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吉時

小說:楚后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22-02-01 07:09:06
  換上新的馬匹,通往京城官道寬闊平坦,阿樂甚至不用握著韁繩御馬,一手捧著紙包,一手從中拿點心吃。

  “張頭兒準備的都是京城小吃。。。”阿樂說,“我好久沒吃到了,真懷念啊。”

  楚昭笑道:“也沒離開多久啊。”

  或者說,她們來京城也不過才兩年吧。

  楚昭看向前方,城池掩映在柳綠花紅中,隨著京城越來越近,她竟然也生出些許激動。

  這就是回家的激動嗎?

  父親已經不在了,云中郡落城也變得遙遠,其實云中郡對她來說隔了十年,的確是很陌生了。

  但京城算是她的家嗎?好像也無所謂了,在哪里都一樣。

  “走。”楚昭揚鞭催馬,不管怎么說,現在的京城就是她的去處。

  阿樂忙抱緊紙包催馬,不忘提醒身后的丁大錘:“你們跟緊我,第一次進京,你們路不熟。”

  丁大錘穿著普通衣袍,做家仆打扮,他帶著的山賊們也是如此。

  在驛站除了換馬匹,龍威軍一如先前探路戒備,丁大錘等人則卸下鎧甲換上了普通衣袍,在楚昭身邊充作隨從。

  丁大錘等人的確有些緊張,且不說一會兒要進皇宮,單單路途都已經讓人眼花繚亂,到處都是人,街市——這還沒到京城呢。

  “都別亂看了。”丁大錘看著阿樂抱著紙包追上楚昭,呵斥同伴們,“別跟沒見過世面似的。”

  一個同伴嘿嘿一笑:“咱們是沒見過世面嘛,誰想過能來京城啊。”

  原本他們連大山都不敢走出來,丁大錘深吸一口氣,看著前方:“從未想過的事成真,所以大家都要打起精神來,不要拿不住這天大的福氣。”

  同伴們忙都挺直脊背高聲應是。

  這齊聲的呼喝,讓路上的行人嚇了一跳,投來好奇的視線,旋即又渾不在意——很明顯鄉下人嘛。

  丁大錘已經緊張地示意大家收勢,別被人看出異樣,疾馳向前,在楚昭前后左右分散又嚴密。

  ......

  ......

  京城的街市繁華,雖然民眾已經習慣,但今日感覺還是不同。

  “怎么回事啊。”兩個男人氣惱地從一間酒樓走出來,“今天怎么二樓都客滿了?”

  店伙計在后笑著賠禮:“對不住對不住,今日實在不巧。”

  聽到這話正要走進來的幾人停下腳。

  “怎么?”他們瞪眼問,“這家包廂也都滿了?”

  先前走出來的男人惱火說:“可不是,也滿了。”

  店伙計在后笑道:“客官,散座還有幾桌。”

  幾人都不悅齊聲“誰要坐散座!”

  店伙計似笑非笑:“散座再不坐,一會兒也就沒了。”

  今日這店伙計都猖狂了,幾人沒好氣地甩袖。

  “走,前邊翠鳳樓,比它家好多了。”一人說。

  但后來的三人苦笑:“兄臺,翠鳳樓也滿了,所以我們才過來這邊的。”

  “不止這兩家。”另一人說,伸手指著街上,這條主街上酒樓茶肆林立,“余下的幾家也都問過了,臨街的包廂都沒有了,要坐只能散座大廳。”

  “真是奇了。”先前的兩個男人不解,“今天滿京城的有錢人都出來吃飯了?”

  這些酒樓茶肆最好的觀景包廂可不便宜啊。

  “我在一家打聽了一下,他們那邊是幾個小姐包下了。”一個男人說,“好像是要給誰做賀。”

  另一個男人也想起來了:“我也聽到了,好像是給楚家小姐。”

  說起楚家小姐,如今都不陌生,但皇后不在京城啊。

  “除了皇后,楚家還有位小姐呢。”先前的男人撇嘴說。

  而且如今也風光的很——親手擒住了蕭珣,跟著皇帝龍駕一起跨馬游街,天下哪個女子能得到如此殊榮。

  楚棠小姐在京城聲名鵲起,獲封慧敏郡主,楚園的宴會都舉辦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據說有一次還徹夜狂歡,只有女子們參加,簡直聞所未聞。

  當年外戚楊氏趙氏煊赫,家中的女子們也沒見過這般。

  “在家里煊赫還不夠,又跑來酒樓茶肆。”男人們無奈又惱火,也算是見識到了,女孩子們張狂起來,真是無所不能。

  罷了罷了,幾人正琢磨著再去哪里尋個吃飯的場所,就聽得前方一陣喧鬧。

  “快來看啊,是春水居的婉晴娘!”

