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仙 第159章 第 159 章

小說:墮仙 作者:伊人睽睽 更新時間:2022-01-08 04:11:56
  長陽觀中那早被設好的陣法中, 玉無涯盤腿坐于陣中,面容如霜,低垂著。待聽到周圍略微喧囂聲, 她緩緩抬頭。

  這陣法, 是問心陣。

  姜采曾死于道心質問下, 而玉無涯面對和她弟子相同的境遇。

  四方盡是修士, 這一日觀望者比永秋君生辰那日來的人還要多。而滿堂風霜,人海浮浮,玉無涯看著的人,只有永秋君。她面容清潤柔美, 氣質纖纖, 只一雙眸子幽黑, 直直看著永秋君。

  永秋君不言不語。

  他看著玉無涯的那種死寂冷淡目光,讓無人知曉他和玉無涯之間的舊日糾葛。此時此刻,龍女大鬧一夜后,剛剛沖破永秋君對她設下的禁制,前來前山廣場處, 希望能阻攔永秋君。

  玉無涯靜默坐著, 她袖中藏著一只金鼎龜。是昨夜潛入長陽觀, 試圖救她的賀蘭圖。但是永秋君即使在閉關, 也不可能放任人救走玉無涯。玉無涯只好將賀蘭圖收入袖中, 在眾人眼皮下藏起來。

  她猜永秋君應當是知道那只金鼎龜在她這里的。

  永秋君開了口:“天龍長老,你可愿為了蒼生犧牲自己?”

  萬年時間過去, 玉無涯溫柔嫻靜, 一如當初。眾目睽睽之下,她柔聲:“如今輪到我墮魔了嗎?但我縱是修為不如仙尊,一輩子無法位列仙班, 可我心中無魔,永秋君要如何誘我墮魔?”

  永秋君定定看著她。

  他啞聲:“你莫要逼我。”

  他這話說的,讓周圍人神色奇怪。

  玉無涯則微微笑:“您試試看。”

  永秋君眼睛極為細微地收縮一下,但他的冷硬心腸,經過整整一萬年的折磨,他已犧牲太多,再多的情于他,又有何益?

  他便漠著聲音:“你知道萬年前的金鼎龜一族如何滅族,鮫人族如何滅族嗎?你知道你兄長為何死于無極之棄,尸骨不存,死前一點消息都沒有留給你嗎?”

  玉無涯看著他。

  她淡淡垂眼:“您曾告訴我,這些都是云升公主害的。”

  她停頓片刻,周身氣息微妙變化,在羸弱氣虛之余,稍許凜冽。

  她被陣法鎖著動彈不得,而若是熟悉她的人,會聽到她聲音的那一抹沙啞:“一萬年來,我正是一直懷疑這種說法,才堅持熬到現在。時間越往后,我越察覺當年您告訴我的漏洞滿滿的消息。

  “云升公主是魔,可我玉家是她的舊部。她若殺死我兄長,魔子于說為何反而對我一次次放過?我養了那么久的小龜一去不復返,再次回到我身邊時,我發現他記憶全無,他壓根不記得他幼時被我飼養過的事。鮫人族的滅亡,若是那個鮫人少年引起的,最后您將他困在陣中用來折磨云升公主,要說有仇,這仇也應該結束了。

  “我曾無比相信你,但是……”

  永秋君笑一聲。

  他說:“你相信我,會讓你的弟子在長陽觀屢次作祟,將我的弟子哄騙走嗎?姜采夜闖長陽觀,試圖盜鏡那一夜的事,你事后連問你弟子一聲也不曾,一句交代也不給我……姜采對我諸多懷疑,從不信我,不斷挑釁重明與我離心……”

  他聲音冷薄:“天龍長老,你從不信我。愛如草芥,是你說的,不是嗎?”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愛如草芥?這是何意?難道永秋君和天龍長老……

  圍觀一眾中,最為膽小的烏靈君輕輕嘶一口氣,呼吸便重了。生死不由他這樣的小修士控制,但愛恨情仇卻是他這樣小人物關心的。若不是懼怕永秋君,他當場就要掏出紙筆來大書特書了。

  陣法中,玉無涯袍袖中的小龜掙扎著想爬出來,玉無涯牢牢地按住他,眸子一頓。

  她清晰地想到很久以前,自己在空無他人的客棧中,評價過永秋君的愛恨。愛如草芥,過后即焚。深情如同演戲,遲到或早到,好像都沒什么區別。

  但是永秋君怎么知道她說的話?

