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之上 第四百二十八章 回凡

小說:神霄之上 作者:神出古異 更新時間:2022-03-01 07:47:12
  煙雨看著天上那一道越來越強烈的亮光,最終,那一道亮光,化作了明尊的百丈身影,宛如神明一樣佇立在天上,光是那氣勢,就已經讓許多人無法喘息了,這就是天部首領,明尊。

  不過眼前這一道百丈身影,顯然只是明尊的一道虛影,其本尊在哪里,現在還無人知曉。

  此時不僅是煙雨附近這些人看見了天上明尊的百丈身影,其他地方的修者,自然也看見了天上這道身影,在這氣息震懾下,無不感到心神顫栗。

  明尊俯視著下邊的人群,最終目光鎖定在了煙雨的身上,用十分沉厚的聲音說道:“離恨天,天地人三部,本該是同心協力,事到如今,天女卻執意要與我等同室操戈,實在令人心寒啊。”

  煙雨看著天上的身影,冷冷道:“這些年,你們處處防備于我,好意思跟我說同心協力?”

  明尊道:“若不是天女懷著異心,時刻另有所謀,我等又豈會處處防備于你?”

  “哼……”

  煙雨冷冷一哼:“你和鬼帝,難道不是各自心懷鬼胎?”

  “唉……”

  明尊嘆道:“這世間萬物,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數千年來,我初心從未更改,可是天女,你呢?”

  “夠了。”

  煙雨冷冷一拂衣袖:“你也無須在此跟我周旋了,很快,我會來見你的。”說完,兩指一并,朝那天上的明尊虛影打去一道黑色玄力,剎那之間,便將那一道虛影打散了,整片天際,金光消散,又變得深黑如墨。

  隨著明尊的身影消散,下邊眾人也如釋重負,長長松了口氣。

  “哼。”

  煙雨冷冷一哼,將手收了回來,又向秦少閣問道:“你剛才說情況不大妙,是指什么?”

  秦少閣這時才道:“天女此去神女墓,已有數月,不知外面已生變化,就在半個月前,神界傳來異動,恐是兩界封印松動,神界之人已覓得下界之法。”

  聽到此處,煙雨也一下皺起了眉:“這么說來,不久之后,就會有神界之人下凡了。”

  眾人都一動不動,顯然,此刻說的下凡,就不是之前那樣的施展降神之術了,而是真正從神界下來人,徹底打破兩界平衡。

  秦少閣道:“天女應該知曉,通天徹地陣,目的是以人界為陣眼,讓神界靈氣恢復,到時候他們必然會下來。”

  煙雨眉心越鎖越深,一個明尊已經很難對付了,要是神界那群仙王神尊也下凡來,到時候他們幾乎沒有勝算。

  “而且……”

  秦少閣遲疑了一下,又道:“現在明尊聚集了人界大部分力量,不僅是八荒古族,昔日人部之下的勢力,如今也大多轉投天部那邊,另外……還有一個長生道。這個長生道也十分神秘,他們實力并不弱,但很少出來世間走動,這一次,他們也與明尊合作了。”

  玉生煙接著道:“若是讓他們聚在一起,我們……恐怕沒有多大勝算,想要摧毀神庭陣,幾乎沒有可能。”

  “有。”

  煙雨忽然說出一個字,眾人都朝她看了過來,秦少閣問道:“天女所指,是什么辦法?”

  煙雨道:“再建一座神庭陣。”

  “什么?”

  周圍眾人聞言,都懷疑是不是聽錯了,瘋了不成,現在一座神庭陣都這么難以對付了,再建一座神庭陣出來,那還得了?

  但秦少閣卻明白了天女的用意,說道:“神庭陣的陣眼,只能存在一個,若是有兩座神庭陣的話,那么陣眼必會相斥相克,最終導致兩座神庭陣,都崩潰瓦解。”

  眾人聽秦少閣這么一解釋,便即明白了,原來是這么回事,而任平生在一旁聽著,心中卻有了疑問,說道:“到時兩座神庭陣相斥,勢必令天地失色,此處又離神女墓如此近,會不會……”

  “會。”

  煙雨眉頭緊皺,最終道:“但已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話說完后,抬頭往天上看了去,神庭陣發出的金色光芒,即使透過那層層黑云,也隱約可見,說明很快就能啟動了,只要凝聚了足夠強的力量。

  一旦讓明尊的神庭大陣開啟了,到時候通天徹地陣各處陣腳被激活,就再也阻止不了,她必須搶在神界之人下來之前,將明尊的神庭陣毀去,不惜一切代價。

  對于她而言,神界那群神尊仙王想做什么她不管,但是云瑤,云瑤才是這件事背后的真正布局者之一,若是讓云瑤成功了,那時……她再也無法殺死云瑤。

  而對于凡界的人而言,通天徹地陣一旦發動,屆時整個人界將做為陣眼犧牲,無數凡人和人界修者一瞬間灰飛煙滅,因此他們更有著理由,來阻止這件事。

  秦少閣道:“可是要建立一座神庭陣,至少需要三個月時間,而且還要有一股磅礴的陣法靈力,這靈力……從何而來?明尊他們是以凡界建造的那些九層高臺,那我們呢?”

