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50、番外二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陸行去停車,四人兩兩挽著手往君華里走。

  還沒進門,身后就傳來一陣驚訝的呼聲:“夏以?”

  夏以略帶驚訝的回過頭,那人顯然已經確定了她的身份,踩著鮮艷的高跟鞋走過來。

  她驚訝的用手掩著嘴,很快笑道:“夏以,你怎么在這兒?和你的室友們嗎?”

  來人和夏以同一個導師,叫文霞,平時很喜歡和人掐尖兒比高。

  總是各種自認隱晦卻又十分明顯的的炫耀自己家中有錢,也經常出入高檔場所。

  導師帶的幾個學生基本都想和他打好關系,只有夏以和她關系淡淡,外頭遇見只有最基本的點頭。

  文霞的高跟鞋跟踏在光潔的大理石上,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音。

  她問完了又接著笑道:“你不是向來不喜歡這種地方嗎?”

  夏以連同她身邊的人文霞心頭都有數,夏以的幾個室友一個賽一個漂亮,在醫學系也算頗有名氣。

  不過,她們也就只有這張臉能拿得出手了。

  夏以也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她,微微疑惑抬頭打量了一下,道:“這種地方?”

  “不過是吃頓飯,君華有哪里不好嗎?”

  文霞被她問的一僵,平日她請人吃飯,夏以每次都推脫,也從不吹捧奉承她。

  久而久之文霞自然不開心,也覺得她時窮人骨子里那股所謂的自尊在作怪,一向不大看得上她。

  “君華自然沒有哪里不好,只是在這兒看見你,我有點驚訝。”

  文霞將側臉上的一縷發絲別到耳后,嘴邊還帶了淡笑,旁人看著只覺著抹淡笑像極了嘲笑。

  文霞見夏以身邊三人的臉色不大好,嘴邊的笑意又濃烈了些。

  “君華可不是來了就能就餐,想要在這吃一頓飯是需要提前預約的,正巧我男朋友有些門路,免了排隊預約的麻煩。”

  “正巧,我男朋友今日請我朋友們吃飯,你們一起來吧!”

  她就是看不慣夏以故作清高的模樣。

  一句話沒有詢問,而是直接替幾人做的決定,再加上文霞這副快要抬著下巴用鼻孔看人的模樣,一向脾氣火爆的霍雙雙可忍不下去了。

  她這樣說話,一個年輕男人忽然從文霞身后走了過來,驚訝道:“以以?”

  會這么叫夏以的,可都是關系比較親厚的人。

  走過來的年輕男人刻意做了造型,發蠟在酒店門口的燈光之下,反射著光芒。

  岑右銘還真有好一段日子沒見夏以了,看見她立刻就張望起來:“行哥呢?阿錦昨天從國外回來,兄弟幾個本想今天晚上聚聚,結果他說要陪你吃飯,只好作罷,人呢?去哪了?”

  岑右銘一張口便如此熟稔,霍雙雙幾人面面相覷,文霞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夏以又驚又喜:“阿錦回來了?”她開學這幾天都住在學校,陸行還真沒和她提過這事兒。

  “是啊,那小子鬼鬼祟祟回來了,也不吱一聲。”

  岑右銘才說完,陸行就從一側走來。

  岑右銘立刻對他翻了個白眼:“果真是老婆奴。”

  陸行對某人不予理會,走到夏以身邊柔聲詢問道:“怎么站在這兒說話?”

  岑右銘又翻了個白眼。

  當年說他要給老爺子當女婿,他反應那么大,也不知道這些年來臉痛不痛。

  陸行要請夏以和她宿舍的小姐妹吃飯,自然不會拉上和他們不熟的岑右銘和文霞等人。

  等夏以幾人走遠了,文霞還有點兒沒反應過來。

  她拉了拉身邊岑右銘的袖子,問道:“銘少,你認識夏以?”

  岑右銘讀了大學又開始放飛自我,隔段時間就交個女朋友,文霞是他上大學以來的不知道第幾任。

  聽她這么問,他隨口道:“是啊,陸氏集團大小姐,能不認識嗎?”

  文霞見到岑右銘那么熱情的和夏以打招呼就有點兒魂不守舍。

  這會兒聽到陸氏集團大小姐幾個字,一下睜大了眼睛,下意識反駁道:“就……就是那個從小被抱錯了后來回家的大小姐?”

  自從夏以和陸行訂婚的消息訂婚的消息傳出去,陸老爺子又在北麓山莊園的成人禮上鄭重介紹了夏以的身份,陸家繼承人身份互換這么玄乎的事也一起傳了出去。

  “是啊,看你剛剛跑過來和她說話,認識?”