  她說:“原來你一直記恨著我。”

  ——原來從很久以前,她和永秋君的關系,就走到了這一步。

  在千萬年的時光中,在她試圖抱有期待的那些年,在她一次次去往長陽觀與他商量修真界大事的那些年,永秋君不冷不熱……原來如此!

  這真是荒唐可笑。

  玉無涯閉上眼。

  問心陣發作,道心質問之下,她被心中酸澀又不平的情緒牽引。問心陣放大人道心上的瑕疵,稍有不慎便道心不穩。正是這種手段,才有可能催人墮魔。

  而針對玉無涯的這個問心陣,毫無疑問,是永秋君親手布置的。

  她心想,為了殺掉對手,永秋君已經徹底瘋了。

  她努力抵抗著問心陣的作用,努力秉持道心,但她修為早已有了頹勢,陣法磋磨下,她面容更加慘白,唇下也一點點滲出血來。

  周遭修士露出些許惶惑的神色。

  永秋君見玉無涯面上浮起一層灰敗色,自然知道她的狀態如何。他靜靜看著她,目中的短暫死寂,并無人察覺。他的情感與理智徹底割裂,他厲聲:“玉無涯,你且看你兄長是因何而死的——”

  他袍袖一揮,一重道法打向問心陣。

  即使知道除了巫家人,沒有人有能力將過去情景重現世人面前,玉無涯也忍不住抬了頭,向煙藍色道光撲來的虛空方向看去。

  她心里明知道永秋君沒有巫家人的能力,但永秋君畢竟是仙人,而她又太想知道哥哥的死因,金鼎龜一族的死因,鮫人族滅亡的原因。她抬頭看去時,她袖中藏著的金鼎龜賀蘭圖,作為旁觀者,惶然驚怒。

  誰也不敢說自己清楚仙人的真正能力。

  賀蘭圖和玉無涯一樣。

  所以賀蘭圖害怕永秋君真的讓玉無涯看到玉將軍一眾人的死因。這在平時無妨,玉無涯應當知道真相。但是在問心陣下,天龍長老若此時心境受損,豈不直接墮魔?

  早已知道一切真相的他,怎能讓天龍長老受傷!

  于是,在那重煙藍色道法打向問心陣的時候,在玉無涯仰起臉勉強看去的時候,賀蘭圖沖破了她對他設下的禁制,從她袖中飛出。眾人只見到一黃色光飛出,在半空中化作一少年人。

  永秋君的道光,穩穩地打在了賀蘭圖身上,直入他的眉心。

  玉無涯身子一顫,一口血再吐出。

  眾人迷茫看著這重變化。

  永秋君冷眼看著現身的賀蘭圖,少年眼角的妖紋,稚氣的面孔,忍怒的神色,都讓他想到當年。

  賀蘭圖厲聲:“你莫要傷害天龍長老,有什么事,你沖著我來。”

  永秋君淡漠:“你以為我是沖著誰?”

  賀蘭圖身子一顫,永秋君另一重術法已向他擊來,入侵他的神識。他在賀蘭圖體內曾經動過的手腳,全在這時被他引動。少年模糊的記憶,曾經面對的蒲淶海上血跡滔滔的同族人的尸身,全都如舊日重現般,在賀蘭圖腦海中爆開。

  賀蘭圖看著虛空,眼神一點點生起陰鷙戾氣。

  那么多的死人,那么殘忍的永秋君。若說鮫人族是夾入人族和魔族之間的戰爭,金鼎龜一族又做錯了什么?

