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打臉日常 第162章 沈霜秦淮琛(下)

小說:太子打臉日常 作者:起躍 更新時間:2021-05-14 15:11:45
  ——沈霜秦淮琛——

  下

  沈霜最后跟著董家大夫人去了江陵,名為探親。

  太子趕路趕得急,路上幾乎不帶歇停,車速一慢下來,秦將軍便會去沈霜的馬車前,問候一番,兩人一來二往,江嫣終是看了出來。

  秦將軍一走,江嫣便傾過身來,在沈霜耳朵跟前說道,“秦家倒是個不錯的世家,秦將軍年輕有為,在江陵可是有名的青年才俊。”

  沈霜臉色一紅垂下頭,雖害羞,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些秦家的事情。

  江嫣都告訴了她,“秦家一共有三房,秦將軍是大房秦大人和秦夫人所出,是秦家的嫡長子,秦家人人對其寄予厚望,秦將軍也沒讓他們失望,年紀輕輕就跟著太子上過戰場,幾年下來,已是太子身邊的一名名將,前途不可限量,且秦府在江陵的家風也甚好,沒有聽說鬧過什么事,幾個兄弟姐妹之間也是極為和睦,唯一的一點,可能就時秦將軍的母親,大夫人是尚書府的嫡出小姐,難免會注重門第。”

  江嫣說這個,也是想讓沈霜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當初秦夫人答應了林府的那樁親事,看上的也是林家駙馬爺的那層關系,如今同林家退了親,以秦家的門第,再在江陵議一門門當戶對的親事,不難,沈家雖在芙蓉城的名望高,但到底只是一介醫藥世家,沒有什么可助的勢力,況且沈霜還是沈家的庶女。

  江嫣說完又寬慰了她,“我瞧得出來,秦將軍對霜妹妹是真心相待,所說如今婚姻之事都是父母做主,可秦將軍若是有了那個心,必定會為自己爭取。”江嫣說完,又握住了沈霜的手瞧了她一番說道,“再說了,咱霜妹妹也不差,不僅樣貌生的靈秀,還有一顆善心,在芙蓉城霜妹妹算是立了功勞,若是講什么門第,等到皇上的賞賜一下來,霜妹妹進宮向皇后娘娘討一門親事,又豈非難事?再者,我江家在江陵也算是有些名望,你是我四妹妹的表妹,那也就是江家的表親,將來等霜妹妹嫁人,我江府便是霜妹妹在江陵的靠山。”

  沈霜紅著臉謝了江嫣,說了聲,“嫣姐姐莫要笑話我了,什么嫁人不嫁人,八字沒一撇的事,還早著呢。”

  江嫣便也沒有逗她,親事沒有成之前,傳言傳出去,吃虧的人是沈霜,回到江陵后,沈霜見了江老夫人,半個字沒提秦將軍,江嫣也是裝作不知道,瞞了下來。

  倒是秦將軍一回到江陵,同家人團聚寒暄過后,便迫不及待地就去找了秦夫人。

  秦將軍的性子如何,秦夫人最了解,做事沉穩,從來都不浮躁,秦夫人這回還是頭一次見秦將軍的神色帶了些急躁。“怎么了?”秦夫人心頭一跳,緊張地問他,經歷了那么大一場瘟疫,秦將軍險些沒回來,秦夫人如今是經不起嚇。

  秦將軍卻說道,“我想請娘替我去提一門親事。”

  秦夫人愣了愣。

  以秦將軍的年紀,按理說是該成親了,之前同林家的六姑娘許親,秦夫人問過他,他沒有半點反應,一句,“母親選好了就好。”秦夫人便也替他做了主,之后林家的親事一退,秦夫人心頭早就在江陵給他在暗中相看人家,若不是這場瘟疫,說不定年跟前,秦將軍的婚事就另有了著落,誰知竟發生了瘟疫,秦家人哪里還有心情再說親,只盼著他能平安回來。

  如今人回來了,秦夫人還沒來得及細問到底經歷了什么,便聽到了他主動提起了自己的親事。

  能如此緊張,那一定是他喜歡的人。

  秦夫人便問,“不知我兒瞧上的是哪家姑娘?”

