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詩章 第六百八十五章 持火的修女

小說:呢喃詩章 作者:咸魚飛行家 更新時間:2022-02-25 07:01:35
  一路下山,順利的來到了城里。秋意漸深,氣溫逐漸回落,今天的米德希爾堡市依然像是往年的秋日一樣繁榮,但城市是否能夠撐得過這個秋季,其實現在還不好說。

  因為嘉琳娜小姐已經幫夏德預約好了拜訪,所以夏德便直接去了卡珊德拉拍賣行。在拍賣行頂層的會客室里,卡珊德拉婆婆接過了夏德遞過來的長劍,小心的取掉包在劍外面的布條看了一眼,便立刻認出了這是什么。

  她鑒定的速度有些太快了。

  “哦,這沒想到我都活到這個年紀了,還有機會見到這種遺物。先說危險等級吧,天使級(1級)。”

  老人將那把長劍小心的重新放回桌面上。。

  這個等級和夏德預計的一樣,畢竟醫生也說這把劍不可能低于賢者級。

  “名稱我記得是......蒼白的正義?不不,不是這一把......灰燼?不不,那把劍在黛芙琳手里......是的,年齡大了真是記憶力不好。”

  老魔女自嘲的搖了搖頭:

  “【吾心澄澈,劍斬惡魔】,這把劍是天使級遺物【守夜人】。那些第三紀元的狩魔獵人們,有時也會自稱‘守夜人’,因為第三紀元時,夜晚的時間占一天的三分之二。總之,天使級遺物,收容條件是不要被心懷邪惡者觸摸。至于這把劍的特性,不染塵埃、可以攻擊靈體、鋒利、對邪魔的特殊傷害、對不死生物的不死抗性抵消、邪魔出現時自動提醒,你大可將其本身劍的特性放大來看。至于值得一提的特點......”

  卡珊德拉婆婆想了想:

  “這把劍會自動記憶并留存它曾經使用者們的用劍技藝,當你手握這把劍,有時會發現這把劍在操控你的手臂,不必擔心,用心去學就好。雖然冷兵器時代早已過去,但對于環術士來說,冷兵器戰斗依然是不錯的選擇。”

  “這聽起來很不錯,恰好我也缺少冷兵器戰斗經驗。不過,這可是天使級的長劍, 難道特性只有這些嗎?”

  夏德好奇的問道。

  “不不,當然不是這樣。如果將其獨特的特性歸納, 那么可以說有三點。第一點就是這把劍傳承的古代英雄們的技藝, 第二點是對惡魔的效果。簡單來說, 將【守夜人】看作是惡魔克星也可以,如果希維在兩個月前有這個, 她根本不會放跑伊凡·達克尼斯。”

  這把劍對惡魔的特殊攻擊性,夏德昨晚在醫生身上也看到過。

  “那么最后一點是什么?如果只是傳承了冷兵器戰斗經驗和針對惡魔的力量,它似乎還不值得被稱為賢者級遺物。”

  “不要著急, 最后一點是,這把劍同樣也可以被視為極其優秀的施法媒介。注意,是施法媒介,不是施法材料......”

  見夏德好奇的看著她, 老人無奈的說道:

  “好吧,也就童話故事和民間傳說中的法杖。雖然是冷兵器,但如果你能夠找到方法, 讓這把劍參與進你的施法過程中, 可以有效增強儀式、咒術和奇術的力量。對于第六紀元的環術士們,這才是這把劍最有價值的一點。”

  夏德伸手將劍拿在手中:

  “時間感知!”