  煙雨道:“以凡界,各個地方的地脈之力。”

  “這……”

  眾人一聽,更是紛紛露出驚色,白慕晴道:“凡界地脈,乃是各個修真門派的根源,若是輕動的話,只怕會……”

  顯然,人界的靈脈,就如同樹根一樣,乃是人界各派的根源,一旦動了靈脈,則意味著動了這樹根,后果會怎樣,各人都心知肚明。

  而且,這一次還是利用人界的地脈,來與明尊抗衡,到時候兩座陣法相撞,必然牽動整個樹根,試想一下,兩棵樹連根拔起,那后果是怎樣?

  眾人不禁深深一顫,又想到三百多年前那場劇變,其實如今看來,當年也還好,雖然世間靈氣消失了大半,可好在大多人都沒事,但這一次,誰也說不定會怎樣,會不會天崩地裂,世界毀滅。

  還有一點,便是此處離神女墓如此近,到時候兩座陣法足以令天地失色,這座神女墓又豈能絲毫無事?到時候會出現什么,現在根本無人知曉。

  “先去外面吧。”

  煙雨讓眾人先去到了外面,次日又將所有人聚集到了這里來,劍樓的人,道門的人,天墟城的人……還有百日無忌三人,今日也回來了。

  眾人聽聞要動人界各地的地脈,以凝聚靈力,建造一座神庭陣,均有些震撼,即使到時候成功將明尊的神庭陣摧毀,可那時各派所受的影響,也非同小可。

  但是眼下,除了此法,似乎也沒有別的方法了,再遲疑下去,等神界的人下來了,那時就更加阻止不了了,最終,各門各派都同意了下來,到時候會將自己門派下面的地脈靈力,往這邊凝聚。

  煙雨看著眾人道:“明尊必然能猜到我會以此法來對付他,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他也必定會派人千方百計阻撓,各位且小心。”

  話到最后,她又向任平生看了過來:“距離三個月之期,還有些時間,你要回云瀾境一趟嗎?”

  任平生明白,這一次的結果,是誰也無法預知的,就連煙雨,也不知會怎樣,趁現在還有時間,他想回去看看……這一世,他走出來的地方,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

  “阿平,我和你一起。”

  云裳上來拉住了他,任平生看著眼前人,兩個人,當初從玄朝那樣一個小小的凡世里走出來,如今也是他們兩人,走回去。

  “好。”

  任平生點了點頭,又看向這里其他人,說道:“我要先回云瀾境一趟,這里的事情,暫時先交給諸位了。”說完,也不再猶豫,便要與云裳御劍離去。

  煙雨又叫住了他:“想清楚了嗎?神庭大陣,非同小可,接下來一旦開始之后,就再也不能回頭了。”

  “想清楚了。”

  任平生沒有回頭,他早已想清楚了,云瑤,萬年前的一切,恩怨,是非,生死……這一次,就來一個了斷好了。

  ……

  玄朝,正是二月春暖花開,云國上上下下,也開滿了一片白色如雪的花,這是當初,任平生從昆侖那邊帶回來的未央花,想不到如今,竟生長得這么好。

  起風時,滿天的花瓣上下飛舞,云裳也好似百花仙子一樣,在這紛紛揚揚的花瓣下,翩翩起舞。

  “好久沒回來了,想不到這些花都開得這么好了啊……”

  云裳滿臉的笑意,任平生走到她的身邊,輕輕伸出手,撿去她頭發上的花瓣,云裳也一動不動看著他,突然將頭一扭,臉上略有嬌羞神色,任平生問道:“怎么了?”

  “我……我突然想……”云裳紅著臉頰,一時卻說不出來,任平生問道:“你想做什么?”

  云裳一下踮起腳尖,如蜻蜓點水一般,在他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我想做阿平的王妃。”

  任平生愣了一下,也跟著笑了起來:“好啊,我是北荒王,你是北荒王的王妃。”

  兩人在這滿天花雨中,相擁在一起,任平生輕輕道:“等所有的事情了結了,我也不做那什么劍帝了,我們就在這凡世里,看遍紅塵,春花秋月。”

  “嗯!”

  云裳用力點了點頭,任平生卻聽出她聲音有些哽咽,將她松開,看她滿眼淚痕,問道:“怎么哭了?”

  “我,我……”

  云裳更是一下止不住眼淚,不斷搖頭:“沒,沒什么……”

  “有什么。”

  任平生斷定她有什么事情沒說,雖然他心思沒有她那么細膩,但從回來之后,他就一直感覺她有些奇怪。

  “云裳,你告訴我,那天你在神女墓,你究竟還看見了什么?”

  任平生越發肯定了,云裳從未去過神女墓里面,但那天卻看見了神女墓里面的情景,但當時,她只說看見了一片紅色的花,可若單單是那樣的話,不會令她那么害怕,她一定,還看見了別的什么。

  可為什么,她卻不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神霄之上,神霄之上最新章節,神霄之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