  秦將軍說,“芙蓉城沈家。”

  秦夫人愣了愣,一時沒想起來,沈家是哪家,秦將軍見她疑惑,便解釋道,“芙蓉城有名的醫藥世家,沈家,也是江家二夫人的娘家。”

  說江家二夫人的娘家,秦夫人這才想了起來,一時心頭落了落,想著那門第實在有些低,卻還是笑著問了一句,“是沈家哪個姑娘。”

  秦將軍答,“沈家庶出三姑娘,沈霜。”

  秦夫人一口涼氣吸了上來,這怎還是個庶女呢,秦夫人從出生就身在高門,一言一行都是都極為的大方,前頭有了林家六姑娘那事,秦夫人愈發覺得該給秦將軍尋個門第好的姑娘,她暗里相中的一處人家,是韓家的那位五姑娘,雖沒見著人,但聽媒婆透露出來的風聲,韓家五姑娘甚是乖巧懂事,誰知,她還沒有開口,琛哥兒倒是先給自個兒尋了一門親事,且家世竟是比當初的六姑娘還不如。

  秦夫人一時不知該如何回話,倒也不是瞧不起門第低的姑娘,而是覺得那寒門養出來的姑娘,多半都是小家子氣,提不上臺面,往后撐不起她秦家大夫人的場面。

  秦將軍卻又說道,“她這回來了江陵,母親還是方便,可以去江家瞧瞧。”

  秦夫人怔住,看著她這個一向懂事聽話的兒子,知道這怕不是來同她商量的,這是來知會她一聲,只需她去替他做主的,如此,秦夫人倒是想見見那么沈家的三姑娘,到底長成何模樣,才能讓她的琛哥兒如此著迷。

  見到沈霜的第一眼,秦夫人有些意外。

  模樣雖清秀,但也不是那讓人一眼就驚艷的姿色,秦夫人心頭還在納悶,沈霜到底是哪里吸引了琛哥兒,好巧不巧地就遇上了韓家五姑娘,兩個姑娘立在一起,沈家姑娘的氣勢沒輸韓五姑娘半分,且態度冷靜,沉得住氣,幾句話下來,將那韓家五姑娘的一顆歹毒之心給逼的原形畢露,說到了江家二夫人頭上,瞧著沈家三姑娘身子瘦弱,可那一巴掌扇在韓家五姑娘臉上,力氣可不小,盛怒的眼神,硬是唬住了韓家五姑娘,秦夫人便也明白了,她那兒的眼光沒有錯。

  沒想到這沈家門第倒是出了幾個不錯的姑娘,當年的江二夫人如此,如今這沈三姑娘,倒也算是一個。

  后來回到射箭場子上,秦夫人坐在了江夫人跟前,沈霜一句話都沒吭,江家大夫人心疼,道是她心里難受,拉著她到跟前,問她疼不疼,她笑了笑,“小時候我被馬蜂蜇過,腫的可比這個還高,父親為我敷藥,我兩個姐姐在旁邊笑話說,說我成了天蓬元帥,我不服氣懟了回去,結果話還沒說清楚,哈達子先流了出來,痛倒沒覺得痛,就是臉有些僵硬,不敢說話,怕失態。”

  江夫人那臉色原本緊繃,硬是被這番話逗得笑了出來,秦夫人也跟著笑,“那你好生坐著,我讓丫鬟去帳營拿藥。”

  沈霜坐下后,秦夫人就忍不住對江夫人說道,“這沈家三姑娘,真是不錯。”

  江夫人半晌才領悟到她那話的意思,轉頭看向秦夫人,見她目光正盯在沈霜身上,一時便也明白秦夫人的意思,之前沒想到,江老夫人出來時,還讓她多盯盯場子上的人,沈家姑娘已經到了議親的年紀,若是能在江陵尋一門好人家,以后就不用再回芙蓉城了。

  沒想到,這一來就成了,且還是門戶極好的秦家,江夫人心頭也有了期待,正等著秦夫人再接著往下說,秦家的那位秦將軍卻是突地就闖了進來,手里拿著一袋子的冰塊,也不顧大伙兒的目光,直接遞到了沈霜跟前,江夫人一時愣了愣,便見沈霜一把從他手里奪過,羞得抬不起頭,心頭納悶了一陣,終于反應了過來,秦將軍怕是同沈霜在芙蓉城就已經認識了。