  現在的時間是第六紀元通用歷1853年秋,枯葉之月第八日, 周二, 上午十點十七分五十六秒。

  【時間感知】并沒有因為夏德手握這把劍而增強, 也不知道是增強的效果還不夠夏德看到真相,又或者只是拿著劍,還不算是參與進了奇術的施法過程。

  “只是拿著, 可不算是讓劍參與進了施法過程。不過,每個人的奇術都不相同,你可以自己嘗試著的利用這把劍。”

  老人建議道, 夏德點點頭,右手握住劍柄, 食指伸出按在劍身上:

  “銀月。”

  他輕聲呼喚道。

  霎那間,璀璨的銀色光芒從劍身放射而出。這一次的“光亮術”居然是通過長劍放光而實現的,而在逐漸熄滅的月光中,卡珊德拉婆婆欣慰的點點頭:

  “是的, 就是這樣, 這就是讓劍成為奇術的施法媒介, 看來你已經理解了我的意思。”

  “婆婆, 像這種遺物,大概能夠賣多少錢?”

  他又好奇的打探到。

  “這可不好估價,我活了這么大,也很少聽說會有人為了錢賣掉天使級的遺物。大多數人都是以物易物,這才能充分發揮這把劍的價值。”

  老人給出了答案,但隨即又說:

  “年輕人,我記得嘉琳娜說起過,你是雷杰德的漢密爾頓騎士?既然是騎士,那么自然要有自己的劍。這把劍你自己留著吧,未來總有機會能夠用的。”

  夏德當然也不想賣掉這把來之不易的銀劍:

  “但很可惜,這把天使級的長劍,有可能成為封印狹間的關鍵。我大概,無法一直擁有它。”

  “至少現在你是它的所有者。年輕人,雖然看的長遠是正確的,但有時候也要珍惜現在。”

  老魔女說道,然后又提醒道:

  “不過,除了特定的場合,你最好不要帶著它到各處亂走。”

  現在的蒸汽時代,拿著一把顯眼的長劍在街上亂走,連巡邏的警察都會多看夏德一眼。

  “這一點我知道,但在已經知道會發生危險的冒險中,這不是很有趣的東西嗎?”

  就比如迎戰銀瞳者和闖入黑暗領域這種冒險,就可以帶著劍前往。

  卡珊德拉婆婆笑著說道:

  “我會為你準備一個裝飾性的劍鞘,你可以將這把劍掛在自己家里。當有不干凈的東西出現在你的家里,它會給你提示的。”

  這倒是很不錯,這樣就不擔心出現上上周那樣,鏡鬼入侵到了家中的情況了。

  “那真是感謝您,婆婆。”

  “不必和我這么客氣,我喜歡幫助年輕人。”

  一頭銀白頭發的老魔女再次說道,雖然臉上皺紋堆累,眼神也顯現出老態,但誰都能看出這張臉、這個人年輕時曾經的風采:

  “說起來,希維大概下午就到,坐蒸汽火車從卡森里克過來。”

  有著漂亮棕色波浪長發的希維·阿芙羅拉小姐的形象,一下跳到了夏德的腦海里:

  “那好,我去米堡火車站......”

  “她說不用我們去接她,她帶了一只商隊過來,來到本市的借口是,為冷水港的新造船廠購置一些備用的木材。”

  因為背靠西卡爾山和隆美爾山系,米德希爾堡市也是舊大陸很有名的木材集散地。

  “那么我什么時候可以見她呢?”

  “今晚的拜火節慈善晚宴你知道嗎?”

  卡珊德拉婆婆問道,夏德點點頭,奧古斯教士提到過這件事。

  “希維和我都會參加那場宴會,如果你想要見她,那么就來宴會吧。”

  說著,她遞給夏德一張邀請函,顯然是早有準備。

  這一次夏德沒有像拒絕奧古斯教士一樣再次拒絕,阿芙羅拉小姐幫了他這么多,既然對方也到了這座城市,那么他不可能不與其見面。

  谷葤</span> “另外,身處幾千英里外的托貝斯克的小嘉琳娜,能夠忽然提到西卡爾山山腰處的秘密洞穴,也是你發現的吧?”