  春水居是京城有名的青樓,婉晴娘則是春水居的頭牌,才貌雙絕,尤其是擅長跳舞,要見她一面可不容易。

  尤其是白天,還是大街上?

  幾個男人下意識抬腳就要跟著跑,回過神又有些尷尬,對視一眼,正了正身形。

  “我們再去別家店看看。”大家齊聲說,然后尷尬一笑,匯入街上的人群。

  熱鬧沒有騙人,走了沒幾步就在街上看到了一位盛裝女子。

  女子妝容華麗,身姿妖嬈,在人群中分外醒目,此時她正站在一家店鋪前,對著侍女捧著的銅鏡端詳妝容,還用手指輕輕暈染唇紅——這嬌俏的動作引得四周一陣騷動。

  四周聚攏的人并沒有影響婉晴娘,店鋪的伙計們早就在門前阻擋,不讓民眾靠近。

  這是一家金器行,主人家姓盛,家大業大,子弟們奢靡。

  “這是哪位盛公子一擲千金,把婉晴娘都請到家里來了?”有好事的民眾們高聲詢問。

  “竟然不怕被盛家老爺打斷腿嗎?”也有人嬉笑。

  子弟們在外混鬧,家里長輩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鬧到家門上,就要動家法了。

  店鋪的掌柜笑呵呵在一旁站著,回答民眾們的話:“不是家里公子請的,是家里的小姐們。”

  這話讓民眾們更加哄然。

  盛家連女子都逛青樓包花姐兒了嗎?

  “非也非也。”掌柜笑著擺手,“我們小姐是請婉晴娘來跳舞。”

  跳舞!民眾們更加激動,果然看到婉晴娘的隨從在店前擺了小小一張臺子。

  要見婉晴娘一面不易,要看到婉晴娘跳舞更不易。

  這簡直是大街上白撿千金了!

  店鋪前擠得水泄不通,不過臺子擺好了,婉晴娘并沒有立刻上臺。

  “怎么還不跳啊!”無數的聲音催問。

  掌柜的再次笑著擺手:“時辰未到時辰未到。”

  跳個舞還有時辰啊,民眾們又是急又是期待,這邊正喧鬧,不遠處又有喧嘩。

  “快來看啊,王家典當鋪來了是金鳳樓的四媚娘!”

  這句話宛如平地扔了爆竹,炸的一群人退去——也不遠,就在街對面右前方,王家當鋪的招牌下,有四個女子正下車。

  四人一樣的衣衫,一樣的裝扮,一樣抱著琵琶,甚至面容都是一樣。

  四媚娘不是一個人的名字,是四胞胎,金鳳樓養的琵琶娘,還進宮在宮廷大宴上表演過,得過先帝的賞賜。

  “今天這是什么日子啊!”人群中民眾們都看不過來了,“王家典當難道是發了什么財了?”

  本來就很發財了吧,吃進吐出去里外都是一層皮。

  盛家的店鋪門前一瞬間少了一半圍觀者,掌柜笑呵呵變成了冷笑:“王家真是沒臉皮,想不到別的招數了嗎?跟我們家小姐學什么!”

  兩家引得街上民眾亂跑,這邊難舍那邊難放,忽的又有一處喊起來“惜墨軒——”

  民眾們呆了呆,不少人脫口問“惜墨軒又請了哪位花姐兒?”

  連售賣文字的雅堂難道也——

  “不是不是,沒有沒有。”

  惜墨軒門外,掌柜和伙計們擺出桌案筆墨紙硯屏風架。

  “今日惜墨軒搞了活動,請大家——”掌柜的指著筆墨紙硯,“為楚皇后做賀詞。”

  楚后?為楚后做賀詞?見沒有花姐兒看,又是文啊字啊之類的事,民眾們散去了不少,不過讀書人們圍上來,議論紛紛。

  為什么惜墨軒要為皇后作賀?

  惜墨軒的確跟楚后有關系,當初楚后還是楚小姐的時候,開楚園文會,文冊就是由惜墨軒出售。

  都過去這么久了,惜墨軒才來討好楚后,是不是有點晚?

  “楚后制止了中山王世子作亂。”惜墨軒掌柜道,他們才不是討好楚后呢,是敬佩,“楚后還征戰邊郡,想起當初,再念如今,楚后做了很多事,我們覺得應當為楚后作賀詞,表其功。”

  這樣啊,楚后的確做了不少事了,寫也是有得可寫,賀也是當賀——

  “但凡為楚后作賀者,以才情評斷折價,全場所有書卷畫作皆可抵扣。”

  全場!

  字墨書卷貴重,能折價買到是難得的機會。

  一時間便有四五個讀書人站出來。

  “我來一試!”

  但伙計們守住了桌案筆墨。

  “稍等!”他們說,“時辰未到,諸位可以先思索。”

  今天到底是什么吉日有什么吉時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楚后,楚后最新章節,楚后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