  “原來將軍早就認識我們表姑娘。”江夫人同秦夫人說了一句,秦夫人尷尬得很,忙地賠罪,“讓侯夫人見笑了。”秦夫人大抵也沒料到她兒子會當著這么多人心疼人家姑娘,事情到了這一步了,該說的話就得說明白,這沈家的三姑娘,她認了,就該進他秦家的門,便客氣地同江夫人說道,“改日我便上門找老夫人說說兩個孩子的事,也好讓老夫人帶我問問沈家的意思,這表姑娘模樣好人也機靈,我倒是喜歡得很。”

  秦將軍自從那日對母親提了沈霜的婚事后,便一直沒有得到母親的答復,如今聽母親如此說,心頭的歡喜掩飾不住,對秦夫人說了聲,“多謝母親。”這聲道謝,便是將他自己劃到了沈霜的那一方,秦夫人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旁的事情他能沉住氣,怎的到了娶媳婦這事上就如此急躁。

  秦夫人怕他再呆下去,還指不定做出什么羞人的事,忙地拉著他就走了出去。

  沈霜同韓家五姑娘的事,秦家的幾個兄弟姐妹也都是跟著秦夫人,親眼見證了,午宴時秦家的幾個姐妹的目光就一直在沈霜身上,最是調皮的秦小娘子,硬是對著沈霜的后背,悄聲喚了一聲,“嫂子。”

  那聲音雖小,卻還是鉆進了沈霜的耳里,沈霜下意識地回頭,就見到秦家的幾個兄弟姐妹,一臉和睦地同她笑了笑,沈霜臉色突地辣紅,對秦家那一堆人微微俯了俯身,打了下招呼,那秦家的小娘子便興奮地說道,“瞧瞧,咱嫂子可是比那韓家五姑娘強多了,昨日我來,特意去看了一眼韓家五姑娘,那鼻子都快翹上天了,一看就不是咱們秦家人,霜姐姐才是。”

  秦將軍和沈霜的婚事,很順利,太子妃成親的那日,沈家大爺來了江陵,秦夫人便在江老夫人的見證下,同沈家大爺提了這事,沈家大爺在芙蓉城知道的要比秦夫人早,秦將軍對沈老夫人說的那話,他也知道,當時也沒抱什么希望,自己是什么門第他心里有數,就怕霜姐兒往后嫁過去在那深院里會吃虧,倒也沒料到秦夫人的態度會如此熱情,心頭一松,便說道,“只要兩個孩子過得好,怎么著都成。”沈家大爺想著兩地相隔甚遠,婚禮一切從簡,前頭剛帶著沈霜回到芙蓉城,秦家提親的隊伍就跟上來了,還是皇后賜的婚,三媒六聘,每個步驟都沒有落下。

  沈霜出嫁的那一日,沈家人都很喜歡,最激動的還是數周姨娘,一陣忙乎去上了香,感謝沈家的祖宗保佑了沈霜這么好的一門親事,之后又拉著沈霜傳授了她心里的那些小九九。

  結果一出來就被大夫人說了一通,“這親事,都是霜姐兒自己爭取來的,可不是祖宗保佑來的,你啊,就少給霜姐兒說那些多余的話,什么后院爭斗多,萬事要替自己做打算,你在我沈家這么多年,我可曾有虧待過你?那秦家是大門戶,秦夫人是名門出身,就憑這回親事的安排,霜姐兒將來也不會在秦家吃虧,就算吃點虧,又如何?吃虧是福,那說明咱們霜姐兒長大了,人活一輩子可不能處處都算計,也別當旁人都是傻子,自作聰明反而不討喜。”

  周姨娘憋著一口氣,臉色都青了,這擺明了就是在說她了,“我,我怎么就......”

