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52、番外四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嫁給陸行好像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這人從高中畢業就對她虎視眈眈,若不是這兩年的確忙得厲害,怕是恨不得早早拉著她去民政局領證。

  只是……

  夏以摸摸手指上的戒指。

  她是已經二十周歲了,可陸行距離二十二周歲好像還差兩年。

  陸行這才抱得美人歸,就聽到如此慘烈的事實,好半天了,沒說出話來。

  他難得學著她的樣子鼓了一下腮幫子,氣哼哼道:“那就等過兩年再領證,我們先辦婚禮。”

  他這輩子就和她綁一起了,誰都沒法將他們倆分開。

  夏以笑話他:“哪有你這樣的?二十歲就把自己鎖進婚姻的墳墓。”

  “就算是墳墓,也是和你一起躺到最后。”

  他越來越會說話,一出口,便惹得夏以笑意連連。

  她嗔他:“就你會說話。”

  “結婚還能加學分,結不結?”他以為自己使出了殺手锏。

  自家媳婦愛讀書,就算上大學也沒學壞,明明零花錢多的花不完,卻還一門心思想著拿獎學金。

  能夠多加學分,可是戳在了她的死穴上。

  夏以還真不知道這一回,可她卻不像以前那樣輕易受他哄騙:“我學分夠了。”

  現在問題是陸行沒到結婚的法定年齡,難不成他還想拉著她到國外領證不成?

  陸行當時沒想過這一遭,這兩年里在商場上叱咤風云的年輕陸總,頭一次陷入自己年紀太小的怪圈。

  可年紀這種東西,不是他想變大就變大的。

  陸總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那就先訂婚,辦個盛·大的訂婚典禮。”

  別以為他不知道,A大一大堆不長眼的覬覦她。

  還是要把人套牢了,再把兩人訂婚的事散播到A大論壇,那所有人都看一看醫學院的那朵粉玫瑰是他陸行的。

  夏以可不知道陸總已經盤算起了訂婚的事。

  兩人在成人禮上雖對外宣布了未婚夫妻關系,但到底還沒真正舉辦訂婚典禮。

  七夕之后恰巧是周末。

  陸老爺子身體恢復出院之后,就一直住在北麓山莊園,時不時邀請一些的老朋友來玩。

  卸下了重任的老人沒有了繁重的文件壓著,精氣神都好了許多。

  陸行有意和夏以舉辦訂婚典禮的事,他早背著夏以和陸老爺子商量過。

  陸總壓根兒就沒想過自己求婚會被拒絕,所以先斬后奏的十分干脆。

  人都是他的了,如果他想,媳婦兒早早就能給他揣了崽,不跟他一塊兒還想跟誰一塊兒?

  這個假設壓根不存在。

  陸行帶著夏以回北麓山莊園,陸老爺子自從知曉兩個孩子互有心意,就一直呈支持態度。

  這幾天,他翻著日歷,盤算著哪一天日子好。

  沒羞沒躁在家呆了一晚上,夏以和陸行按照慣例去看醫院里的盛染。

  這么久了,盛染的生命體征雖然都正常,卻一直沒有醒來。

  夏以讀大學之后,只要回家都會來醫院看盛染。

  只是今天,病房好像和以前有點兒不一樣。

  盛染病房里的花每天都會換,夏以給他挑的是她最喜歡的百合,但是今天,花瓶里卻擺了一束紅玫瑰。

  除了這一束紅玫瑰之外,盛染病房的窗邊還站了一個人。

  那人穿了一身黑色西裝,背對著病房門口,看著窗外,瞧背影,就不像是個普通人。

  男人聽到動靜,轉過頭來。

  是一個很陌生的人,夏以從來沒見過,自然也不認識。

  “你是……”夏以遲疑的問道。

  男人沒立刻說話,而是看著夏以微微發愣,卻又很快感覺到陸行落在自己身上警告的眼神。

  他有些慌亂的收回視線,說道:“你……你是染染的女兒嗎?”

  夏以和盛染長得很像,如果盛染這會兒好好的,兩人一起走出去,絕對是親母女無疑。

  夏以有些疑惑,卻點點頭。

  “請問您是?”

  她能夠感覺的出來面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對她沒有惡意。

  男人抖動了一下唇瓣,道:“我……我是染染大學時候的學長。”

  這個身份介紹可頗耐人尋味。

  盛染大學畢業都這么久了,嫁給陸汵之后,一心照應著父母留下來的公司。

  陸行很小的時候也跟著她到公司去,時常和她待在一起,從來不知道盛染有這么一個學長,而且看起來關系不錯。

  陸行的目光從男人身上移開,落到了桌邊擺放著的那束紅玫瑰上。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把視線轉了回來,問道:“你是賀項?”