  岑右銘一開始只聽文霞說要和她同學打個招呼,壓根沒放在心上,等了幾分鐘有些煩了,看過來才發現和文霞說話的人是夏以。

  接下來岑右銘說的什么,文霞已經全都聽不進去了。

  她想到了自己曾經在夏以面前含沙射影說她是個窮鬼,還說什么窮人才有的自尊心,瞬間覺得自己像個跳梁小丑。

  人家夏以不是不通人情世故,也不是把自己的自尊擺的高高的。

  她根本就不需要依靠討好別人來顯出自己,獲得機會。

  這一頓文霞想要炫耀自己交了個了不得的男朋友而請朋友吃的飯變得食之無味。

  文霞也沒了那種時時刻刻想炫耀自己貶低別人的心思。

  夏以包廂里,三個小伙伴看著不斷端上桌的大餐,嘴里發出一陣又一陣小小的驚呼。

  哪里還有剛剛故作矜持的美女氣質!

  一頓飯吃的賓主盡歡,夏以背上個無良室友灌了好幾杯酒。

  分別的時候,陸行找了酒店的工作人員送他們幾個回去,自己也找了代駕,把沾酒就倒的媳婦帶回家。

  除了那年在風華,陸行還沒見自家媳婦喝醉過。

  這些年參加宴會,頂多抿一兩口紅酒,也沒人敢逼著她多喝。

  這一下喝了好幾杯酒下去,人醉醺醺的軟在自己懷里,陸行心頭也止不住發軟。

  才進屋,本來乖巧以在他懷里的女孩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咯咯咯笑了起來。

  她輕笑著倚過來,伸出食指,輕輕的又好奇的戳了戳陸行的臉,俏嬌道:“學弟?”

  這一聲學弟脆脆的,又軟軟的,陸行垂眸,盯著她。

  兩年前,才開學不到一周,陸老爺子就突然心臟病發進了醫院,可把兩人嚇壞了。

  細問之下才知道,陸老爺子會進醫院完全是被陸汵氣的。

  陸老爺子躺在醫院里好幾天沒醒來,陸汵也不知道怎么說服了陸氏集團董事會里的老家伙,竟然要奪權。

  奪權便罷,他還抬出自己陸老爺子唯一兒子的身份,痛斥陸行跟陸氏集團一絲關系也沒有,要把陸行趕出陸氏集團管理層。

  當時情況危急,陸老爺子的主治醫生甚至沒有辦法確定陸老爺子什么時候會醒來。

  陸行年紀輕輕,在集團做事也得罪了不少老家伙,原本有陸老爺子站在他身后自然沒人敢說什么。

  陸老爺子進醫院生死未卜,董事會原本對他不滿的董事全都借著陸汵發難,上了同一條船。

  陸行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難看了,可有些人實在太過分。

  陸氏集團董事強行召開董事會,陸管家帶著陸老爺子的律師團出現,拿出了一份股權轉讓書。

  股權轉讓書上陸老爺子名下所有的股權全都留給陸行。

  董事會的人可沒想到陸老爺子竟然會一點股權也不留給自己的親生兒子和親孫女,而是把所有都給了陸行。

  陸行成了陸氏集團最大的股東,也最具有話語權。

  陸汵一個沒股份只占著陸老爺子兒子身份的人自然掀不起任何風浪。

  不過經著這件事,陸行也不能安心在學校讀書。

  他休學兩年,開始對陸氏集團內部進行整頓。

  大刀闊斧的改革那些老家伙們不滿,可陸氏集團的業績卻蒸蒸日上,不滿也說不出什么來。

  思緒轉念而過,陸行頗為好笑地覷著不怕死喊他學弟的某人。

  喊完了,她還用他軟弱的聲音叫了好幾聲,又笑起來:“你比我小!”

  “哪小了?”陸行聲音沉沉,壓著瞳仁看她。

  夏以偏著腦袋想了想,低頭拍拍面前平坦的胸膛,在拍拍自己身前的綿軟,無比認真道:“你小!”

  陸行可沒料到這喝了酒就暈乎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小混蛋會有這樣的動作。

  偏偏隨著她手上的動作,那處綿軟微微顫抖著。

  陸行一下勾住她的腰肢,喉結不自然的滾動著。

  他勾她貼向自己,沉聲道:“小混蛋!”

  夏以也不知聽沒聽見他的話,一下睜大了迷蒙的眼睛,好奇地盯著面前滾動的喉嚨,含湖道:“他在動!”

  這語氣這音調,像是發現了什么新奇的事物。

  “誰在動?”他啞著音調,緩緩低頭,像座大山似的朝她壓過來。

  夏以翹起食指,緩緩從他的側臉上挪到了他的喉嚨。

  她小聲道:“他在動……”

  迷茫的雙眼襯著她這副傻乎乎的模樣實在叫人想把她揉到骨子里。

  陸行湊近她,緩緩道:“親親他,嗯?”

  她發出一聲輕咦,這話也不知怎么了,一直在她腦子里轉悠。

  男人熟悉的氣息環繞著她,夏以著了魔似的順著腦中不斷盤旋的話緩緩湊了過去。

  微尖的牙磨過肌膚,帶起一層細小的疙瘩。

  陸行瞬間紅了眼,把某個做了壞事還不知所以然的小混蛋扛起來,立刻朝房間走去。

  他好不容易忙完了工作從國外回來,她卻好幾天都待在學校。

  今天,可不管她說什么,就算是哭哭啼啼求他,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她。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