  老魔女又提到了這件事。

  “是的,這把劍就是在那里發現的。”

  夏德笑著回答,將能夠開啟洞穴入口的那卷羊皮紙遞給老人,這卷羊皮紙對他來說已經沒用了:

  “我建議你和阿芙羅拉小姐可以先去現實世界的洞穴看一看,確認內部環境以后,再想辦法進入狹間對應的位置,確定那里是否是封印。”

  “嘉琳娜夸獎你很能干,看來的確是沒錯。”

  老人贊嘆道,而夏德則借機提到了自己今天在山中碰到的遺物【罪公館】,希望老人能夠提供些資料。

  卡珊德拉婆婆當然不會拒絕這個要求,她幫忙準備的劍鞘以及【罪公館】的資料,要在晚上才能給夏德。

  畢竟,雖然這位老魔女知識淵博,但也不可能提前知道夏德需要什么。

  告別了卡珊德拉婆婆,并約定今晚在米德希爾堡機械學院再見,夏德又乘坐馬車去往了目盲之家,會見購買了“破損的炎魔之心”的黛芙琳修女。

  其實他很好奇,為何修女不和卡珊德拉婆婆一起,在拍賣行與他見面。但在魯夫巷下車的時候,又想到【靈修教團】畢竟不是【魔女議會】的下屬組織,那銀灰色頭發的修女也不可能將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暴露給卡珊德拉婆婆。

  位于魯夫巷十五號的目盲之家,表面上是本市為眼睛殘疾的人們服務的半營利組織,甚至還接受市政廳的撥款。周二的上午,目盲之家中的人們并不少。夏德在傭人的帶領下前往三樓的時候,就看到不少坐在輪椅上或者被攙扶著的人們在相互攀談,或者低聲的詢問一些事情。

  其中大多數人看上去近況很是窘迫,這也能理解。如果是貴族或者大富商家中出現了眼睛殘疾的家人,也不需要向目盲之家之類的福利組織尋求幫助。

  “黛芙琳修女,其實我一直很好奇,靈修教團的收入主要來自于哪里?”

  在那位戴著銀色眼罩,即使在陽光下也像是坐在長眠的黑暗中的修女對面落座以后,夏德好奇的問道。

  就算是環術士組織也有自己的收入來源,而且也要納稅。就比如預言家協會靠羅德牌大發橫財、水銀之血是靠著少部分貴族的贊助、五神教會靠信徒們的捐贈、三大奇術學院則是自身學院都市的經營以及關聯的產業。

  而對于【靈修教團】,夏德一直沒看出這些像是苦修者一樣的修女和修士們,到底是從哪里賺錢的。

  “這很簡單,我們在舊大陸的東部,有自己的醫院,主要負責婦女的接生、婦科疾病以及眼部疾病的治療。”

  修女并未避諱這個問題:

  “這些醫院都有不同的名字,表面上看不出與我們有關聯。但如果你以后在外地看到某家私人醫院名聲不顯,但很有口碑,那么大概率與我們有關。”

  這下夏德就懂了。

  之后便是談正事,黛芙琳修女打算用現款買下的夏德弄到的那顆“破損的炎魔之心”,而且她出手很大方,首先提出2000鎊的價格后,夏德遲疑一下表示要加價,于是修女給出了3000鎊的價格。

  這種提價的速度,是夏德想不到的。而三千鎊也很符合他的心理預期,于是便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這樣一來,算上灰頭鷹在大城玩家期間傳遞消息弄到的2000鎊花剩下的部分、夏德交易“差分機”的資料給異國公主弄到的200克朗,以及尚未去托貝斯克接頭地點領取的1000鎊,他能夠調動的全部資產,已經有了驚人的7000多鎊。

  這大概是他從未有過的富裕時刻。

  當然,夏德也很好奇黛芙琳修女購買這顆炎魔心臟是要做什么。他好心的提醒了這位很好說話的修女,再次告知她那顆帶有余溫的石頭里,已經不剩下多少力量了,而修女搖搖頭,她并不介意這一點:

  “我并非想要將它作為煉金材料,我只是想要炎魔的火種而已。”

