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詩章 第七百一十四章 英雄與太陽

小說:呢喃詩章 作者:咸魚飛行家 更新時間:2022-03-07 08:40:57
  因為周三一整天,夏德幾乎一大半旳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這種“懶散”的生活讓夏德認為自這是受到了【懶惰】靈符文的影響。但在“她”的笑聲中,夏德又認為這是受到了seyu的影響。

  “不對啊,《粉紅之書》我還沒翻開呢。”

  總之,排除了黛芙琳修女第一候選人的嫌疑后,可能性就來到了奧古斯教士以及一環術士喬伊·巴頓的身上。

  于是周四一大早,夏德便出發前往了米德希爾堡。當然,他是帶著米婭貓的,畢竟現在他可不敢留這只貓一個人在家中。

  在想辦法聯系到黎明教會中的奧古斯教士以后,兩人在西卡爾旅店中要了一間房間。

  隨后,夏德用【旅行者的旅行門】的鑰匙,再次聯通了家中和米堡,并讓露維婭來到旅店中仔細觀察了奧古斯教士。

  “你們到底在做什么?”

  老教士穿著灰布的長袍,全程只是坐在椅子上,等到露維婭走后才好奇的問向夏德。

  “露維婭最近占卜能力有了很大的進步,她想替身邊的朋友們都占卜一下。”

  夏德解釋道,奧古斯教士恍然大悟,也沒有多想:

  “你在拜火節晚宴上給我的那份血釀,我已經分析完了。就和你說的那樣,只有些違法的致幻藥物成分。”

  “本地的吸血種,居然真的只是一群藥販子,那它們弄來這么多的遺物是想要做什么?”

  “哦,夏德,已經沒時間去管吸血種了,狹間的問題才是關鍵。”

  教士從椅子上站起身拍了拍夏德的肩膀: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中午就不和你一起吃飯了,教堂那邊還要我幫忙。那個大型儀式大概會在下周,或者下下周開始。儀式結束后,我就能返回托貝斯克了,大概能夠趕在冬季來臨前見到你們。”

  說完教士便告辭離開,而夏德則留在房間里。等到一個小時后,才再次開啟了鑰匙,讓露維婭回到這里。

  “死亡被選者的第一候選,也不是教士。”

  紫眼睛的姑娘坐在靠門的椅子上,簡短的給出了答復:

  “但很奇怪的是, 教士居然和黛芙琳修女一樣, 也有概率是被選者的候選人。”

  “這一點也不奇怪。”

  夏德搖搖頭:

  “我一會兒先去魔女那里, 問一下她們探索山腹大空洞的收獲,下午帶著伊露娜去拜訪喬伊·巴頓。晚上我們再次進行占卜,這一次, 一定要把第三位被選者的事情弄清楚。”

  “那一切小心。”

  當夏德來到卡珊德拉拍賣行的時候,卡珊德拉婆婆和阿芙羅拉小姐都在。正巧到了午飯時間, 魔女們便邀請夏德共進午餐。

  吃飯期間, 她們也說明了昨天的收獲。就和夏德想的一樣, 在山腹大空洞另一側的平臺后方,正是魔女皇帝留下的遺跡。

  “薇爾莉特·馬歇爾, 威頓的統治者,第五紀末尾的魔女皇帝。但她不是最后戰爭的參與者,嚴格意義上來說, 她是第五紀元倒數第二代的大魔女。”

  知識淵博的卡珊德拉婆婆介紹著情況, 阿芙羅拉小姐端著茶杯在一旁補充:

  “這位皇帝在山腹遺跡中留下了很多幻術機關及儀式陷阱, 很難想象時隔兩千年, 那些防御措施依然能夠起效。我和卡珊德拉婆婆,在最后的房間中才找到有價值的東西。是那位大魔女的筆記本, 記錄著一些魔女的知識,還有一些有趣的煉金物品的配方。此外還有一塊石碑,詳細說明了關于狹間山腰通道的問題。”

  “所以, 山腰通道,真的就在狹間的對應位置?”

  夏德很是期待的問道。

  “是的。”

  老魔女非常謹慎的點頭:

  “狹間的問題不能再拖延了, 教會對山腳和山頂的封印已經在準備進行,山腰的封印也必須盡快進行加固。夏德, 如果你決定與我們同去,那么下周三早晨八點來這里。”

  一周時間是用來準備的, 魔女們不可能空著手去封印通往死亡概念的通道。而且在兩次地震后,狹間中的惡靈,絕對不是夏德一個月前進入時那樣弱小。

  “我和你們一起去。放心,如果真的有危險,我可以不靠近通道。”

  夏德承諾到,看得出來阿芙羅拉小姐不想讓夏德一起去,但又想不到理由說服他。

  “另外, 關于四個重新回到生者世界的死者的事情,你們知道了嗎?”

