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要和你復婚 135、靳承澤X蘇葳蕤4

小說:誰要和你復婚 作者:盛世白衣 更新時間:2021-04-28 00:36:57
  也不知道是不是蘇葳蕤的那些話讓他起了心理作用,這段時間好像真的沒有人來故意的找他麻煩。

  其實他不知道的事,有一天蘇葳蕤和沈安瑜聊天狀似無意的說到了這件事,沈安瑜知道了也就意味著靳擇琛知道了。

  按照靳擇琛的話來說就是,我弟弟我自己隨便欺負,你們其他人算那根蔥。轉頭就和蘇家律師一起,把那些人整了個夠嗆。

  大家瞬間明白了靳擇琛的立場,原來兄弟倆只是表面不和,這樣一來誰又干在繼續做什么,都知道靳承澤的背后還是整個靳家。

  一來二去的,蘇葳蕤總是有意無意的和沈安瑜聊起靳承澤來,問他以前問他日常問他一切。

  這樣的意圖太過明顯,沈安瑜笑吟吟的在那頭問,“你是不是喜歡上我家小弟了?”

  蘇葳蕤一時間愣住,她以前沒想過這個問題。只知道想多和他說話,想多了解他。所以她會時不時的給他發消息,如果可能還會想辦法約他出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

  但是今天被沈安瑜這么一說,她好像覺得,自己應該是喜歡他的。

  不然何必把時間和精力全放在一個人身上,這樣關注他,喜歡看他笑,看到他被人欺負就又是生氣又是心疼的,不是喜歡,還嫩是什么呢。

  蘇葳蕤忽然意識到自己真的喜歡上了一個人,心里美的不行,高興自豪的溢于言表,“對啊,我喜歡他。”

  “喜歡就喜歡唄,你忽然驕傲起來是怎么回事?”沈安瑜忍不住在一旁笑她。

  她簡直恨不得昭告天下,我蘇家大小姐終于有喜歡的人了!

  可是,靳承澤好像還不知道。

  她也沒追過什么人,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只能依舊每天看到好玩的就分享給他,遇到有趣的事情也說給他聽。

  靳承澤有時候會回,有時候沒什么反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都看了。

  其實他真的都看了,看的時候嘴角都帶著笑意。但卻不知道要回她些什么,不敢回應。

  蘇葳蕤從未就不知道失敗和退縮是什么,她依舊穩扎穩打的,甚至橫沖直撞。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幾個月后。

  曾佩佩忽然去世了,死于自殺。

  誰都沒有想到她會忽然蘇醒,醒過來的時候靳承澤還在隔壁房間睡覺。靳承澤在睡夢中,隱約覺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臉,耳邊有著溫柔慈愛的低語。

  再之后便聽到了一聲悶響,過了不久樓下喊有人自殺時他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有人敲他的門,他才發現曾佩佩原本躺著的病床上,竟然空空如也。

  靳承澤只是覺得很震驚,竟然都沒來得及難過。他不懂,一個人究竟是多想死,才會在被救活好不容易醒過來的那一刻,繼續尋死。

  她是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吧。

  靳承澤覺得,他應該尊重曾佩佩的選擇。

  葬禮是他一手辦的,辦的很低調。幾乎沒什么人知道,就連沈安瑜他們也是在下葬后一周才知道的。

  蘇葳蕤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等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哭的不能自已。

  找到靳承澤的時候,他一個人在靳家老宅里。那里長期沒人打理,僅僅才過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竟然荒草叢生破舊又安靜的像個鬼屋。

  這里像是一座精美華麗的牢籠,困著貪婪沒人性的猛獸。如今猛獸已逝,這座精美的牢籠也失去了它的價值。

  靳承澤安靜的坐在自己的臥室里,安靜的就好像要和整個死宅融為一體。他比以前更加的更不易引起人的注意,好像和世界唯一的聯系都切斷了一樣。

  “靳承澤。”蘇葳蕤顫抖的叫他。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里呆了多久,整個人都有些恍惚,聽到聲音時他下意識的回頭,還沒反應過來,懷里便多了一份柔軟。

  蘇葳蕤抱著他哭得直發抖,哽咽著說:“你別這樣,你難過就哭出來好不好。”

  他什么樣?