  賀蘭圖被問心陣拷問,心魔種入心間。他好像再一次回到扶疏國中,再一次走入了王都城中,再一次舉起了劍,要用自己的畢生所學,去殺自己的仇人。

  他嘶聲喊:“我殺了你——”

  少年妖族手中出現劍器,整個人被心中植入的魔氣包圍。他明明記憶被封住,但他好像從來沒有走出過那一天。真實的世界中,那一天真正發生的事,在永秋君手段的布置下,大片記憶涌入腦海中。

  他頭痛欲裂,殺心頓起。

  “流血涂野草,豺狼盡冠纓!”

  “海市蜃樓”畫壁上的詩句,是鮫人族血淚的控訴。在真正的歷史中,金鼎龜一族死盡,幼年的賀蘭圖進王都報仇,被人藏入海市蜃樓中。

  “海市蜃樓”中藏著的詩句,其實從來不是別人寫的。

  是當年賀蘭圖親手寫的……

  長陽觀中,眾人驚愕地看著少年人手中持劍,對著半空揮動,努力想沖出問心陣。少年妖族的眉目被魔氣染紅,陰厲之色讓他漸漸偏離大道。他發著抖,一邊受著沖入腦海中記憶的洗刷,一邊發抖著,撕心裂肺地撲撞在陣法上:“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他身上魔氣重重,真的如永秋君希望的那樣,開始墮入魔道……

  而眾人驚問:“怎會是他……”

  ——永秋君要引誘墮魔的人,難道從來不是天龍長老,而是天龍長老一直在保護的這個妖族少年嗎?

  觀望修士中,有掌教低聲為同伴解說:“他是金鼎龜,身上一毛一發都是世間奇寶。而他又是當今世上,剩下的唯一一只金鼎龜。這樣的少年,天天被永秋君看到,永秋君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少年的身份吧?

  “他從一開始,選中的墮魔人,也許從來不是天龍長老,而是賀蘭圖。若是世間最后一只金鼎龜墮魔,這樣的魔力,恐怕比身懷先天道體的修士,也不會差太多了……”

  眾人脊骨發冷。

  他們看著場中少年身上經受的慘烈遭遇,不覺想:永秋君未免太過可怕,太過心冷。

  他若一開始就盯著賀蘭圖,為何又這么對待玉無涯?是否世間所有一切,對永秋君都沒有意義,只有殺了那位叫云升的仙人,才是他唯一目的?

  他在這條路上走了一萬年,完全無法回頭,中間犧牲的人,是否有些過于多了?

  而賀蘭圖……這個少年,做錯了什么?

  只是因這少年沒有化成人形的時候,漂洋過海,輾轉落入王都中,被永秋君看到了嗎?只因為永秋君記住了這個妖族少年,這個妖族少年就注定了入魔或者死亡的命運?

  眾人心間發冷之時,玉無涯森寒的聲音響起:“太子棠華,你未免太過欺人太甚——”

  寒亮至極的劍光拔地而起,斬向問心陣,雪亮之光護住被魔氣籠罩的賀蘭圖之時,那本奄奄一息的玉無涯不知哪來的力量,凌空躍起。她的劍向外劈出之時,這么龐大至極的力量,竟然將問心陣打的出了一個豁口。

  但是永秋君親手設的問心陣何其厲害,大陣重新合閉,劍光黯下,回到玉無涯手中。

  玉無涯一口血吐出,周圍觀望者緊張之余,露出失望神色。

  高座上的永秋君面無表情。

  玉無涯立在賀蘭圖身前,劍鋒向外劈出,她冰雪般的眼眸和永秋君對上,一字一句:

  “我與你斷情,和你一刀兩斷!你既殺我門中人,我以身為劍,也必殺你——”

  賀蘭圖痛苦之余,掙扎著看到了身前擋著的女子。他張口阻攔:“長老……”

  玉無涯身形化劍,用她萬年茍延殘喘至今的所有力量,化身為那一劍,劈開問心陣,烈火澆水,直撲永秋君。一萬年前始終堪不破的斷情無悔劫,在此關頭生效。

  她劍光最盛的這一刻,滿心誓殺之時,氣力衰竭之下斬出的劍氣,讓永秋君都不得不起身相迎。

  他目光閃爍:……她終于斬出這一劍了。

  仙人之身迎上這一劍,亦被擊得向后猛退,連連吐血。但盛大無比的劍光中,永秋君目光不錯地盯著玉無涯冰雪般的臉。他看到她劍出即力衰,怕她扛不住這一劫,正要出手時,天邊數道武器光齊齊掠入陣法中——