  夏德又問。

  “知道,在議長告知五神教會我們會協助封印山腰通道時,教會向我們傳遞了情報。現在穩定狹間的方法中, 拔出那四根釘子和加固三處封印同樣重要,但二者都不可能完全解決狹間的問題。”

  但對于米德希爾堡來說,盡可能多的向后推遲災難的時間,才是目前要考慮的事情。

  午飯后,夏德到本地的太陽教堂,找到了偷偷溜出來的伊露娜,和伊露娜一起前往了位于豬尾巷的烏鴉俱樂部。

  為了防止伊露娜這位被選者被別人認出來,夏德再次從卡珊德拉婆婆那里借來了守密人級遺物【未知姓名的身份卡】。而這一次,伊露娜的身份是作家約翰·華生的未婚妻阿加莎·福爾摩斯。因為華生先生上一次見識到了喬伊·巴頓的神奇能力,因此便拉著自己的未婚妻也來試一試。

  “說起來,你怎么看上去又變的......英俊了?”

  這是下馬車的時候,十七歲的姑娘忽然問出的問題,看來不死鳥的火焰真的很有用。

  總之,兩人成功在俱樂部最深處的昏暗房間,見到了“逆生之人”喬伊·巴頓。這位身高大約是5英尺(約1.52m)左右,四肢異常的粗大但身體看起來很瘦弱的先生,依然是上周那副打扮。只不過頭上戴著的頭巾由褐色變成了黑色,但夏德依然看得出他沒有頭發。

  喬伊·巴頓對“約翰·華生”這個應該死在年初的客人也很有印象,相互客套后, 夏德向其介紹了自己的未婚妻。

  伊露娜本著少說少錯的原則, 扮演著一個文靜靦腆的姑娘,因此只是點點頭,便坐到了夏德的身邊。

  米婭此時仍然跟著夏德,但夏德也不擔心米婭會暴露自己的身份。畢竟小米婭很沒有辨識度,它雖然非常可愛,但的確是血統混雜的城市土橘貓。只是,米婭有些不適應房間里的香料味道,而且對門口籠子里的那只烏鴉也充滿了敵意。

  至于那只烏鴉,它似乎很怕米婭,在兩人一貓進門以后,便縮在籠子里一點聲音也沒有。

  “巴頓先生,下午好。這次就不必為我占卜了,這次請為阿加莎,以及我親愛的寵物貓夏洛克進行占卜。”

  夏德拍了拍貓咪的頭,那只貓立刻發出溫柔的叫聲,昏暗的房間也掩蓋不住它皮毛的光澤,這只貓的營養攝入非常充足。

  “沒問題,動物也能占卜,只是準確度不如人類。”

  喬伊·巴頓顯然也不想再給夏德占卜了,因此也松了一口氣,臉上的笑意也真實了許多。

  和上次一樣,正式進行死亡占卜前,首先用占卜牌進行占卜。伊露娜說明自己要抽的牌后,由夏德替她翻開,牌面是“英雄”。

  “好兆頭。”

  沒出現上次的情況,大家都很高興。

  然后是橘貓來抽牌,夏德擔心它會搗亂,但當他抱著這只貓靠近茶幾以后,這只貓只是伸出小爪子,拍在了第二排的紙牌上。翻開后,牌面是“太陽”。

  占卜牌并非一開始就是現在的一百零八張,據說最初的占卜牌只有十三張,而“太陽”就是最初的占卜牌之一。

  “華生先生,這也是不錯的兆頭,代表著您的寵物貓的生命力非常旺盛,而且很健康。”

  巴頓先生說著不要金鎊的客套話,示意茶幾對面的人們坐好,他要正式開始占卜了。

  依然是拿出了那張看不到正面的羅德牌遮擋右眼,隨后左眼看向伊露娜。褐色短發的姑娘有些緊張,右手扯著夏德的袖子。

  稍等幾秒后,巴頓先生放下紙牌,有些遺憾的搖搖頭:

  “抱歉,看不到。”

  雖然語氣有些困惑,但并沒有像上周為夏德占卜時那么驚訝。

  “看不到?”

  “是的,很罕見的情況,但我并非沒有遇到過。就像預言家協會的占卜家們,也不可能為每一件事做出準確的語言,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看到每一個人的死期,這很正常......至少比你的情況正常。”

  巴頓先生說道,也不給夏德發問的機會,再次用紙牌遮擋住眼睛,然后看向被夏德抱著的那只貓。

  “喵?”

  米婭蹲在夏德的腿上,迷惑的大眼睛也看向茶幾對面的“孩童”。

  在貓的叫聲后,室內安靜了片刻。莫名的靈感讓夏德明白,有事情要發生了——

  “哦!”

  巴頓先生慘叫一聲低下了頭,手中的紙牌被隨手丟到桌面上,這個看上去像是孩童,其實已經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而夏德分明看到,有血液從他的指縫中流出,他的左眼在流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呢喃詩章,呢喃詩章最新章節,呢喃詩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