  靳承澤有些詫異,他其實真的不難過。

  “你來了。”他抬手,輕輕揉著懷里女孩的頭,像是安撫般,“哭什么?”

  他直覺蘇葳蕤會來,如果這世上還有一個人會來找他,那就應該是這個女孩了吧。

  蘇葳蕤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哭,她只是覺得靳承澤真的好難,他越是這樣和沒事人一樣,她就越難過。

  她心都快碎了。

  蘇葳蕤邊哭邊問,“你為什么在這啊。”

  這里安靜的太可怕了,她一路走來心里都在打顫,她不知道靳承澤在這里待了多久,又是怎么待下去的。

  靳承澤沒遇到過女孩哭,一時間有些無措。只是十分笨拙的輕輕拍著她的背,可是他的動作又卻是十分溫柔的,就像是在哄小孩一樣。

  他似乎覺得好笑,可卻又因為長期的沒有進食和喝水,嗓子嘶啞的厲害,“我不在這,還能在哪兒呢?”

  這話又讓蘇葳蕤開始止不住哭了,對啊他沒家了,這就是他的家,他還能去哪啊。

  蘇葳蕤那句“你去我家”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被靳承澤一句“我要回美國了”所打斷。

  她整個人愣住了,眼淚還掛在睫毛上,像是失語了一樣,過了半天才吶吶的問,“那你還會回來么?”

  靳承澤輕輕抬手,擦掉了她的眼睛。那眼淚灼熱的,燙的他手不自覺的抖了下。

  他本想說“不回來了”,可是看著蘇葳蕤的表情,話到了嘴邊又變成了,“有機會會回來的。”

  這句話敷衍的意思的太過明顯,蘇葳蕤大腦一片空白,一切只憑借下意識,說:“我和你一起去。”

  靳承澤身體不自覺的緊繃了下,隨后哭笑不得道:“你還要上學。”

  蘇葳蕤忽然覺得很無力,她為什么就只還是一個學生。她有些不死心的掙扎著,“你為什么要回去。”

  其實這個原因他們都懂,這里他沒有家沒有朋友。

  兩個人沉默的不說話了。

  可蘇葳蕤又想問,那我呢,你不能為我留下么。

  但她終于沒敢問出口,無法無天的蘇大小姐,第一次膽怯了。

  萬一靳承澤沒那個意思,或者……僅僅只是對她有那么點好感。可那些好感,可能完全不夠讓他留下來。

  萬一她這么一問,把話題挑明。他就徹底退縮了怎么辦。

  她還有半年就畢業,其實她有的是時間。如果在快一點,她其實下學期沒什么課,她到時候還是可以去找他。

  給彼此一點時間也好。

  蘇葳蕤的如意算盤打的很好,可靳承澤不知道。他是真的以為,他們就到這里了。

  靳承澤離開的那天,蘇葳蕤前來送機。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靳擇琛和沈安瑜竟然也來了。

  靳擇琛仍是不緊不慢的有些欠揍道:“國外的空氣那么清甜么?想回來就回來,我在這還沒人敢說閑話。”

  他整個人都驚呆了,沈安瑜又小聲和他說:“你哥還是向著你的,留在國內多少有個照應,總比在外面好。”

  兩口子說完,便自然而然的退到了一旁。把空間留給蘇葳蕤。

  他有點緊張,怕小姑娘哭。

  可蘇葳蕤只是撅了下嘴,有些不高興。就像只是送他出去度假似的,說:“快走吧,要趕不上時間了。”

  靳承澤覺得,一定是今天的打開方式不對,怎么每個人都怪怪的。他又不確定的問了一遍,“你就……沒有別的想和我說的了?”

  他以前怕她說,現在也是有點怕的,但是……

  只見蘇葳蕤想了想,說:“一路平安。”

  靳承澤:“……”

  -

  之后的日子里,蘇葳蕤仍是像以前那樣,有什么好玩的就分享給他。

  慢慢的他習慣以后,也會把咖啡廳里有趣的事將給她聽,或者拍到好看的景物發給她。

  其實這里才是他的大本營,很多好朋友。可是心里總有一絲牽掛,留在了國內。

  “Jin,笑的這么開心,又在和你美麗的小女朋友發消息么?”