  她將那顆從魔女議會手中拿到的心臟,也帶到了身邊。當著夏德的面,修女用白皙的手,將本就被劍刺了一個洞的心臟掰開,隨著黑色的灰渣掉落,修女引出了心臟內部的點點火星。

  即使被施耐德醫生吸收了大部分的力量,這畢竟也是炎魔的火焰。但看黛芙琳修女的樣子,她一點也被灼傷的痛感。

  讓那點點火星附著在自己的掌心,隨后,坐在沙發上的修女,讓兩只手呈捧水的姿勢。隨著噗~的一聲輕響,細長的火苗從修女手心中出現。焰心像是標準的圓形,焰尾細長向著上方延伸。

  【外鄉人,你接觸了“低語”。】

  這是黛芙琳修女在幫助夏德打開通往狹間之門時,曾經展示過的遺物級別的火焰。而隨著這火焰的出現,炎魔遺留下的點點火星,也被徹底融合了進去。

  修女掌心的火苗并沒有出現任何變化,至少夏德是這樣認為的。她微微合攏兩只手掌,火苗灼燒她的皮膚,讓手背處都出現了閃爍著火星的裂痕。但修女并不在乎,她最終將手掌完全合攏,讓那奇異的火苗再次消失了。

  “這是......不死鳥的火焰?”

  因為在神的酒會中,確定了修女給的火山巖漿群落之血中,含有不死鳥之血的成分,再結合夏德在黑暗領域中見到的【不死鳥之燈】以及本地的拜火傳統,夏德猜測封印山頂通道的就是不死鳥,而【靈修教團】和這位古老者有關聯。

  黛芙琳修女先是搖頭,隨后又是點頭:

  “這火焰,可以吸收其他任何火苗。它的本質不是不死鳥之火,但現在吸收的大部分都是不死鳥的火焰,因此將其暫時視作不死鳥之火,也沒有問題。”

  “這么說起來,本地真的有不死鳥......您認識那位古老者嗎?”

  “是的。”

  修女并未否認:

  “它就是封印了山頂通道的古老者,但它已經瘋了。”

  “瘋了?”

  夏德從未想過不死鳥這種傳說級別的生物也能瘋掉。

  “漫長的歲月不會對長生種帶來負擔,但極限接近死亡之地的壓迫,讓古老者也無法一直維持正常。那不死鳥的火焰,是我在五年前,在西卡爾山山頂湖,偶遇那位古老者的精神體時,從它身上吸收到的。我能夠感受到這火焰的狂躁和混沌,它的狀態并不好,而且拒絕任何人的幫助。

  前些天你在山中夜晚遇到我時,我正在帶領教團修女,去往山頂用儀式安撫它躁動的情緒。從五年前開始,我們就一直這樣做,但我想隨著狹間出現大問題,這也要結束了。”

  “這樣啊。”

  夏德沒想到能夠聽到這種消息,他原本還以為【靈修教團】背后就是不死鳥:

  “但現在狹間不再穩定的情況下,您試圖和對方溝通過嗎?”

  修女微微搖頭:

  “雖然還有清醒的時刻,但那位古老者已經幾乎瘋透了。雖然這樣說有些不合適,但將它視作被生死狹間封印的邪魔,也符合現在的情況。我在傳遞給教會的情報中,提到了它的事情,希望教會有辦法解決。”

  但問題應該不大,現在五神教會在米德希爾堡教區聚集了三位十三環術士,再加上提前一年進行準備的儀式,應該足以壓制狹間的躁動......至少夏德希望是這樣的。

  “說起來,你不對我的火焰感到好奇嗎?”

  修女忽然又說道,夏德看向她,發現銀色冠冕式眼罩的下方,黛芙琳修女的嘴角居然露出了笑意。

  “隨意打探別人的隱私,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他說道。

  “沒關系,這火焰的秘密可以告訴你。這是,天使級遺物......”

  夏德來到這個世界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能夠在一天內遇到兩次天使級遺物。

  “......【原初之火】。”

  (s.bqkan8./68449_68449473/688167158.html)

  .bqkan8..bqkan8.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呢喃詩章,呢喃詩章最新章節,呢喃詩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