  沈大夫人打斷了她,“你要是在浪費時間說這些,明日等霜姐兒一走,你再想說點體貼話,就得去一趟江陵了。”

  周姨娘沒吭聲了,回頭去收拾自己這些年攢的細軟。

  沈霜出嫁時,嫁妝同沈家嫡出的兩個姑娘一樣,唯一的區別怕也就是這門親事是皇后賜的婚,當初沈老夫人對太子說,沈家不求什么,她那孫女心氣高,要真給沈家獎賞點什么,那就只算沈霜的功勞便罷,太子陳溫回去同皇后稟報后,皇后又打聽了一些情況,見秦家沈家兩家本就有那個結親的意向,便錦上添花,給了一道賜婚的圣旨。

  芙蓉城太遠,成親那日沈霜是從江家走的,沈家的幾個兄弟姐妹也都跟了過來送親,江家的賓客擠破了門,秦將軍過來接人時,被江家的幾個姑爺還有沈家的兄弟攔住,好一陣折磨,惹得門前一陣一陣的哄堂大笑,最后還是秦家的那位小娘子,一把銀錠子掃下來,看熱鬧的人紛紛去撿,秦將軍趁著一團亂,找了個縫隙鉆了進去。

  沈霜一身嫁妝蓋著火紅的蓋頭立在跟前,秦將軍心口突地一悸,正要去牽她的手,身后又是一陣鬧騰,“將軍接媳婦,怎么也得給咱們吟幾句詩來表示表示不是?”

  江家的二姑爺是自己曾經吃了虧,也不想旁人好過。

  話音剛落,秦將軍一個彎腰,卻是將沈霜抱了起來,直往門口的轎子上奔去。

  “喲,將軍這是搶人了......”

  在沈家是秦將軍被戲弄,到了秦家,便是一堆的小姑子嬸子圍著沈霜,七嘴八舌,逗得沈霜一張臉,一陣一陣地燒,等夜幕降臨,一切平息下來,兩人均是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秦將軍側目看向了沈霜,沈霜嬌羞地垂下頭。

  半晌沈霜感覺到肩頭有一只手攬了過來,身子一時僵硬得很,秦將軍輕輕地將她帶進了懷里,沈霜的臉枕在他的胸膛上,那胸膛跳動的聲音,響如雷,沈霜更是抬不起頭來,正緊張著,下頜被秦將軍緩緩地抬了起來,跟前的紅唇似火,兩排眼睫不停地顫抖,秦將軍俯身吻了上去,淺嘗之后,鼻尖停在她的臉上,低聲喚了一聲,“娘子。”

  沈霜被他抱起擱在床上時,沈霜摟住了他的脖子,水汪汪的眼睛看著秦將軍,臉上的羞澀難掩,卻也是輕聲地換道,“夫君。”

  ——全文完——

  ※※※※※※※※※※※※※※※※※※※※

  寶寶們!完結了完結了完結了!重要的事說三遍,嗚嗚嗚。最后躍躍想說幾句話,感謝寶貝們的一路陪伴,這本書躍躍真的經歷了很多,心情也一度跌宕起伏,無論是寶寶們給躍躍的鼓勵,還是給躍躍提出的意見(惡意刷負除外),躍躍都很感謝你們,有你們躍躍才感覺到了自己的進步,沼沼最后才能圓滿地同太子在一起,另外這本書的番外寫了很多,也是因為躍躍當初看小說時,總是覺得意猶未盡,所以不想讓寶寶們遺憾,出了父母的另開,其他的CP躍躍幾乎都寫了,每個故事都是小故事,也算是對躍躍的一次挑戰。最后希望全訂的寶寶能給躍躍一個五星好評,不只是微博有抽獎,躍躍還會再發一次全訂寶寶的晉江幣抽獎,感謝寶貝們的一路相隨。

  下本新文的話,是開《深宮爭寵》,歡迎寶貝們去收藏,這個月底不開下個月初就會開,文案會稍微調,看過躍躍文的寶貝們應該都知道,我是個文名廢文案廢。(卑微問一聲,我可以向你們征求一些文案的建議嗎,哈哈哈。)

  感謝在2020-09-0518:10:04~2020-09-0710:08:5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蘇2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470682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早骰_、嗝30瓶;薛小麻、淡淡清香、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嚕啦20瓶;輕舟、林林10瓶;渺渺兮予懷、兮小禾5瓶;白白白小滿?、小天使呀、不要擾我,我要…2瓶;lorna、君君君君君、45514038、咸魚土豆、暮靄沉沉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太子打臉日常,太子打臉日常最新章節,太子打臉日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