,神色仿佛很受傷的樣子,他有些心疼,手不自覺地就握上了女人摁著他唇角處的那只手腕。

  亭外月色越發朦朧看不清,陸懷笙微微仰起臉,女人順勢低下頭,嘴唇輕輕一碰就分開了。

  下一瞬,女人又雙手捧起他的臉,熾烈地吻了上來。

  亭角輕紗隨風飄揚,在空中一蕩一蕩地,兩人不知道怎么地就滾在了一起。

  陸懷笙回過神時,女人已經衣衫盡褪地躺在了石桌上。

  曼妙身姿,未著寸縷地躺在艷紅色的衣袍上,白的晃人眼。

  她左手隨意又撩人搭放在頭頂,迷離美眸幽幽望著他,另一只手,正要來攀他的脖子……

  只一眼,陸懷笙就被嚇醒了。

  他滿頭是汗地在床.上躺了會,半天沒回過神。

  夢到這樣香艷的情景,多少令人有些尷尬,特別是夢里的那個女人還是熟悉的人。

  以后要怎么去面對她……

  陸懷笙想起早上在化妝間時,她語氣極淡地對自己說的那句話:“認真就不好玩了,陸影帝。”

  可陸懷笙想,連做夢都能夢到她,他一定是喜歡上她了吧。

  只是,她似乎只想玩玩而已……

  .

  自從上次顧西則來探班后鬧了不愉快,喬姬已經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沒再見過他了。

  雖然明面上和他的關系沒什么進展,但喬姬最是了解男人。

  憑他上次那句“給我安分點”,喬姬就知道,這個男人,離上鉤,已經不遠了。

  果然,這天夜景的時候,男人又來了。

  今天要拍的戲份是喬姬這部電影的第二個吻戲。

  合作對象是正朝顧西則走去的陳柔。

  似乎是陳柔說了什么,顧西則抬眼朝喬姬坐的這邊看來,喬姬和他遠遠對望了一眼,就低下頭沒在理他。

  顧西則卻沒收回視線,聽陳柔在身邊繼續說著:“……等下就要和沈喬姐拍吻戲了,我這心里還挺緊張的,哈哈……”

  見身邊男人沒在聽自己說話,陳柔干巴巴地笑了兩聲就不再說什么了。

  她已經感覺到了,顧西則似乎已經對她沒什么興趣了。

  上次聽說他來探班的時候,她正在酒店里睡覺,聽經紀人打電話說他來了,讓她趕緊收拾一下,免得等下男人去的時候被他看到不好一面。

  陳柔當時雖然很累,但還是強忍著睡意,爬起來急匆匆沖了澡,化了個淡妝。

  可她收拾好后,在酒店整整等了兩個多小時,也沒等來男人一個電話。

  經紀人也很氣,打電話問她:“顧總不是來看你的嗎?怎么連見都沒見上一面,人就直接走了?”

  陳柔當時心就涼了半截,顧西則來之前沒有給她說過一聲要來探班的事。

  他那么忙的一個人,硬擠出一點時間來劇組,看的不是她這個才好了兩三個月時間的新歡,又能來看誰呢?

  答案不言而喻。

  不是沈喬,還能是陸懷笙不成?

  陳柔跟著顧西則往拍攝的院子走去,心里微微有些發苦,她年輕貌美又有文憑,是正經的大學生,雖然氣質不如沈喬有風情,但清純甜美也是有的,怎么顧西則就又對這個舊情人上了心呢?

  陳柔看了眼不遠處坐在屋外廊下里的喬姬,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這個女人可真煩呀,陰魂不散的,分了手,各方面補償也沒少拿,怎么就能這么不要臉的總纏上來呢?

  “你剛剛說什么?等下要和沈喬拍吻戲?”

  前面突然傳來顧西則的聲音,陳柔回過神,臉上瞬間掛上了笑容,“是呀,顧總要留下來看嗎?”

  顧西則沉默了片刻,半晌,淡淡說了句:“我定了宵夜,你記得早些拍完。”

  陳柔聞言眸光微暗,極輕地嗯了聲:“知道了,不會讓顧總久等的。”

  聽說上次顧西則提前走,是因為碰到沈喬那女人和陸懷笙整整拍了一晚上的吻戲,生了氣才走的。

  這次,她和沈喬拍吻戲,顧西則又這樣說,也是不想她和沈喬接吻的吧,就算她是個女人……

  想到這,陳柔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唇角,又看了眼坐在廊下看劇本的喬姬,眸光漸漸地,就深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