  青龍長鞭卷住賀蘭圖向后退;

  紫色玉皇劍一擊擊在玉無涯的劍上,加強這一道斬向永秋君的劍氣。

  皓月在白日升起,烏云擋住日光,半空云翳遮掩下,月光如碎銀,煙青色道袍襯得張也寧無比清遠:“萬古長夜。”

  姜采運劍而起,即使在此時,月光浮在她身上,她面容也是少有的清致。在場所有修士凡是劍的武器,都在玉皇劍的引動下飛入半空,直襲永秋君:“萬劍之國起——”

  同時間,半空中有人破開云霧,魔氣深重,數道魔氣向下方修士擊殺而去。修士們剛失了劍器,還沒反應過來這沖撞而來的魔氣時,泠泠琴聲在他們耳邊響起。

  一道白衣女修抱琴破云,直入此場。長琴飛向高空,撥動琴弦而戰之際,她身子凌空,將虛弱的玉無涯抱入懷中。

  眾人驚呼:“龍女也來了!”

  有清雅無雙、帶著戲謔笑聲的女音在所有人頭頂響起:“精彩呀。”

  無聲無息,無處不在。

  姜采和張也寧這邊打斗不停,謝春山和巫長夜帶人才過來,他們仰頭間,看到云巔之上魔軍千軍萬馬,為首負手而立的仙人,典雅無雙,艷麗無雙。

  她既氣韻高遠,又光華耀目,世間僅有。人不可直視仙人,否則便會被日光灼傷。

  這女子到來這一刻,天地間的陰霾盡散,日光重新亮起,遮掩月華。

  她微微向世人俯首:“吾乃云升。”

  她身后,盛知微、巫展眉,都靜默而立。巫長夜和雨歸看云升背后的妹妹一眼,有魔擋住了他們的目光。

  云升含笑的目光,看向龍女辛追。

  她問:“你愿意回來我身邊嗎?”

  龍女抱著長琴,垂眸躲開她的目光,聲音伶仃,如石子落泉:“我與師兄、姜師姐一起。”

  云升靜默,唯有耳畔的銀葉耳飾清水般晃動,像某個鮫人少女充滿期待眷戀的明凈目光。

  云升眼中的波動很淡,被風掩去。她突然想起,做魔子的時候,她曾和龍女說,如果龍女是阿追,一定會站在她身邊。

  但是……轉世和復活,到底不一樣。阿追永遠地消失,龍女義無反顧站在正義一方。

  這一生啊,可真長。

  眾人看不出云升是否失落,她已開口:“既如此,爾等便入我殺陣吧。”

  “展眉姑娘,開啟織夢術。且讓這世間魑魅魍魎一同入夢,看這世間,誰人堪與我同行。”

  話音一落,迷霧頓生,攏向在場所有人。永秋君堪堪躲過織夢術,水幕道光在手中起,向空中的云升殺去。云升身后劍靈現身,化劍而戰。

  永秋君和云升動手之時,織夢術籠罩姜采等所有人,包括神魔,一同進入戰局。

  巫長夜厲聲:“姜姑娘,我和雨歸帶回我妹妹。你需保證,所有人不得殺我妹妹。”

  這是他答應幫姜采的條件——他要將巫展眉帶回巫家。

  他怕戰局至此,殺紅了眼,姜采拒絕。但姜采溫淡聲音響起:“自然。巫公子,你莫憂心。展眉姑娘不會平白無故幫助云升,這其中必有緣故。

  “我與也寧此行,只殺永秋君與云升,其他人,我們是要救,并不會殺。但時間留給我們的不多,巫公子,雨歸,我只給你們半個時辰破夢。若是帶不回巫姑娘,我便只能用暴力了。”

  而巫展眉編織的這場織夢術,是萬年時光的流逝。在場所有修士和魔被卷入其中,一同面對一萬年來的所有廝殺。

  作者有話要說: 感覺還要兩章的樣子。。。 電腦版baihexs,百合小說網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墮仙,墮仙最新章節,墮仙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