  靳承澤仍垂著眸子,只是嘴角蕩開抹笑意,糾正他,“不是女朋友,只是……好朋友。”

  “得了吧,哥是過來人,你臉上的那種笑,只有對著喜歡的人才會有。”

  靳承澤不在反駁,他喜歡,可她值得更好的。

  他剛剛只是在看兩個人的聊天記錄,距離上一次聊天已經過去十好幾個小時以前。

  ——她說她媽媽難得下廚,醬鹵牛肉好好吃。

  ——他回了句,他也想吃了。

  很普通的一句對話,他卻看得有些出神。就在這時,Jon忽然喊了句,“Jin,有個美麗的中國女孩找你。”

  他心臟一緊,像是怕失望可卻又迫不及待的回頭,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人。

  蘇葳蕤笑著對他擺手,“不是吧,才兩個月沒見就不認識了?”

  “你怎么來了?”

  蘇葳蕤不答,而是舉著手里的東西,“拜托,幫我一下,我快要累死了。”

  Jon早已識趣的離開,靳承澤這才如夢初醒般幫她將行李拿過來,自然而然的帶著她去了離這里不遠處,自己住的地方。

  靳承澤在房間里吃到了醬牛肉,吃的時候他吶吶的問,“怎么這個也帶來了。”

  蘇葳蕤笑的有些狡黠,“你不是想吃了么,這么點愿望我當然要滿足你。”

  他看著她笑,忽然嗓子有些發干,他的愿望或許不僅僅只是如此。

  蘇葳蕤就在這里住下,這是間單身公寓,靳承澤去和Jon擠住。

  兩個人在各個景點游玩,這不是她第一次來,可是卻比每次玩的都快樂,因為旁邊的人不同。

  她沒說什么時候走,靳承澤也沒問,但卻每天處在不安之中。他忽然好像懂了中二時期聽得那些歌,歌名都帶著時代獨有的非主流——死了都要愛。

  “把每天都當成末日來相愛,一分一秒都美到淚水掉下來。”

  他當時覺得可笑,可現在……

  雖然沒那么夸張,他卻真的每天都投入全部的精力與熱情,和蘇葳蕤在一起。陪她瘋,陪她玩,陪她做一切刺激或幼稚的事。

  兩個人在街道上自由的奔到,在山頂看日出,在海中游泳沖浪。

  靳承澤這才知道,原來生活可以這樣有意思,他也可以這樣有激情。

  他晚上正想著明天要去哪玩時,蘇葳蕤站在門外忽然告訴他,自己要回去了。

  靳承澤也只是愣了下,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手攥成了拳頭,然后輕笑著說:“好,我明天去送你,早點睡。”

  他后背一僵,因為他好像聽到了蘇葳蕤若有似無的嘆息聲。

  蘇葳蕤走了進來,站在他面前,還是用著以前的那種語氣,“都和你說啦,笑不出來就不要笑了。”

  靳承澤嘴角有些僵硬,還沒等他說什么,唇上便落上了一抹柔軟。

  他大腦空白,只覺得那唇好軟,在他想要更多的時候,蘇葳蕤卻又驟然離開。

  輕輕的在他耳邊說了句,“我喜歡你。”

  靳承澤真的懵了,手腳呼吸都不是自己的,當他堪堪冷靜下來時,卻又見剛剛那個把他撩撥不行的人,悠悠然的走了。

  只留給他一個瀟灑的背影。

  他想了一個晚上,告訴自己按捺住心思,等第二天早上再問。

  可是第二天過去的時候,卻只發現了一張字條,人早走了。送機都沒用上他。

  靳承澤這幾天過的,哪哪都不對。微信消息也沒了,無論他說什么,她都不回復。

  再得到她消息時,是從沈安瑜那里。

  只是問他十月要不要回來,大家一起過個節。

  他原本沒有回國的打算,可是現在他哪里還呆的下去。他覺得一切全都亂了。

  沈安瑜又說了兩句,隨后又無意間說了句,“十月就是象征著團圓吶,連結婚的人都那么多。”

  靳承澤眉心直跳,誰要結婚?值得沈安瑜去參加婚禮的人,還能有誰?!