  男人似乎沒料到他會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陸行之所以知道這個名字,是因為在盛染出事的之后,盛染調查這起車禍的確是事故,把盛染的東西還了回來。

  他不小心在散開的錢包里看到了一張照片,那張照片看起來有些年歲了。

  是盛染年輕時候和另外一個男人的合照,現在想來,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照片上的男人。

  陸行說出男人的名字之后,他身上的局促感明顯消退了不少。

  他轉頭看向床上安睡的盛染,嘆了口氣道:“大學畢業之后,我和染染就再也沒有聯系,這次回國想來看看她,卻沒想到她出了車禍,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夏以和陸行都多少猜到眼前這個男人或許鐘情盛染。

  賀項在病房待了一會兒之后就離開了。

  夏以像往常一樣,抱著盛染的手,和她說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經歷的事,最后說到了她和陸行要訂婚的消息。

  今天這件并不算意外的意外不管是陸行還是夏以都沒有放在心上。

  訂婚典禮在籌備,具體的日子還要陸老爺子挑選。

  兩人第二天就回了學校。

  一周后,夏以接到了更讓她驚喜不已的消息。

  盛染醒了。

  夏以可萬萬沒想到驚喜會來的這么突然。

  自從她回家后,一直就盼望著媽媽能醒。

  她不怪媽媽當年選擇換掉她,只想要她好好的。

  夏以當天下午請了假和陸行一起回家。

  盛染醒來了,卻因為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多,身體很虛弱,醒來后也只能躺在床上細心調養。

  好在每天都有護工給她的身體按摩,肌肉沒有萎縮,只要調養一段日子就可以出院。

  陸行和夏以到醫院的時候,還見到了那天來醫院看望盛染的賀項。

  盛染和他說話,臉上帶著笑,是陸行從沒有見過的輕松釋然,還有些許喜悅。

  見到夏以,盛染激動的要從床上起來,身體卻沒有力氣,險些摔倒在地上。

  這么久以來,她雖然都閉著眼睛躺在病床上,卻隱隱約約能夠聽到有個女孩在床邊和自己講話。

  近一年來,女孩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盛染也知道自己的女兒找到了。

  她迫切的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兒長什么樣,想要知道她過的好不好,努力著,努力著,就睜開了眼睛。

  當夏以一聲媽媽出口的時候,盛染淚如雨下。

  她是真的后悔了。

  當初她是鬼迷了心竅,才會求著好友把她的兒子換給自己,把自己的女兒換出去。

  后來,好友被靳亦那混蛋纏著,不得不搬家,兩人的聯系也就斷了。

  盛染想要見女兒,卻再也見不到。

  可她又不敢告訴公公婆婆,她生的其實是個女兒,只好在私底下派私家偵探找。

  可找了十來年都一點線索沒有,好不容易找到了點蛛絲馬跡,卻又偏偏讓她發生了那樣的意外。

  出事的前一刻,盛染只想著,這一定是老天在懲罰她。

  懲罰她當年為了和莊燕那個女人爭風吃醋,又為了陸氏集團的繼承權,把自己的女兒送出去。

  所以才會讓她在即將找到女兒的時候墜入地獄。

  如今醒來,盛染滿心都是慶幸。

  她還是幸運的,上天還是厚待她的。

  她的女兒找回來了,長得很好看,和她想象中一樣。

  夏以本來就是個哭包。

  就算這兩年性格被陸行教著強硬了些,可遇著了事,還是容易哭鼻子,更別說還盛染抱著她哭。

  陸行看著哭在一起的媽媽和媳婦,簡直哭笑不得,無奈的和旁邊坐著的賀項對視一眼,各自出聲安慰人。

  盛染整整在醫院里調養了一個月,才出院。

  陸老爺子期間來見過她好幾次,盛染見著陸老爺子就一個勁兒哭,完全沒有了之前商場上女強人的氣質。

  陸行這也才后知后覺自家媳婦愛哭原來不是因為小時候在外頭養成了膽小的性格,而是完全遺傳媽媽。

  陸老爺子這一輩子經歷了那么多風浪,事情又過去了這么久,而今兩個孩子都過得很好,他自然也不會像不開明的老古董,揪著這事不放。

  盛染出院,賀項又開心又煩悶。

  北麓山莊園那地方,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進,就算他如今在商場上也有著一定的地位,可也沒有辦法和陸老爺子相比。

  夏以也是在這段時間才知道,原來這么多年來賀項一直都沒有結婚。

  他和盛染在大學認識,在大學相愛,可惜盛染家中遭逢變故,所謂的愛情在父母的兩條性命之前,只能化作泡影。

  賀項這么多年來一直都生活在國外,也不敢去探聽盛染的消息。

  這次回國,他內心矛盾,最終還是選擇來看一看盛染。

  夏以樂于媽媽找尋自己的幸福。

  陸汵和盛染早就離婚了,陸老爺子知道自家兒子什么德性,對賀項殷勤的舉動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盛染身上背負的太多,又有困守在陸氏集團二十年。

  夠了,已經夠了。

  作者有話要說:來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