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靈均往鍋里放了一些今天在路上采摘的蘑菇,木耳等物。之后又從包里拿出一些特制的調料撒到了鍋里,沒一會的功夫就飄出了一股濃郁的香味。

  葉福生和李牛兩人不由的吸了吸鼻子,這肉湯的味道也太香了吧!

  許靈均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他都能聽見這二位咽口水的聲音了。

  隨即他又拿起火堆旁烤肉的樹枝,捏了點秘制調料撒在肉上,之后繼續插在火堆旁烤著。

  “嗞~嗞~”隨著油漬一點點滴落,烤肉的香味也越來越濃郁。

  “牛哥,福生不是給你一些蜂蜜嘛!給我來點,烤肉上加點這個味道更好。”許靈均回頭對著李牛說道。。

  “哦~哦~給你,都給你吧,烤肉上別給我加,我愛吃咸口,不咋愛吃甜的。”李牛一直盯著烤肉和肉湯,他都快饞死了。

  “放心吧李哥,我也愛吃咸口,少放點提味的。”許靈均笑著說道。

  他們北方人,大多都愛咸口,還是那種口味重一些的咸口。

  “行,那就少來點,來點。”李牛繼續盯著烤肉說道。

  葉福生也是一樣的,他可沒少在林子里混,烤肉啥的也沒少吃,自認為烤的也不錯,可和人家許靈均的一比,他那算個啥啊!

  “好了,來,先一人來個烤肉,肉湯再等等讓它入入味。”許靈均又烤了一會,感覺差不多了,就一人遞了一塊烤肉。

  “嘶~哈~嘶~哈~燙~”李牛和葉福生兩人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烤肉,兩人因為太燙不斷的嘶哈,卻舍不得把口中的烤肉吐出來。

  這烤肉外焦里嫩,依舊是咸口,但卻是融入了蜂蜜的香味,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刺激著味蕾,反正就是好吃。

  “啊~香,好吃。”李牛終于把第一口給咽了下去,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了,反正是給許靈均伸了一個大大的拇指。

  “太好吃了,要是再來點酒就好了。”葉福生已經認可了許靈均和李牛,可沒了最開始的“黑臉”。

  就這一會的時間沒少問李牛當初抗戰的事情, 李牛當然也樂的吹吹他的豐功偉績, 那說的許靈均都不好意思搭茬了。

  他算是知道為啥后世里會出現那些所謂的神劇了, 估計都是吹牛吹出來的。

  其實這也不能怪李牛,誰聊起過往不撿好聽的說,抗戰這么多年, 那過程當然是艱苦的,結果不是好的嘛!

  不管咋樣, 反正李牛現在可是一口一個牛哥的叫著, 妥妥的“牛粉”一枚。

  “是啊, 要是有口酒就好了,來的時候就沒想的帶這個, 配上這烤肉那絕對美的很啊!”李牛咽了咽口水說道,他也好這么一口。

  “接著~”許靈均笑著從背包里掏出一個皮囊扔給了李牛。

  李牛接過皮囊急急的打開蓋子聞了聞,既然許靈均這個時候把皮囊扔給他, 他第一反應當然是酒了。

  “嗯?酒?”李牛聞了聞感覺到了酒味, 可其中又有一股子藥味, 所以他又看向了許靈均。

  “藥酒, 跟給王老的那個比不了,但效果也不錯, 能解乏。你要是不喝,我這還有一壺普通酒。”許靈均又掏出一個皮囊晃了晃說道。

  “喝,喝~不喝是傻子。”隨即就往嘴里灌。

  “哎哎~你少喝點, 這是藥酒,恢復精力的, 兩口就行,喝多了晚上睡不著。”許靈均趕忙阻止道。

  這李牛今天上午就吃了一粒“大補丸”, 這晚上要是再多喝幾口藥酒還睡不睡了。

  關鍵是這家伙補的厲害了還不得流鼻血啊!

  “啊~好酒~靈均,你說的晚了, 我都喝了三四口了,算了,正好我晚上守夜。”

  李牛可不傻,好東西那就得多吃多占,這可是他混跡軍中的經驗。

  不過李牛以前沒少受罪,他十二三就從軍,后來跟了王老, 以前年輕也不覺得有啥。

  可隨著歲數越來越大,這不到五十的身子,就出現了不少的毛病,這可都是暗傷, 現在他還能壓住,再往后就不行了。

  李牛很不喜歡這種感覺,怎么說呢,就是一種慢慢抽離他力量的感覺,是那種想反抗但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但今天上午那顆“大補丸”卻讓他感受到了充氣球般的感覺,也正是因為這個,他才想著多弄些人參,不僅是給王老補補,他也得補補不是。

  咋了,貪心咋了,他作為王老的警衛員,以前王老吃肉的時候他都能撿點骨頭啃啃,這大補丸當然也得有他的一份了,誰讓他跟王老親近呢!

  想到這里,李牛又感受了一下這藥酒的作用,滿意的笑了笑,這藥酒是差點勁啊!要不再喝點?

  許靈均一看這位的笑容趕忙從李牛手里把藥酒搶了過來。

  娘蛋的,這表情跟張國棟得到這酒一個德行,他們得有多虛啊,見到好東西就不撒手。

  “牛哥,這東西你是真不能喝了,今天上午的加這個,過猶不及啊!”許靈均塞住蓋子說道。

  他可不敢說“大補丸”的事,沒看到那邊還有個眼更亮的,他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得,那~那給我點普通酒喝喝,那個~那個我拿蜂蜜和你換。”李牛也有點不好意思,他來山林一下放飛自我了,又恢復成原來那個“李占便宜”了。

  “這蜂蜜可是我弄來的~”葉福生這半天都沒插上話,聽到蜂蜜不由得小聲嘀咕了一句。

  “蜂蜜現在是我的,我拿這個和靈均換酒了,咋,你有意見。”李牛和葉福生相處了一會,一下就摸清這家伙的性格了,這話說的看似無理可卻是他表示親近的一種方式。

  粗人嘛!說話做事都會粗魯一些,越是和親近之人交往,越是不會客氣。

  許靈均當然也清楚,正是因為這樣他剛才才會直接從李牛手里把藥酒搶出來的。

  “沒意見,沒意見,許哥,你這藥酒給我嘗嘗唄!”葉福生一臉饞像的看向許靈均說道。

  許靈均那個無奈啊,鬧了半天這家伙和李牛一個德行,虧他還覺的對方有大俠風范來著,真的是看走眼了啊!

  “哎?許哥,別搖頭啊!給我嘗一口,我肯定不多喝。”葉福生見許靈均搖頭還以為對方不答應呢,趕忙保證道。

  許靈均也沒多說直接把酒囊扔了過去,他則是繼續吃烤肉。

  “嘿嘿~咕嚕咕嚕~”

  葉福生嘿嘿笑了兩聲,拔開塞子就猛灌了好幾口,這可是好東西,就喝兩口那根本不存在的。

  “哎哎哎~你小子,我是有暗傷能多喝幾口,這酒藥勁大的很呢!”這次沒等許靈均多說,李牛就把酒搶了過來,塞好塞子遞還給了許靈均。

  許靈均算是看出來了,這倆家伙一個德行,多喝就多喝點吧,晚上受點教訓也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