  沈安瑜掛掉電話后,又給蘇葳蕤撥了過去。贊嘆了一聲,“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這個小姑娘這么有手段的。”

  “怎么樣怎么樣,他什么反應?”

  沈安瑜想了想,“好像是被嚇傻了,我后面又說了幾句,他只會嗯。”

  蘇葳蕤有些得意了,“我要是再不出擊一下,我們要僵到什么程度。”

  “那你不怕他被嚇的,就這么算了?”

  蘇葳蕤嘆了口氣,“他要是算了,我就在想想別的辦法嘛。”

  -

  蘇葳蕤每天都在等,強迫自己不去回他消息。

  但是靳承澤沒讓她等太久。

  兩天后,她的微信里再次收到靳承澤的消息,和之前的有些不太一樣。

  ——蘇小姐,不知道有沒有幸,做我的向導帶我游一下津城。

  蘇葳蕤輕咬著唇,當時他們見面,加微信時,他就是用的這個理由。

  她那個時候,是想利用他打探一下靳煒業的情況。而他大概也是想知道沈安瑜的情況。

  大家相互利用。

  可是時隔一年多在看,一切都變的不一樣。

  像是冥冥之中,又像是早有安排。

  ——沒空!忙著結婚!

  她回了過去,受不了這個時候他還在跟她打太極。

  靳承澤看到知道她要結婚的消息時,就一直忐忑到現在。他處理好了在美國的一切,趕回來。

  兩天沒怎么睡覺,竟然還是來不及了。

  他抬頭,看著不遠處的房子,明明那么近又那么遠。

  像是有心靈感應似的,蘇葳蕤忽然從床上爬起來往下看。

  這一看,剛剛的那些矜持和矯情全都拋到了腦后,連衣服也沒換的就那樣的沖了出去。

  蘇葳蕤一出去,就看到人耷拉著腦袋往回走。她沖過去把人抱住,埋怨道:“被拒絕了一下你就要走,你就不能為我多堅持一會么?!”

  靳承澤愣了下,感受到懷里的柔軟,然后說:“沒想走,想找個地方先睡一覺。兩天沒怎么合眼,我得養足了精神去搶婚。”

  這句話半真半假,搶婚那步他還不想走,但他是真的得睡一覺,想想要怎么做才可以。

  蘇葳蕤被他這回答打的措手不及,整個人愣住了,“啊?”

  靳承澤斜睨著她,揉著她頭問,“不是忙著結婚么?”

  蘇葳蕤輕錘了他一下,“我這不是怕你真的嚇跑了么!”

  “在你心里我就這么愛退縮?”

  蘇葳蕤點頭。

  靳承澤揉了下鼻子,“看來我以后得好好表現了。”

  兩人含笑對視著,在街上旁若無人的擁吻著。

  早就喜歡上她了。

  當時沈安瑜陪外婆檢查身體,她跟在一旁。

  她出來買東西喝,剛巧遇到了他。

  那個時候他沒精力寒暄,只是沖著她點了點頭,便去拿旁邊的咖啡。

  蘇葳蕤將他手一擋,隨后往他手里噻了瓶牛奶,“好晚了,喝點牛奶早點睡,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那是出事以來,他得到的唯一安慰。

  也許那個時候,他就喜歡上她了吧。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他的太陽終于升起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從五月到現在,整整五個月的時間,感謝大家的一路陪伴,到這里,故事就暫時完結了。其他的,就讓他們在另一個時空繼續幸福快樂下去吧。

  第一次寫這么長

  這本書真的給了我好多的第一次

  謝謝大家的支持,提前祝大家十一和中秋節快樂

  順便求個作收和預收啊,看看我可憐的作收吧,全訂的如果喜歡麻煩給個五分好評啊

  鞠躬,下本有緣再見啦,揮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誰要和你復婚,誰要和你復婚最新章節,誰要和你復婚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